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德鲁伊 > 正文 013 冰雪女皇(上)

正文 013 冰雪女皇(上)

    宁若凰带回了超时空军团的行动视频,三个大人跑到屋子里观看视频。

    只留下洛瑶和妹妹在客厅里,姐妹俩大眼瞪小眼对望着。

    洛瑶不时瞄瞄房间的方向,她的表情里写满了好奇:“妹妹,你说超时空兵团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厉害,妈妈会不会有危险?”

    “爸爸说,国家机密不能给姐姐看。”洛悠慢吞吞的说到:“悠悠会监视姐姐的,坚决不让姐姐犯错误。”

    小丫头的头一下耷拉下来:“死心眼的悠悠,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洛悠眨巴着大眼睛,小脸上写满天真:“悠悠为什么要好奇?”

    听见洛悠的反问,小丫头更是不满:“这不公平,爸爸妈妈和悠悠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瑶瑶?”

    “或许是因为洛瑶这个名字,就是破坏力的保障吧。”洛悠举起胳膊高呼:“总有一天,大家也会喊出同样的口号。女皇出征,寸草不生。”

    “瑶瑶女皇生气了,扣掉妹妹一块俸禄!”洛瑶从空间里拿出一块奶酪。

    她手中光芒一闪,奶酪飞灰湮灭。

    看着心爱奶酪消失,洛悠眼睛睁得大大的。

    突然间,小家伙眼眶里蓄满泪水,她不满的撅起嘴:“姐姐是坏蛋,呜呜——”洛悠说哭就哭,不带一点犹豫:“姐姐欺负悠悠,悠悠要回家。以后再也不来了,呜呜——”

    听见妹妹的哭声,女皇陛下顿时慌了手脚:“悠悠别哭,姐姐这里还有很多奶酪。”

    发觉洛悠还是不理她,洛瑶赶紧拿出一块珍藏:“这个据说是瑞士最好的、最高档的奶酪。为了把这几块奶酪偷到手,安图恩已经被国际刑警组织全球通缉。你要不要吃一口?”

    这是一块重达四十公斤的巨型奶酪,放在桌上跟磨盘一样大。

    洛悠立刻停止哭泣,她从摇篮里爬起来:“天哪,这是明年瑞士要拿去申请世界纪录的奶酪。从奶牛到牧场都精心挑选,古法制作、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原来它落到姐姐手里了?”

    “现在它属于你了。”洛瑶很大度的把手一挥:“拿去吧,算是瑶瑶女皇的歉意。虽说是安图恩偷的,但是瑶瑶还是付出了报酬——帮负责人把他孙女的腿治好了。”

    “谢谢姐姐。”洛悠小声的道谢,随后她又不死心的追问:“据说这套奶酪一共有十二块。为什么悠悠只看见了一块?”

    洛瑶一脸骄傲的拍拍胸口:“放心吧,都在瑶瑶这里。有了这些奶酪,可以让瑶瑶再道歉十一次。”

    “姐姐最好了,”洛悠笑得眼睛眯起来,她站在摇篮边冲洛瑶招手:“姐姐快过来,悠悠告诉你一个关于超时空军团的秘密。”

    等洛云峰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他发现洛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洛悠则在摇篮里打饱嗝,随着她的饱嗝,整个屋子里都是浓郁的牛奶香气。

    “你是不是又缠着姐姐要奶酪吃?”刚出门靳月梦就皱起眉头:“你吃了多少?”

    “一块奶酪的二十分之一。”洛悠伸出一个手指头:“符合妈妈的要求标准,不信你问姐姐。”

    洛瑶郑重其事的点头:“瑶瑶可以证明,妹妹说的没错。”小丫头心中暗笑:妈妈绝对想不到,二十分之一的奶酪也有四斤重。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洛云峰看看窗外,他颇为感慨:“今晚咱家楼下酒店的生意,应该特别好吧?”说到这,他看见靳月梦投来凌厉的目光。

    意识到不该在女儿面前说这些,洛云峰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如果世界上真圣诞老人,瑶瑶和悠悠会对他许什么愿望?”

    洛瑶撇撇嘴:“瑶瑶会告诉他,现在滚回去!等明年瑶瑶过生日再出来。敢不听话,就把你的驯鹿杀了烤肉吃。”

    “姐姐别忘了,悠悠过生日的时候,也要让他出来一次。要是敢自抬身价,就把他往死里打。”洛悠说话的时候也是杀气腾腾。

    “看来我们家多了两个女大王”洛云峰转头看靳月梦和宁若凰:“是谁跟女儿灌输了武力至上的思想?连圣诞老人都要往死里打?对此,我只想说一句,干得好!”

    ---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传说中圣诞老人出没的地方。在这个北欧半岛上,有瑞典、芬兰和挪威三个国家。每个国家的国民都坚信一件事,圣诞老人诞生地自己国内。

    从这里往北,就是覆盖着厚厚冰层的北冰洋。北极不像南极大陆,这里其实没有陆地,就是一块漂浮在海面上的巨大浮冰。

    十二月的北极早已被极夜覆盖全境,气温已经低至零下七十摄氏度。

    呼啸的北风下,一辆由三只狗拉着的雪橇在冰原上奔驰。以爱斯基摩人的专业眼光来看,少于十只狗的雪橇都是低配版。

    就这样一个低配版的雪橇,在冰原上却跑出了时速一百二十码的高速。

    三只狗牵引的雪橇上,有个狂笑着抖动缰绳的小女孩:“贝利亚再快一点,争取飙到一百八。你们知道吗?爸爸说过,三只狗逐风行,这个字就念飙。”

    尽管气温低得不像话,小女孩依然是一套普通的连衣裙。

    飙得高兴的时候,她甚至在雪橇上放声高歌:“let-it-go,let-it-go。i-am-one-with-the-wind-and-sky。”

    听见女皇陛下的歌声,三只狗也一同嚎叫起来:“啊呜——”

    “这个鬼天气。”距离雪橇几公里外,萨卡斯锁上雪地拖拉机的门。

    他一头钻进后方的牵引小屋内:“明年的圣诞节,我绝对不要在北极度过。我受够了这里的天气。”

    牵引小屋的保温效果极好,屋内的温度明显高于外边。萨卡斯进来以后,他甚至能摘下自己的帽子。

    “让我来听听看,今天冰雪女皇又有什么新歌?”他搓搓双手,打开了桌上的仪器。

    萨卡斯是极地气象学家,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北极度过。一年到头陪伴他的东西,只有一辆雪地拖拉机,再加两间厢式移动科考站。

    距离他最近的同事,也在二十公里外。

    “let-it-go,let-it-go”刚一打开监控设备,萨卡斯就听见了小女孩唱歌的声音。

    萨卡斯报以微笑,他拿起桌上的通讯器:“约翰,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今天是平安夜,不是愚人节。”

    “但愿阿伦黛儿没把你的脑子冻掉。老板要是知道你把能源用在广播上,他会给你寄额外账单的。”

    “嘿,伙计,不是你在放音乐吗?”约翰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我车上的讯号显示,声音是从你那边传来的。我的天哪,你的速度好快。开着雪地拖拉机都飙出了120码?下次我要跟你换车开。”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萨卡斯听见仪器里传来哈士奇的嚎叫声。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狗?”他立刻升起移动科考站顶部的摄像头,循着狗叫声望去。

    车载摄像头刚拍到洛瑶,她就生出感应。

    小丫头看了摄像头方位一眼,她不满的撅起嘴:“真讨厌,现在连北极也有交警抓超速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