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正文 153 雷霆雨露,去你妈的君恩(二合一保底)

正文 153 雷霆雨露,去你妈的君恩(二合一保底)

    有些事情,是隐瞒不住的。

    高大全今天的言行,无疑有能够引爆九州的趋势。

    事实也是这样。

    在网络上,高大全今天博士答辩的视频,成为了当周点击量最大的一个。

    短短一天时间,点击量就已经破五百万,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极快的度向前攀升。

    至于天降异象,更是被九州所有电视台共同报道。

    这种事情,没有电视台敢压下,毕竟你不报道别人就会报,那观众就被别人拉过去了,还会质疑你的能力。

    既然播报了异象,那自然也要稍微解释一下。

    于是,高大全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名传九州,诞生了。

    其他大州的人,很多都感觉高大全这个名字熟悉又陌生。

    随后,他们上网一查,不由得眼前一亮。

    因为以前,断断续续的,他们也听到过高大全的名字。

    从《爱莲说》开始,高大全创作的作品6续的开始传出江南州,随后的《铡美案》和《狸猫换太子》,影响力也已经冲出了江南州。

    但是高大全一直处于一个作品大红人不红的状态。

    毕竟一篇传世的诗词是能够引起所有人共鸣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个诗人感兴趣。

    这其实也正常。

    就像是有人每天都吃鸡蛋,却不会想认识下蛋的那只鸡。

    对于这种情况,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够用时间来解决。

    亦或者,高大全本人的光芒绽放到无与伦比,让人不得不看到。

    就如同霸王、始皇等人,他们的传奇九州共知,知名度自然也不需要多说。

    相比他们,高大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这一次,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因为虽然《师说》和《江南少年说》足够惊艳,但是如果没有最后高大全进入贤者时间的话,那就是重复一遍先前的过程——作品大火,人不火。

    现在则不同了。

    先前高大全做足了铺垫,展露了足以让世人惊叹的才华。

    而做了那么久的铺垫,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了贤者时间,这一次的传奇,就变成了他这个人。

    再加上他以前有很多过硬的作品,高大全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深入人心起来。

    他的粉丝,也因此暴涨。

    这种情况,其实在地球上高大全见过很多。

    娱乐圈里,有很多老腊肉枯木逢春。

    他们长得帅,演技好,名声也不错,但是就是红不起来。

    突然之间,他们接了一个爆红的电视剧或者电影,演绎了一个令人交口称赞的角色。

    随后,厚积薄,一不可收拾。

    不是很了解他们的人,就会去查他们以前的作品,然后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以前这个角色就是他演的,原来他还演过这个配角。

    积少成多,印象更深。

    这样的人,往往比爆红的小鲜肉底蕴更足,更有后劲。

    一般情况下,小鲜肉爆红,陨落的可能性很大。

    而老腊肉突然爆红,陨落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高大全现在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实际上他的情况是老腊肉的情况。

    一炮而红,那叫幸运。

    高大全绝对不是幸运,任何一个了解他资料的人,都会有一种厚积薄的感觉。

    很多人都产生了一个认知,九州又一个未来之星——诞生了。

    太尉府。

    高大全看着微信公众号后台飞涨的关注人数,笑的很是开怀。

    他现在就期待,什么时候关注人数能够破千万,然后让微店再更新一次。

    他记得很清楚,在十万关注的时候,微店内还没有圣王丹的选项。

    是破了百万关注之后,微店进行了一次更新,高大全才看到这个逆天的丹药。

    很显然,微店内的东西,档次越来越高。

    高大全从来没有放弃过从微店里淘宝,事实上他在博士答辩的过程中战胜八大博士可谓没有什么难度,但是真正一击致命的,还是圣王丹。

    如果没有圣王丹挥作用,让他进入贤者时间,前面所有的铺垫,其实都不能打消稷下学宫带来的压力。

    是圣王丹药效挥之后,高大全才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大全,你太棒了,为父真替你骄傲。”

    高俅冲进房间,抱起高大全就开始转圈。

    高大全一脸嫌弃,“爹,你至于吗?这是第三次了,你也该淡定点了。”

    高俅抬手打了高大全一下,训斥道:“怎么和爹说话呢?你知不知道刚才谁来了?”

    “谁啊?”高大全有气无力的回道。

    现在高大全对于名人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江南州现在,就没有比他再出名的人了。

    不过高俅说出的名字,还是让高大全有些动容:“秦观秦少游。”

    高大全眼神一凝,“苏门四学士,秦观,他来做什么?”

    在江南州文坛,至少在博士答辩之前,秦观的地位,是不比高大全低的。

    从上至下看的话,苏仙位于江南州的最顶端。

    有资格和苏仙相提并论的,是王荆公和欧阳公,他们更多的也是出于政治上的地位,单论文采,世人公认是不及苏仙的。

    而苏仙坐下,有四个学生最得他看重,这四个人被世人称为“苏门四学士”。

    苏仙亲自为他们扬名,他自己对好友说:如黄庭坚鲁直、晁补之无咎、秦观太虚、张耒文潜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

    正因为苏仙的推崇,苏门四学士名扬天下。

    而在四学士中,秦观年纪最小,也被赞誉最多。

    在高大全出现之前,江南词坛,是秦观和李清照双骄并立。

    只是高大全出现之后,才渐渐威胁到秦观的地位。

    高大全从来没有想过和秦观交朋友,乍听到秦观来串门,还以为他是来找麻烦的。

    当然,高大衙内不会承认,他之所以这样想,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拿了人家的东西。

    秦观一生所作传世诗词文章不少,不过最出名的,还是那《鹊桥仙》,高大衙内毫不犹豫的就拿来用了,实在是心中有愧啊。

    事实证明,高大全想太多了。

    秦观不是来找他麻烦的,而是来向他道喜的。

    顺便,也有些求官的意思。

    “秦观想入职太学?”高大全眯起了眼睛。

    若说才华,高大全自然不怀疑秦观的才华。

    在文坛的声誉,秦观其实也足够了。

    唯一制约秦观的,也就是他的年龄以及秦观自己的野心了。

    高大全瞬间明悟,“爹,秦观这是想做博士啊。”

    高俅也看的明白,点头道:“肯定是做博士,如果只是做一个教师的话,他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可是他想做博士,找我干什么?”高大全有些奇怪。

    他又不负责颁博士证书。

    还是高俅给他解惑了。

    “很显然,在很多人的眼中,以后太学就是你主事了。”高俅大笑道。

    高大全表情古怪,他真没想到这一点。

    虽然他也知道,在博士答辩的过程中,他得到了极大的声望。

    但是执掌太学?

    这就好像是在地球上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去做清华的校长,高大全想象力再丰富,也不敢做这样的梦。

    但是现在,似乎有些要成为现实了。

    秦观显然也是看明白了这个风向,想提前走走高大全的门路。

    “话说回来,其实我和苏仙的交情也是不错的。”高俅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得意。

    高大全抬手打断了高俅的话,鄙视道:“爹,你和苏仙的交情都给我说了几万遍了,用得着再重复吗?”

    高俅感觉自己做父亲的威严受到了挑衅,脸色一肃,“怎么着?你现在名气大了,看不起为父了?”

    看到高俅认真起来,高大全举手投降,“不敢,我是看不起苏仙。爹您是堂堂太尉,苏仙不过是一政坛弃子。你们两个有交情,那应该是苏仙感到荣幸才对。”

    听到高大全这样说,高俅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不过他还是道:“你一个做晚辈的,说话注意点,不要对苏仙无礼。”

    高大全自然只能点头称是。

    其实高俅和苏仙的关系也很简单。

    在高俅还没有迹的时候,高俅是在苏府当书童的,正好伺候的就是苏仙。

    而把高俅介绍给当今天子当玩伴的也是苏仙。

    这样看的话,苏仙对于高家有大恩。

    不过有句老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经不起眼的书童,现在逆袭成为了大宋的太尉。

    曾经誉满九州的苏仙,却因为朝中的新党旧党之争黯然落幕。

    现如今苏仙在文坛自然还是一言九鼎,但是他在政坛,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号召力。

    高俅这人心地并不坏,他出身市井,也有市井中人的义气。

    苏仙其实是偏向旧党,当官家上位之后,以蔡京为的势力配合新党对旧党进行反攻倒算,苏仙也受到波及。

    当时蔡京是想把苏仙一家子往死里整的,毕竟苏仙的名望实在太大。

    只不过当时高俅站了出来保全了苏仙一家人,蔡京他们也不想得罪圣眷极深的高俅,才选择罢手。

    否则的话,现在苏仙在不在人世都是一说呢。

    没有苏仙,高俅不会有现在的高官厚禄。

    但是没有高俅,苏仙现在可能已经被满门抄斩。

    他们两人也算是有始有终,在世间也是一段佳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高俅在太尉一职上一直碌碌无为,但是在民间的声望其实还是比蔡京、童贯之流的好很多。

    “大全,秦观是苏仙的弟子,苏仙对我高家有大恩。现在苏门没落,秦观既然有求于你,你于情于理都要帮他一下。”高俅正色道。

    看得出来,他是很认真的。

    高大全皱眉,“爹,做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是支持的,不过你现在也不欠苏仙什么了吧?当年要不是你拦着,现在苏家能剩下几个人?”

    高俅摇头,“话不是这样说的,苏仙当初举荐我,没想过要我的报答。可是苏仙有事,我若是不管,那会被世人戳脊梁骨的。为父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心中肯定认为,秦观也好,苏仙也好,他们都是看不起为父的。不过不要紧,他们看不起是他们的事,为父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我将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再有什么力不能及的事情,就不怪我了。”

    高大全闻言默然。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对于这个便宜老爹其实认知也不是很清楚。

    在这个世界上,能混出头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尤其是从一个寒门弟子混成一代权臣。

    纵然高俅一生不及蔡京那样跌宕起伏,但是他也比绝大多数人优秀太多。

    “我明白了,爹,秦观的博士之位,我会尽力的。”高大全没有再拒绝。

    哪怕这件事其实很困难。

    高俅到底是一个粗人,他不知道秦观身份的敏感性。

    秦观乃是旧党的股肱,是被蔡京着力打击的异端。

    高大全帮秦观,就是和蔡京蔡卞为敌,甚至还会让官家不喜。

    这份代价,不可谓不大。

    不过天大地大,老爹最大。

    老爹要报恩,高大全也不能阻拦。

    看到高大全答应下来,高俅显然极为高兴。

    两个人都以为高大全肯定能够办到这事,但是现实很快给两人上了一课。

    博士答辩后,高大全之名九州轰传,大多数人都对高大全评价奇高。

    其中不乏鸿儒巨枭。

    二程也已经偃旗息鼓,稷下学宫更是没有任何表示。

    在《少年江南说》中那些被高大全嘲讽过的“老人”,也都暂时保持了沉默。

    在这个风口浪尖,聪明人都知道不适合跳出来。

    但是很快,一道旨意就重新掀起了波澜。

    靖康一年,五月二日,童贯来到了太尉府宣旨。

    “高大全,目无君上,胡言乱语,在太学重地妄议朝政,引民间动乱,友邦抗议,罪无可恕。念其为白身,去除其博士学位,贬为庶民。”

    童贯亲自宣旨,印有天子玉玺,如假包换。

    当童贯宣读完诏书之后,高俅整个人都楞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这个时候,连二程甚至稷下学宫都不敢跳出来了,朝中诸公更是一片沉默。

    官家居然跑出来贬斥高大全。

    “官家是不是傻?”高大全没有接旨,他当着童贯的面,直接反问了这样一句话。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