手牵手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正文 第三章 修行境界

正文 第三章 修行境界

    对陈凡来说,当前最重要的就是重新修炼。

    修仙者共分为八大境界:

    炼气、先天、金丹、元婴、化神、返虚、合道、渡劫。

    他的老师苍青仙人活了八十四万年,也不过是合道之境。合道期又被称作‘真仙’,寿达百万岁。在宇宙中都是居于星空万族顶点的人物,一击粉碎星辰,生吞太阳,虚空开辟世界都是等闲。

    而他前世五百年就修成渡劫期,超过他老师,号称‘北玄仙尊’。

    合道真仙中能渡劫的百中无一,故而渡劫期又被称作‘仙尊’。

    ‘万仙之尊’!

    但渡劫期对于现在的陈凡来说太遥远了。

    “我前世曾过地球,当时地球灵气完全枯竭,已经不适合修仙者居住。不要说和真武仙宗的修炼圣地、老师开辟的‘苍冥界’相比,就算人族任意一颗生命星辰都比地球更加强盛繁华。”

    陈凡一边运转法诀感应天地间的灵气,一边暗中思索。

    上次归地球,已经是一百多年后,他修成化神,费劲千辛万苦,横渡亿万虚空才到故乡。

    而地球早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连国家都不存在了。各国组建成地球联邦,殖民火星,踏出太阳系,迈入星际时代。

    那时的陈凡在地球生活了二十年,也没有感应到有什么修仙者存在。

    “这天地间的灵气比百年之后稍好一些,但也接近枯竭的状态。”他暗暗摇头:“哪怕有修炼者,最多也就勉强修到先天。”

    “我恐怕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了。”

    这意味着什么,陈凡很清楚。他只要稍微修炼,估计就能在地球上横着走。

    在陈凡看来,要拥有保护家人,无惧现代武器,导弹飞机大炮的能耐,先天修为就差不多了。

    不成先天,连修炼的大门都不入,根本不配称作‘修仙者’。

    他既然是渡劫期大修士重生,哪怕在地球这样末法世界中,想要重修先天,也不过几年的事情。

    “这开车一路行来,灵气密度有高有低,得寻个灵气汇聚的地方修炼,才能事半功倍。”

    “如果再能找到一些天才灵宝,我最多三年就有把握突破先天。”

    想到这,陈凡突然自嘲的笑了笑:“是我想多了,以地球这灵气环境,别说天材地宝,稍微年长一点的药材估计都被采绝干净。”

    他正思考着,车已经接近唐姨家了。

    陈凡租住的湖畔小区位于众兴区的边缘,靠近云山区,出门直面微波浩渺的燕归湖,算是楚州中档的楼盘。而唐姨家则住在云山区的小别墅群,两者离得不远,几分钟的车程。

    沿着环湖公路,到了云雾山脚下,陈凡睁开眼,扫到了别墅区的名称:

    “龙景花园。”

    在陈凡前世记忆中,龙景花园算是楚州的高端居住区,一套小别墅要一两百万,这不是未来动辄市中心上万一平米的楚州,此时房价还没高涨,像湖畔小区那样的房子,三四十万就能买到手。

    似乎从车内后视镜注意到他的目光,唐姨主动介绍道:

    “我们楚州最出名的除了燕归湖外,就数云雾山了。

    “这龙景花园还不算楚州最好的,在云雾山的山脚,价格才7000一平米。真正的高档豪宅都在云雾山的半山腰。据说早晨起来,开门就是云雾缭绕,云山云海,所以才起名叫‘云雾山’。”

    说着说着,唐姨眼中流出一丝羡慕之色。

    “那里一栋动辄几千万,最便宜的也在一千万以上。我们楚州的首富开发的,住的都是真正的富豪和南方来的大老板,把你唐姨我半生辛苦创建的公司卖了都未必买得起。”唐姨摇头叹息。

    “楚州首富,沈家吗?”陈凡眼中一闪,却笑着道:

    “唐姨家这房子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好了。我们家在泗水县只有一套100平米的住宅,还是当时政府分配的,照样住着。”

    陈凡顿了顿,又道:“唐姨要是真的喜欢,到时候我赚钱了,送几套给唐姨,让唐姨天天都能起床就看到云海。”

    对于修仙者来说,一套别墅又算的了什么。

    他只要修成先天,这普天之下的豪宅都任他选取,他都未必看上眼!

    到时候咱弄一套仙家洞府,建在云端之上,早晨近距离看日出,晚上看月落星河,什么豪宅比得了?

    唐姨闻言,半开玩笑,半欣慰的道:

    “好啊,你唐姨等着了哦。再把你妈也叫来,别去烦心什么房地产公司了,母女两跑去中海那大都市,人生地不熟,怪可怜的。我一栋,她一栋,正好养老。还能一起结伴逛逛街,没事做做spa,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忙着为公司发愁。”

    姜初然在旁边听着,不由的秀眉一蹙。

    云雾山庄的半山腰豪宅,一栋要几千万,哪怕她认识的家庭最富的同学,也不敢夸这样大的海口。恐怕只有楚州首富才有这样的气魄。

    “看来又是个喜欢说大话吹牛炫耀自己的。”

    她心中略有些失望,本以为这个会特殊些,没想到和那些普通男生没两样。

    这时,车已经停在了一栋双层带着花园的西洋式小别墅前。

    目的地到了。

    唐姨家里装修颇为淡雅,精致的高仿大青花瓷瓶,金丝檀木打造的名贵桌椅,处处摆放的典雅兰花。墙壁上摆的法横幅,写着:“惠风和畅”。

    这四字出自圣的兰亭集序,多用来赠给女性友人。

    落款虽不是什么名家,但笔锋已有蔚然大成之风。

    进了大厅之后,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带着眼镜,斯文儒雅中年男子,正聚精会神看电视上转播的‘楚州新闻’。

    他就是姜初然的父亲‘姜海山’!

    现任楚州市政府办副主任,虽然排名靠后,但靠近楚州权力中心,天子近臣,不容小觑。

    见陈凡进来行礼,姜海山坐在沙发上微微额首。

    “小凡,你快坐下,然然你去给爸爸和客人泡茶。你们等等啊,我进去把两个菜热一下,很快就好。”唐姨一边招呼陈凡,一边指示女儿,自己则进了厨房。

    姜初然应了声,取出一套名贵的宜兴紫砂壶茶具。

    让陈凡没想到的是,姜初然泡茶的手法行云流水,姿态端庄大方,显然是经过名师调教的。前世他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姜海山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等新闻完后才转过头来道:

    “你父亲陈县长还好吧,上次在市政府会上见面,已经是半年前。”

    “父亲身体很不错,还说起过姜叔叔呢。”陈凡微微躬身。

    此时他父亲正位居泗水县副县长之职,论级别和姜海山差不多。但一个在楚州权力中心,一个在偏远的泗水县,无论前景还是受重视度都是截然不同的。

    姜海山点点头:

    “陈县长年轻有为啊,他之前提的县域经济可持续发展与环保政策选择运用浅析被市长大加赞叹,说他有国际眼光,未来经济发展是绕不开环保这条路的。”

    陈凡淡淡微笑。

    他对这些经济发展其实十窍通九窍‘一窍不通’,否则前世也不会接掌公司短短时间就让锦绣集团分崩离散。

    见他似乎不懂这方面,姜海山不着痕迹的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转个话题道:

    “听你唐阿姨说说,你母亲在中海市的地产公司发展很快啊。很多专家都在预测,明年到后年国家的楼市会大幅度增长,你母亲选了个好行业,有大前途的。”

    陈凡谦虚道:“我妈那是小打小闹,唐阿姨开的建筑设计公司未来前景才是真的广阔。”

    姜海山摇了摇头:“你这就太高看你唐阿姨了,她那公司才十几号人,一年赚个几十万。怎么和你母亲的大公司相比。”

    陈凡笑了笑道:“真没谦虚,我妈那公司不大,也就赚个辛苦钱。”

    “哦?”姜海山眉头皱紧。

    陈凡说的和他听到的有些不太相同啊。但这小孩看着很老实,也不像撒谎的样子。

    估计是他之前听的传闻夸大其词了。

    也是,母女两人人生地不熟的跑去中海那样的大都市,怎么可能几年就白手起家创建一个诺达的地产公司呢?世人以讹传讹罢了。

    他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不由淡了几分。

    “那你平时学习怎么样?”

    陈凡不知道自己谦虚几句竟然被姜海山当真了,他道:“我也就能在我们县排前五百。“

    ”听唐姨说然然能在学校排前五十,以后要多向然然请教请教。”

    楚州下辖三县五区,八个区县中,泗水县经济教育倒数第一。在泗水县排五百名,别说名牌大学,二本都未必上得了。

    听到他学习只能排县前五百,姜海山眉头皱的更厉害,笑容彻底没了,正色道:

    “你妈既然送你来楚州学习的,那你就得把学习放在主业,不要多想着玩。家庭只能帮你一时,不能帮你一世。未来能否有成就还得靠自己,学历是敲门砖,无论什么行业学历都很重要。”

    陈凡丝毫不理姜海山的脸色,不亢不卑答:“姜叔叔说的是。”

    他这一世来,对学习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他是堂堂修仙者,如果真认真的话,考个全国状元都不是难事。

    姜海山继续和他谈了几句,见他对很多领域猎涉不深,不由心中暗暗摇头,对这个自己夫人姐妹家的小孩算是彻底失望了。

    想起他曾经见过的李副市长家的小孩,学习又好、人长得也高大帅气、说话做事都很老练,而且对很多经济政治上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未必深刻,但颇有新意。这个陈凡相比之下就差远了。

    “看来得和夫人提一下,这小孩根本配不上然然啊。”姜海山心中道。

    唐姨想撮合两人的意思曾经和他说过,他不置可否,想见了面再说。如今一见,大失所望。

    “而且以然然的眼界之高,也不会看上他的。”

    姜海山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