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国重工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不肖弟子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不肖弟子

    “小吴,你怎么来了?”

    工程师崔永峰拉开自家的家门,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助手吴丹丹,诧异地问道。

    这是在秦重家属区的一幢筒子楼里,绕过楼道里处处摆放着的煤球炉、搁物架、自行车等,冯啸辰一行来到了崔永峰的门前。

    一路上,吴丹丹已经向冯啸辰介绍了崔永峰的情况,他是68年大学毕业分配到秦重来工作的,今年35岁,已婚,有两个孩子。他的夫人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时却分到了距离秦州有几百公里远的另外一个城市。两口子两地分居了十几年时间,两个孩子也是一边一个,崔永峰带着一个大女儿在秦州,他的夫人则带着小儿子在外地。

    因为算是单职工,厂里给崔永峰分配的住房只有一间,就是在这个黑乎乎的筒子楼里,他带女儿两个人过日子。

    吴丹丹是去年才分到厂里来的,在技术处给崔永峰当助手,也算是师徒名份吧。因为现自己的师傅不会打理家务,经常因为家务事弄得狼狈不堪,所以吴丹丹没事就会跑过来帮他们父女俩洗洗衣服、做点好吃的,这也就是周梦诗觉得她对崔永峰有点意思的原因吧。

    “崔老师,我给你带了两个客人来。”吴丹丹朝旁边侧了侧身子,让出跟在自己身后的冯啸辰和周梦诗,对崔永峰说道。

    “是冯处长?”崔永峰认出了冯啸辰。前天冯啸辰随着胥文良去过技术处,与技术处的工程师们见过面。工程师的人数很多,胥文良只向冯啸辰介绍了几位副总工级别的人物,像崔永峰这种二线的工程师就不在介绍之列了。不过,崔永峰自然是能够认得出冯啸辰的。

    “我闲着没事,想来找崔工聊聊,可以吗?”冯啸辰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快请进吧。”崔永峰大感意外,但还赶紧邀请冯啸辰他们进门,同时还抱歉地说道:“真不好意思,我爱人不在这边,家里乱得很……”

    吴丹丹还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她跟在冯啸辰他们身后进了门,然后便主动招呼着他们坐下,又忙着帮崔永峰收拾屋子。崔永峰的女儿小名叫妞妞,似乎跟吴丹丹也挺熟,看到吴丹丹来,她兴奋地一边喊着姐姐,一边像跟屁虫一样帮着吴丹丹干活,让崔永峰站在旁边都有些尴尬的样子。

    “崔工这里的生活条件真的很简陋啊。”冯啸辰坐在一张掉了漆的靠背椅上,环顾着屋子里的陈设,感慨地说道。

    “是啊,稍微简陋了一点。”崔永峰应道。

    “有什么办法,崔老师得罪了厂领导,原来说好给徐老师办调动的事情,也黄了。”吴丹丹在一旁打抱不平地说道。

    “小吴,别乱说,徐敏那边是一时办不下来,林北重机那边不同意她调动。”崔永峰向徒弟解释道。从他们俩的对话来看,这个徐敏应当就是指崔永峰的夫人了,冯啸辰没想到的是,他夫人居然是在林北重机。

    崔永峰住的屋子没多大,家具也没几件,也就是书和图纸多一点,归置起来并不难。吴丹丹带着妞妞三下五除二,就让整个屋子改变了模样,有了待客的地方,还不知从哪变出了两杯茶水。崔永峰也在冯啸辰和周梦诗对面坐了下来,至于吴丹丹,则带着妞妞坐在床边上摆起了扑克牌,显然是不想让妞妞打搅大人们谈话的意思。

    “冯处长怎么会有空到我这来?”

    寒暄了几句之后,崔永峰向冯啸辰问道。凭他的聪明,当然能够猜出冯啸辰来找他的原因,不过,这总得冯啸辰自己提出来才行,他不宜主动去谈与热轧机引进相关的事情。

    冯啸辰也不想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来秦重好几天了,也接触了一些秦重的同志。听人说,崔工对于引进克林兹技术的事情,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我们想听一听。”

    崔永峰迟疑了一下,说道:“的确,在引进克林兹技术这件事情上,我的确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此也和胥总工他们有过一些争执,这件事,厂里有不少同志都是知道的。”

    “具体是什么样的不同看法呢?”冯啸辰问道。

    崔永峰道:“贡厂长和胥总工一直认为,我们秦重有能力承担南江钢铁厂的178o毫米热轧机,只要在我们过去做过的热轧机基础上再进行一些技术改进,就可以达到国家的要求,但我却认为,这样做即便能够成功,也是不足取的。”

    “为什么?”冯啸辰道。

    崔永峰道:“因为我们的技术已经过时了,靠吃苏联技术的余量走不了太远。未来的世界肯定是西方技术一枝独秀,苏联的技术模式必然会被淘汰。”

    “你这样说太武断了吧?苏联的技术至少到目前为止比咱们国家还是要强得多的,你为什么会认为它会被淘汰呢?”冯啸辰故意问道。

    崔永峰道:“事实上,苏联在技术展方面已经是捉襟见肘了,他们也就是比咱们国家的技术强一些,与西方国家相比,苏联在大多数工业领域都处于技术上的劣势。咱们既然是要学习国际先进技术,为什么不跟强的学,而是要跟弱的学呢?”

    “因为咱们国家的工业体系就是照着苏联模式建起来的,学习苏联技术要比学习西方技术更容易。”冯啸辰反驳道。

    崔永峰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现在继续沿用苏联模式,看起来是比较省事,原有的技术规范都不用修改,实施起来更为方便。在能够保证投入的情况下,出成果也更为容易。这就是胥总工他们的观点。”

    冯啸辰笑道:“我也是这个观点啊,咱们要只争朝夕,当然是早出成果比晚出成果更好了。”

    崔永峰冷笑道:“出完这一批成果之后呢?我给冯处长举个例子,我们过去造热轧机,不太讲究配管设置,基本上是什么地方有一条缝就把管子塞进去,用这样的办法,也能把热轧机造出来。但随着热轧机自动化水平的提高,管子的数量越来越多,最后就变成了一堆乱麻。不但制造的时候麻烦,维护的时候也同样麻烦。这样的设计规范如果不改变,等到以后,光是配管的问题我们就无法解决了。”

    所谓配管,是指设备中用来传递压缩空气、润滑油、液压油等气体、液体的管子的配置。现代大型设备中使用的各种管道多如牛毛,在西方国家,管道的设置已经成为一个专门的专业,而在中国的制造企业中,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几乎是空白。就像崔永峰说的那样,工程师基本上就是哪有一条缝就把管子插过去,至于管子乱不乱,好不好维护,就不去考虑了。

    冯啸辰当然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听崔永峰一说,他微微地点点头,道:“你说得有理。有关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和胥总工他们聊过?”

    “当然聊过。”崔永峰道,说到这里,他脸上有些黯然,说道:“胥总工一方面觉得我说的话有理,但另一方面又告诉我说,我们还是展中国家,不能事事都和达国家比。有些东西就得先将就一下,国家需要装备,不能等我们把这些技术都研究好了再去生产。”

    “这话也有道理啊。”冯啸辰笑道,他现在是左右互搏,既支持崔永峰的观点,又支持胥文良的观点,他想看看崔永峰到底有什么道理能够反驳胥文良。

    崔永峰摇摇头,道:“其实,我也知道胥总工的心思。早在我给他当学生的时候,他就跟我说过,他一定要亲手设计一条中国人自己的宽幅热轧生产线。冯处长可能不知道吧,这条生产线的图纸,胥总工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画出来了,这些年进行过无数次的修改。他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那就是能够把这张图纸变成现实。”

    “结果我们从克林兹引进技术,胥总工的愿望落空了。”冯啸辰说道。

    “正是如此。”崔永峰道。

    “难怪……”冯啸辰微微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胥文良还有这样的执念,这一会,他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崔永峰看到冯啸辰的表情,苦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依我的观点,胥总工的这套图纸没有能够变成现实,对于胥总工来说也许是个遗憾,但对于咱们国家来说,或许就是另一码事了。”

    “什么意思?”冯啸辰问道。

    崔永峰道:“我看过这套图纸,甚至可以这样说吧,其中有些图纸就是我帮着胥总工画的,我对它们非常熟悉。过去,我们和西方国家接触得少,我还觉得胥总工的这些设计是巧夺天工。等到开放了之后,我看了一些国外的资料,才感觉到,这套图纸已经严重过时了,从整体设计理念到一些具体零部件的设计,都远远落后于西方。如果照着这套图纸去制造一条生产线,那将是国家财产的巨大浪费。”

    冯啸辰哑然失笑,说道:“胥总工现在一定非常后悔收了你这样一个学生,你简直就是存心给他拆台的。”

    “或许是吧。”崔永峰自嘲地笑道,“我的确是一个不肖弟子。”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