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单机霸主 > 无限之单机霸主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图安祭典

无限之单机霸主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图安祭典

    第四百二十一章图安祭典

    咸阳国师府

    望着半空中快速闪过的一幕幕场景,林川似是在盘算什么,“没想到刘邦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走运,额?或者说是高要和易小川太倒霉了?”

    自从林川和易小川、吕素、高要、崔文子分别之后,已经过了将近一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林川暗中回到咸阳,并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国师府,日子过得也算安稳。

    不过,另一方面,易小川、吕素、高要三人的一月经历,却不怎么愉快,吕素和易小川“终成眷属”,三人一同前往燕地汤巫山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押送徭役前往咸阳的于县令、刘邦一行人。

    更让人咋舌的是,这批沛县徭役中,正巧有两人出逃,按照秦朝的法律,但凡朝廷徭役,只要出现逃走的事情,那所有人都要连坐,……沛县数十人,一同问斩。

    就在刘邦一行人,焦头烂额,惊恐不安之际,易小川、吕素、高要三人,突然出现,阴冷无情的刘邦,自然不会错过如此“天赐良机”,以款待之名,投放蒙汗药,继而将易小川、高要俩人,充当徭役。

    至于吕素?好在刘邦还惦记着“吕雉”,所以并未痛下杀手,反而虚情假意的哄骗吕素回到沛县,等待易小川的消息。

    至此,这个神话剧情,再次回归到正常的进程!!

    “哦?貌似今天,额!高要就要被人阉割净身了?”林川看着屏幕中口干舌燥,没精打采的高要,微微一笑,“看样子,我也是时候现身了!”

    当然,林川的计划,可不是救下高要的命根子,而是在高要净身,性情大变之后,再出面周旋,否则以高要的性格,想要将他培养成“奸臣赵高”,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果高要足够忠心的话,林川并不介意让他“断肢重生”,以他的玄仙修为、逆天智脑、以及诸多灵丹妙药,这点小伤,对于林川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

    让高要亲身感受一番“阉割之刑”,说到底只是一场残酷有效的心灵磨砺,不过,这些事情,此时的高要,却是一无所知!!

    被人五花大绑,锁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整天用干巴巴的鸡蛋黄喂养,高要至今还以为,他们这些人是将他当成小白鼠,进行什么食品实验呢?!

    由于古代科技医疗水平的极度落后,导致古代宫刑,往往都是一场生死较量,大多数太监,都是从小就被施以宫刑,即便如此,宫刑存活率,也是极低。

    而此时此刻的高要?一个完完全全的成年人,而且身子骨并不怎么强壮,其危险系数,可想而知,……最近一段时间,皇宫里的厨子缺乏,所以皇宫太监医官,亲自来到官奴营,就是想来挑选几个合适的厨子,将其净身带入皇宫。

    原本这倒霉的事情,还轮不到高要,但是在官奴营里受尽欺负的高要,正巧在厨房偷食,听到官奴营队长与医官的对话,上面要一个厨师。

    并没有听全的高要,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厨师技艺,于是赶紧出来,毛遂自荐,医官欣然成全,高要这才沦落到这般田地。

    为了保证净身存活率,太监医官,特意把高要锁起来,用鸡蛋黄“养着”,同时不给喝水,以避免净身后,因为尿液使得伤口感染,按照古代秦朝的说法,鸡蛋黄对人体有补充元气的效果,要不是因为宫里急需太监,他们才不愿意鸡蛋喂养一个低微卑贱的官奴。

    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南赡部洲,人间秦朝,鸡蛋对于寻常百姓来说,绝对是奢侈品,像高要这样一天吃十几二十几个的熟鸡蛋黄,连续**天的消耗,可是不小。

    咯吱!!

    随着房间门的缓缓打开,只见一个白面无须的阴柔中年人和一个威武将官,领着三四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的侍卫走了进啦,这阴柔中年人手里还提了个食盒。

    听到动静,被绑在木桩上的高要,意识模糊地睁开双眼,虚弱的说道“今天,今天不吃蛋了吧!”经过这么多天的煎熬,高要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缺水的状态。

    “今天,就不给你吃了!”看到高要半昏半醒的样子,医官将手里的食盒,递给随从,慢慢地走了上去,用手打量着高要的脸色,并自言自语道“这么多天了,我想应该是可以了。”

    接着医官问道“高要啊~你昨天小解了没有?”

    “大人,光吃鸡蛋不喝水,我已经三天没有小解了。”

    “很好,很好!”那医官听到高要这话,脸上顿时流露出欣喜的表情,转头对身旁的将官说道“大人,我看已经可以了。”

    “嗯!动手!”将官点点头,单手一挥,只见身旁的三四个魁梧侍从,立刻上前,被困住的高要身体,整个放平,……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听到这些人的动静,虚弱无比的高要,忽然发觉他们居然在脱自己的裤子,高要有气无力的挣扎声,并没有让他们住手。

    等高要重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被人横放在木板上,同时双手双脚,甚至是脖子都被麻绳死死的捆住,别说挣扎,就算是轻微动弹一下,也是无能为力。

    刷拉!!

    紧接着一个侍从随手拉下竹帘,同时从房梁半空拉下一根小绳环,不仅如此,一边的几个侍从,将房中蜡烛撤走,换成炭火烘盆,被阉割净身之后,身子骨极度虚弱,绝不能受半点风寒,否则药石无灵。

    说起来,女人生产坐月子,也是同一个道理!!

    看到周围人忙忙碌碌的身影,高要已经察觉到深深的危险,而阴柔无须的医官,缓缓打开随身包袱,在桌上摆起一连串的刀具,再次让高要歇斯底里的尖叫。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哼哼,别吵了,我这是要给你净身啊~!”看到高要如此拼命的反抗,医官忍不住赏了高要一个响亮的耳光,“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胡闹,等会儿我下刀偏了,受苦的可是你自己。”

    “净身?你你你……你是要阉了我?”高要终于明白眼前的一幕幕,作为一个男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夺取男性的尊严,……

    “哈哈!这可由不得你了。”只见医官眼神一变,招呼身旁的守卫,将高要死死按住,先用吊环,将高要的那啥,高高扯起来,紧接着,用烈酒喷洒过的小刀,寒光一闪!

    伴随着高要痛彻心扉,歇斯底里的咆哮悲鸣,鲜血狂喷,强烈的剧痛冲击下,让高要瞬间失去意识,而他最后耳边响起的声音,则是医官的呼喊,“快给我绷带,金疮药,……”

    ……

    一个月后

    皇宫大内的御膳房里,引来了一个新御厨,准确的说,是一个被阉割后的太监御厨——高要!!这是秦朝自古相传的规矩,但凡是步入皇宫的奴仆,只要是男性,无论老少身份,全部阉割净身,……

    作为宫廷内侍,少不了要与后宫妃嫔婢女打交道,秦始皇登基掌权之后,为了进一步巩固自身地位,同时避免未来再出现像“嫪毐”这样***宫闱的乱臣贼子,嬴政在皇宫人员方面,做出更加苛刻的规定。

    以往只是将宫廷里的奴仆阉割净身,但新修订的秦律明确规定,只要在皇宫当差的,除了外围守卫兵士之外,剩下的宫廷成员,诸如御厨、医官……都需要净身阉割。

    惨遭阉割的高要,在清醒之后,心性大变,暗中立誓,即使是做太监,我也要做最大最高的太监,总有一天,我要将所有欺负过我的人,全部全部,碎尸万段。

    本想着进入御膳房,大展拳脚,从而步步高升的高要,到任第一天就遭到了现实的残酷打击,……皇宫御膳房,素来都是弱肉强食的战场,每一个厨房新人,只要踏入御膳房,就会遭到所有前辈的欺负围攻。

    皇宫之中,特别是御膳房这种苦乱的重活部门,竞争对抗,无比激烈,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所有人都拼了命的打压弱者,巴结强者,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

    看到高要进入御膳房,被人百般虐待欺负之后,林川并未直接现身,而是转而关注起另一边的易小川情况,两人当初被刘邦出卖之后,高要被当成官奴,而易小川则被充当长城徭役。

    此时此刻,易小川已经进过一连串的长途跋涉,来到边关之地,修筑长城,参与苦力劳务工作,以易小川结丹境界的武者修为,整整俩个月的艰苦工作,非但没有消磨他的意志和不满,反倒从某种程度上,增强加剧了易小川的逆反心理。

    在徭役过程中,易小川本能的帮助一个名叫范增的苦力,并与管事的庞副将,产生各种摩擦纠缠,经过两个月的煎熬,易小川终于爆发,愤怒的叫嚣,说要与庞副将一决胜负。

    小川处处帮着范增,庞副将认为小川存心与自己作对,小川扬言要与其比武,落败的庞副将,反而大呼痛快,赏识小川的武艺,要其到自己帐下当兵,小川拒绝打仗杀人,庞副将下令,小川从此可以不再上铐。

    经过非常短暂的愉快插曲之后,易小川所在的长城徭役部队,终于迎来了一次空前浩劫,戎狄来犯边境,秦兵寡不敌众,都被俘虏做了图安国的奴隶,易小川、庞副将、范增,皆在其中。

    图安本就是边境小国,全国上下,仅有数十万百姓,对于强盛辉煌的秦朝来说,图安只不过是边境线上,再渺小不过的蝼蚁,不,连蝼蚁都不算不上的卑微存在。

    在大秦帝国常年累月的欺压之下,图安全体百姓,都将秦国视为最痛恨最仇视的平生大敌,此番意外抓捕到的这些秦国奴隶,就成了图安国最好的发泄对象。

    几天后,图安国迎来一个隆重的庆典节日!

    因为今天,就是图安国国王唯一的公主,玉漱公主的成年典礼,这位玉漱公主,不仅花容月貌,能歌善舞,而且最重要的是,玉漱公主心地善良,待人友好,在图安国全境都有着极高的人气呼声。

    图安国实力最强,国王最为倚重的金将军,站在看台上,朗声道“今天,是我们图安国公主的成年之日,大王下令,按照祖宗规矩,举行这场祈福典礼,以祈求图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吉时到,迎花车!”

    一阵奇怪离奇的伴奏声中,四个打扮正式的婢女走了出来,身后还有一个十多人共抬的花车,造型古怪,这些人的衣着都是图安传统装束,与秦朝衣饰截然不同……

    易小川这些人秦朝奴隶,各个手铐脚链,囚禁在典礼现场的一个不起眼角落,花车的出现亮相,顿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高度关注!!

    这些衣着奇怪的戎狄土著,将花车抬到广场中央,便立刻放下,就立刻来到各自的小鼓面前,蓄势待发……

    这时候,站在高处看台上的金将军,不知从哪里取来一对弓箭,恭敬的递给身旁的图安国王,按照图安的典礼仪式,图安国王需要亲自用弓箭射出事先准备好的响箭。

    邦邦邦!!

    就在图安国王屏气凝神,开始蓄力拉弓的时候,广场中央的十多个鼓手,纷纷挥舞手中的鼓槌,按照鼓乐旋律,开始卖力表演,连续敲击的鼓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最终在广场中央上空,化为隆重肃穆的巍峨鼓乐,振奋人心。

    可就在何时,异状突生。

    只见广场的正南天空,忽然风云变幻,一阵阵恐怖凛冽的狂风,呼啸而来,无穷无尽的强风,陡然出现,竟然将广场上的不少旗帜幅条吹得东倒西歪。

    就在全场众人,心中狐疑不安之际,只见一道凌厉霸道,凶悍无双的气势,陡然升起,……碧蓝如练,长虹如海的犀利剑芒,如神魔咆哮般,在广场南边方向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