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言情 > 娱乐玩童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你拿到授权了吗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你拿到授权了吗

    沙洲并没有特意提高音量喊出这句话,但是因为戴着耳麦的原因,即便是在现场观众们热烈的欢呼和尖叫声中,他的这句话还是通过现场的音响设备清晰的传入了现场所有人的耳中。因此在现场观众们的声音小下来之后,聂松就看向沙洲道:“沙洲队长,刚才你这句话指的是现在舞台上的这群人吗?虽然刚才舞台上的这场表演的确非常惊艳,但是您这个评价是不是也太高了一些?”

    “我那句话不是指的舞台上所有人,而是单指的肖遥。”沙洲指了指肖遥,笑着道,“当然,刚才舞台上所有人的表现都非常棒。除了肖遥和陈晨,我们还要感谢现场的dj大龙,四位和声,还有八位伴舞,他们全是刚才这场表演不可缺少的部分。”沙洲伸出整只手掌,分别指了指现场dj、和声、和伴舞演员,接着道,“可我这句话,更多的是说的舞台之外的方面。”

    “舞台之外的方面?您的意思是?”聂松继续问道。

    “刚才我给大家介绍过这歌是肖遥自己作词作曲的新歌,”沙洲笑道,“我在这里在补充一下,其实这歌的编曲、配乐、还有刚才这场表演的编舞、灯光音效等舞台设计就连他们身上那套非常酷的灯光服,也全部都是肖遥的手笔。刚才的整场表演,方方面面加起来,几乎是肖遥独自一个人创作完成的。”

    “哇!”沙洲此言一出,台下的现场观众们顿时又是一阵惊呼。作词作曲编曲配乐这些也就算了,毕竟肖遥之前在《华夏好声音》上就充分的展示过这方面的创作才华。可就连舞蹈也是肖遥自己一个人编的?还有那身酷到爆的灯光服也是?他到底有多少本事?

    “沙洲队长,”聂松有些促狭的看着沙洲道,“如果像你说的一样,这些都是肖遥的手笔,那么我想问一下,在刚才的这场表演中,您做为队长,为您的队员做过些什么?”

    “我唯一做的,大概就是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练习所需要的场地吧,”沙洲苦笑了一下,“还好这个节目里我是被称为队长的,要是被叫做导师的话,我可就有点无地自容了,因为我现,我完全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教他的。他在刚才这场表演里所展现出的东西,比我能够想到的,可厉害多了。”

    “是这样吗?”聂松转向了舞台中间的肖遥,“肖遥,这些都是你的设计?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我觉得沙洲老师”肖遥笑道,可还没说完就被沙洲直接打断了。

    “你还是叫队长吧。”沙洲插嘴道。

    “好吧,”肖遥也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沙洲队长都已经说过了,这场表演整体来说的确都是我设计的。”

    “要说的话,先要感谢一下现场的dj大龙,和四位和声歌手。顺便说一下,这四位音域很高的和声歌手万佩玲老师帮忙介绍的,在这里也非常感谢万佩玲老师的帮助。”肖遥依次用手掌指着现场dj和四位和声歌手以及队长席上的万佩玲道,“其实我们这歌的排练时间很紧,总共只有四天的时间,所以排练都是不分白天晚上的进行的,这五位和我们一起排练也非常辛苦,我再次向他们表示感谢。”说着,肖遥转身向位于舞台最后方的五位鞠了一躬。

    现场dj大龙和四位和声歌手也非常客气的笑着和肖遥挥了挥手,并且向肖遥竖了个大拇指示意表演很棒,他们的辛苦也很值得。

    “还有这八位伴舞呢?”聂松指着肖遥和陈晨身后的八位伴舞,好心提醒道,“他们也一样很辛苦的和你们一起排练吧?”

    “他们?就不用这么当众道谢了。”肖遥笑着搂了搂身边在陈晨转型后接替了舞团队长职务的李志锋的肩膀道,“给大家介绍一下,他们来自我们工作室签约的专业舞蹈团队“晨曦舞团”。当然,用不着当众道谢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和我们同属一家公司,而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团队。”

    “一个团队?”聂松惊讶道,“意思是你和陈晨也是这个专业的舞蹈团队中的一员?”

    “是的,”肖遥点头笑道,“其实陈晨在转型做歌手之前,本来就是这个舞蹈团队的队长,现在即便他转型开始做歌手,也只是辞去队长的职务,仍然还是这个舞蹈团队的一员。至于我,虽然很少参与这个舞团的集体演出,但是从两年多以前加入这个团队开始,我就一直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怪不得你刚才能做出那些高难度的动作。”聂松摇头道,“要知道你刚才从陈晨头顶上飞出来的那一下,可是吓到了现场的所有人。还有蹬着陈晨胸膛的那个后空翻,难度也很高。没想到原来你还是一位专业的舞者。”

    “专业还谈不上,”肖遥谦虚道,“我是个“武者”,不过是武术的武,身体底子很不错,所有有些高难度的动作勉强还是可以做得出来的,但是说到常规一些的动作,我比起他们这些专业的来说,还是要差一些的。”

    “好吧,我们请dj大龙,四位和声和这八位专业的伴舞先回后台休息。”聂松看肖遥也感谢和介绍完了合作伙伴们,便将这些配角们先请了回去,“感谢他们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演出。”

    十三个人冲台下的观众们微微弯腰躬身示意,在现场响起的一片掌声中离开,返回了后台。

    现在台上就剩下了肖遥和陈晨这两位主角了。聂松觉得毕竟这是个组合,也不能一直只让肖遥一个人言,便又对陈晨道,“我们知道陈晨是一位说唱歌手,没想到你还曾是一位专业舞蹈团队的队长。不过要我说,陈晨你还是在歌手身份上的表现更加亮眼。刚才那段rap应该是我听过的度最快的说唱了,一口气有一百多个字吧?和你之前行的单曲里那两歌的说唱风格可有些不一样,这对你应该也算是一种突破吧?”

    “算是吧,”陈晨笑了笑,又指向肖遥道,“其实我行的单曲中那两歌从词曲创作到录音制作都是肖遥一手包办的,他很了解我,知道我的极限在哪里,所以这种风格上的转变和突破,也是他有意为之的。”

    “你的意思是?”聂松有些不解道。

    “我之前也没有唱过度这么快的rap。”陈晨笑道,“他写了这《长城》,然后跟我说,他是歌手,我是rapper,唱上有难度的他负责,说唱上有难度的我负责,这段rap只能交给我来唱,他唱不了,也不想唱。其实我觉得他倒不是唱不了,只是这一段的确得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可他还要编舞,还有准备我们这身酷得不行的服装,时间上实在太紧张,加上这个组合,我本来就是负责说唱的,所以我就只能把这一段给啃下来了,不过他倒是还教过我一些呼吸换气、调整气息和增加肺活量的技巧。可以说我刚才的表现,也是被他给逼出来的。”

    “好吧,”聂松看陈晨将话题再次引到肖遥头上,只能又看向肖遥道,“舞蹈方面已经聊过了,说唱方面主要是陈晨负责,演唱方面,你都是过专辑的歌手了,论惊艳,你的《新贵妃醉酒》摆在那儿,有什么样的表现我们都能理解。我比较好奇的是刚才舞台上的那些特效。先问一下,你刚才飞出来的时候,在咱们舞台上洒的那些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还有你那些粉末是哪儿来的,你身上明明连个口袋都没有。”

    “那些是运动员用的防滑粉,”肖遥笑道,“主要成分是碳酸镁,弱碱性,无毒的,大家不用担心。其实我以前还用过一次面粉的,不过后来知道面粉粉尘是易燃易爆的,虽然现场的空间大小和我使用的量达不到爆炸的浓度,但是安全起见,我还是换成了这种防滑粉。”

    当初在美国的时候,肖遥给“激流”舞团设计特效时用面粉也是权宜之计,一方面是当初肖遥是临时蹦出的主意,路上的商店里没有这种防滑粉卖,另外一方面也是考虑到那个排练的大仓库的空间够大,即便是一包面粉全部扬在空中也达不到会引爆炸的浓度,排练现场他也可以控制不会出现明火,所以才给他们带了一包面粉过去,后来比赛的时候,肖遥也是给“激流”舞团换成了这种防滑粉。

    “至于哪儿来的嘛,”肖遥举了举自己戴着手套的左手道,“我现在身上的衣服没有口袋,这些粉末当然是装在我的手套里的,但是具体装在哪里,以及那时候是怎么扬出来的,就请大家自行想象了,反正是不难做到的。”

    “是不是手套上多装了个小口袋,把粉末装在里面,需要的时候,把口袋的口子打开?扣子会有撒漏,应该是拉链吧?”聂松盯着肖遥的手套猜测着,“可我这个距离都看不到你手套上的拉链,拉链应该很小吧,你戴着手套能拉开吗?”

    “都说清楚了就没意思了,”肖遥笑道,“反正这个东西也没有专利,大家可以自己试一下嘛。”

    “你好吧,”聂松撇了撇嘴道,“既然手套的事情你不说了,那就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身上的这套衣服吧。荧光服我们已经见得很多了,不过那只能在非常黑暗的环境中才有效果,你们身上的这些灯可酷多了,这些是灯吧?”

    “嗯,衣服里是很多led的小灯泡。”肖遥点头道。

    “先说把灯安在衣服上的这个创意,我想应该有很多人都想过,但是真正做出来的你应该还是第一个吧。最主要的是,你们这衣服上的灯不只是有这么多种颜色变化,还能根据你们表演需要控制其中不同部分的亮和灭,还能在衣服上组出图案来,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事先设定好的程序吗?”聂松好奇的继续问着。

    肖遥微笑着道:“其中的原理比较复杂,我就不详细介绍了。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并不全部是事先设定好的程序,而是一段段的,有一个控制器来进行控制。”肖遥说着,将手持的麦克风换到了左手,右手握成了拳头,然后肖遥和陈晨两人身上就又有灯光亮了起来。这次亮起灯光的只是两人上身部分,轮流闪过了紫、蓝、白三种颜色之后,灯光又再次熄灭。

    “喔~”现场观众看到后,又出了一片惊呼声。

    “所以控制器也是在你这个手套里?”聂松看着肖遥的手套,向前走了两步道,“能不能借我玩会儿?”

    “喂~”肖遥赶紧退后一步,“当然不行。”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这个时候,从表演结束之后就一直皱眉看着舞台上肖遥的朴大成忽然开口道,“据我所知,这种衣服去年在美国就出现过了。我听说这种灯光服是去年美国街舞大赛冠军队伍的创意,而且他们团队中的设计者还为这种表演服申请过专利,只有他们那个队伍的队员可以免费使用。你得到专利拥有者的授权了吗?”

    朴大成这段话是用韩语说的,此言一出,现场的韩国人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等翻译机将他的这段话翻译出来之后,舞台上的聂松、华夏的两位队长以及选手等候区的华夏艺人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请主持人给现场观众翻译一下。”朴大成看着聂松道。

    照理说,华夏和韩国两边的队长是约定好不会就舞台上的表演相互拆台的。可一方面朴大成说的并不是音、跑调甚至舞蹈动作这些单纯的表演内容,最多只能算是说道具,另外一方面,也是肖遥他们这组今天的表演实在是太过惊艳。

    即便是后面还有四组选手没有表演,所有人都已经在心里认定这一期的冠军基本确定会是他们这一组了。这一期的冠军没了不要紧,反正韩国方面现在单期冠军总数还领先,可如果放任肖遥这么一直表现下去,他在观众的印象中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恐怕观众们在这个节目中就只会记得他一个人了。那后面几期他们韩国艺人再想从肖遥他们这组手里抢到冠军就很难了。朴大成可不知道肖遥是个高三的学生,只趁寒假参加这一期的节目。

    正好朴大成前段时间去美国也的确是听美国的朋友说到过这种灯光演出服,当时那位朋友是跟他抱怨说那位专利的拥有者性格太过古怪,这种服装只给他们舞团队友参与的演出授权,其他人根本就拿不到演出授权。美国娱乐圈的人都拿不到授权,你一个华夏人是怎么能把这种服装弄到舞台上的?

    朴大成好奇之下也看过这种灯光服演出的视频,对这种灯光服也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虽然没有留意过那个舞蹈团队每个人的容貌,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一支美国的舞蹈团队。所以今天肖遥和陈晨穿着这种衣服表演,也算是撞到了他的枪口上,他又怎么能够忍住不说?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