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武侠修真 > 万蛊毒仙 > 正文 第224章 繁花弄影,雀羽华光(六)

正文 第224章 繁花弄影,雀羽华光(六)

    云为裳咬牙切齿,云中仙既提此事,便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此事还需筹划,看如何能将花影救下来,现在先去通知花影一声,让他早做打算。

    云为裳匆匆出了议事堂,天色已晚,门禁森严,云为裳去不了回云谷,只能等天亮再前往。

    一夜难眠,黎明之时,云为裳偷偷跑了出去。

    “裳儿,今日是你母亲生辰,你今日不要出门了。”没想到,门主竟就站在门外。

    “我…”

    “看好少主。”门主吩咐道。

    十名侍卫守在了云为裳身边。

    看来门主已经同意让花影去换云雷,怕云为裳闹事,竟然把云为裳锁在屋中。

    终于熬到了黄昏,云为裳焦急地跑出缥缈居,回云谷中,寂静的令人害怕。

    进入到那间草屋中,本来简洁整齐的摆设变得一片狼藉,云为裳一回头,吓得脸色煞白,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花月容的身体垂吊在房梁上,手中仍然紧紧握着一截断裂的粗布,显然是花影衣袖上的布料。

    花月容不堪亲生骨肉被夺去,悬梁自尽了。

    云为裳放下了花月容的身体,背到回云谷深处,埋了起来,那里野花遍地,守护着深藏在此的灵魂。

    云为裳跪在花月容坟前,“容娘,花影会没事的。”

    此时,一架蒙着祥云锦帛、缀着五彩流苏的马车正沿着一条小路颠簸,马车上带了些给千蛛岭赔礼道歉的珠宝财物,赶的很急,全然不顾车里的人是否受得了。

    即使是马车上的几根金线,也比车上病弱的花影值钱太多,缥缈居这么做,不过是给足了千蛛岭面子,让他们以为,送去的真的是一位云家公子。

    小路右侧是一处山林,一阵鸟鸣,林中惊起了一群飞鸟。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山林中穿梭,跳过树枝藤蔓,与那辆马车保持着相同的度。

    云逆风气喘吁吁,虽然在云家修习过轻功,可再这样追下去,只怕自己要吃不消了,身上被树枝刮出伤痕,云逆风仍然不肯让花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模糊半分。

    “你们这样对我弟弟,总有一天让你们付出代价!”云逆风在心中暗暗誓。不知追了多久,云逆风实在没了力气,马车却没有歇脚的意思,仍旧不停。

    云逆风痛心疾地捶了一下地面,手上沾了一些黑炭。

    “咦?这里有人点火?”云逆风四处看看,现山林深处有几处搭起的住所,看样子是土匪窝。

    云逆风忽然有了主意,把身上的祥云长袍脱掉,只剩下里衣,在潮湿的草地上打了几个滚,洁白的衣衫变得污秽不堪,用黑炭把白皙的小脸抹黑,头拆乱,立马变得跟街上乞讨的小乞丐一般。

    云逆风抱着干净的祥云长袍朝着土匪窝走过去。

    云逆风故意抱着祥云长袍在看守的山匪面前走来走去,终于引来了山匪的注意。

    “你这小乞丐,这么好的衣服是哪里来的?”

    其中一个山匪抬手欲抢。

    “别抢别抢,”云逆风佯装抱紧了手中的衣袍,“小的见山路上行了一辆有钱人家的马车,忍不住偷了一件衣服,想卖几个钱给娘亲治病呢…”

    “哦?有这等事!”那两个守门的山匪快步跑进了屋内。

    很快,几队山匪就带着刀枪冲了出来。

    云逆风赶到时,马车已被掀翻在地,举刀的山匪和护送马车的护卫乱斗一团,马车里却空无一人。

    却不料,花影已经趁乱逃走了,云逆风愣神的工夫,突然被一双大手卡住了脖颈。

    “小痞子,想分一杯羹是不是?”云逆风好在在云家学了些本事,双手钳住那山匪的手腕,猛的抬腰,脚尖重重踢到了那山匪的鼻子上,顿时血流如注,山匪痛的松了手,把逆风摔在了地上,山匪朝着云逆风聚拢过来。

    忽然,倒在地上的云逆风听到不远处传来马蹄声,只觉一阵疾风迎面刮来,一位身穿裘衣的大汉驾了一匹健壮的白马冲进山匪的包围中,朝着云逆风一伸手,“小子,上来!”

    那裘衣大汉将云逆风拉上了马背,扬尘而去,将这群山匪甩在了后边。

    白马飞驰着,裘衣大汉在云逆风耳边大声笑道,“小子根骨不错,以后跟着大哥混吧!”

    “那你做我老大,要帮我找我弟弟!”云逆风也迎着风大声喊道。

    “行!看见这把剑了没?剑是邪风谷主所赐,你学的好了就送给你!”

    “谢谢老大!”

    就这样,云逆风被邪风谷七师父所救,成了邪风谷夺命十三剑鹤云剑的继承人之一,而花影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花影还活着。

    几年的颠沛流离,或许是求生的本能驱使,这个少年乞讨,偷窃,亦或是替人做事领赏,任何能让自己活下去的方式,花影都一一尝试过,深冬时节,花影只得默默向南方走着。

    蓬莱,天水居。

    花影只觉身上时冷时热,头痛欲裂,便靠在一处居所的墙外,不知到了明天,自己是否还能醒来。

    居所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小姑娘提着篮子出了门,转头便看见了靠在墙根昏迷的花影。

    小姑娘小心地走过去,用绣花小鞋的鞋尖轻轻踢了踢花影,脆生生地问,“你还活着吗?”

    花影糊里糊涂的嗯了一声。

    小姑娘放下篮子,把花影的胳膊挎在自己肩上,把花影拖进了天水居。

    一阵药香扑鼻,花影的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一双清澈好看的大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我叫孔雀,是这家铁铺的学徒,你没有地方去的话,就先和我住在一起吧。”小姑娘笑着,眼睛弯成了一条线。

    花影只觉得鼻子酸,眼睛止不住的流泪,张开双臂抱住了孔雀,失声流泪。

    “不哭哦。”孔雀拿着小花手绢轻轻擦掉花影脸上的泪痕,脆生生地安慰着。

    一日清晨,花影站在窗口呆,窗外的一棵杨树枝叶飘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一只全身披着蓝绿长羽的鸟儿飞来,落在了树枝上,那一身羽毛斑斓莹润,在阳光下泛着七彩的光泽。

    花影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鸟儿,忍不住推开屋门走了出去,那鸟儿被开门声惊到,展开翅翼飞走了。

    花影一阵失落,无意间却现,一片蓝绿相间的艳丽尾羽静静落在地面上,花影跑过去,轻轻捡起羽毛,拂去羽毛上的尘土。

    后来,花影才知道,这美丽的鸟儿名叫孔雀。

    千泽坐在篝火旁凝神听着,花影淡然一笑,“接下来的事您都知道,我遇到了您,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您把我的命运彻底改变,我现在有能力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

    千泽拍拍花影的肩膀,叹道,“我们其实…很像。”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