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小镇的女人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小镇的女人

    三儿从小就是这个镇子上的人,高中毕业之后也没有继续上大学,并且很年轻就嫁了人,随后生了个孩子。

    她身边的女人,大多数都是这样小镇的女人们,大多这样。

    三儿原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平静地过下去。她感觉对她的生活来说,最大的变动就是丈夫的去世。

    那是几乎改变了她的命运的变动。

    但她还是在这个镇子上,命运虽然变动了,而生活并也没有生过多的改变。

    当然,偶尔也会生一些不如意,甚至让人难过的事情,比如偶尔会上门提亲的媒婆,比如说偶尔会听到的闲言闲语。当然也有着高兴的事情,比如说,女儿小吱一天天地长大。

    会喊妈妈了,会帮忙做家务了,会在白纸上用蜡笔画上妈妈和自己和向日葵了。

    所以,生活大抵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不高兴的和高兴的,都在相会地抵消着。

    正因如此,会在洗衣服的时候,在河边捞起来一个男人甚至,还是一个外国人的这种事情,这是三儿从未想过的。

    “我是这个镇上住着的。”

    三儿并没有打算向这个外国男人透露太多的事情:比如说,她的名字,她的住处,她是谁。

    “这里”三儿看了看四周,“这里是白水镇。”

    “白水镇?”男人皱了皱眉头,很快就又摇摇头道:“想不起来,没听过。”

    “唉,先不说这个了,你应该是掉水了,你有家人朋友在附近吗?我帮你联系吧!”三儿直接道。

    “家人,朋友?”

    男人却忽然闭起了眼睛,摇了摇头,似乎有些难受,“我我想不起来?”

    三儿母女两对视了一眼,小女孩似乎理解不了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三儿却想到:这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这个外国的男人三儿迟疑着道:“你你能想起自己的名字吗?住的地方?”

    “我”男人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想不起来了。”

    三儿感觉这男人的眼神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这是她这一辈子都不曾见过如此漂亮的眼睛或许是因为外国人的关系,瞳色本来就和自己平常所见的人不一样的原因?

    而这个男人说的国语,也意外地让三儿感到十分的标准。

    或许是长期生活在国内的外籍人士?

    “你真想不起来了?”三儿小心翼翼地打量,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身上有带着身份证之类的吗?或者别的什么,手机呢?”

    “身上”男人神色一怔,随后开始搜寻着自己的衣服。

    猛然,这个古怪的外国男人目光不停地转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样,“不见了,不见了,在哪”

    “你、你找什么呀?”

    三儿抱紧了自己的女儿,看着这个古怪的外国男人似乎很急切地在寻找什么的样子,下意识问道。

    男人忽然一停,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三儿,“我不知道,可我要找到它。但是但是我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我知道,它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那、那你能想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三儿迟疑着问道。

    “很长,很长赤红色不对,不对到底是什么??”外国男人皱起了眉头,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仿佛有些脚步不稳。

    最后,男人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三儿想了一会,提议道:“要不,你先跟我到镇上的派出所吧?或许警察能帮你”

    外国男人点了点头。

    小镇没有多大很快就能够看到派出所的门口了。三儿没有和这个从河上飘来的男人靠得太近,可即便是这样,她依然承受着不少的目光。

    街坊邻里异样的目光。

    毕竟这个男人是个老外,这些年镇上虽然不说没有来这里游览的老外,但始终不像是大城市那样,到处可见并且,和自己一块走着。

    “呐,前面就是派出所了。”三儿指了指,然后忽然道:“你自己进去就好了。这里的警察人很好,你告诉他你的情况,我想应该就能够帮到你了。”

    男人却忽然皱了皱眉头,“你不进去吗?”

    三儿直接道:“太晚了,我要家了。”

    说着,三儿便拉起了女儿小吱的手,低着头,岔入了一条巷子之中。她曾头一看,但也就是一看。

    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的生活再生些什么改变。

    男人看着三儿最终消失的背影,然后茫然地打量着派出所的门口。他忽然皱了皱眉头,有一种他目前也说不清楚的奇怪感觉。

    仿佛,他本能地并不愿意踏入这种地方他同时也看着自己的四周,看着那些悄悄地向他投来的目光,他同时也不喜这些目光。

    被关注的目光。

    男人皱了皱眉头,忽然动了岔入了三儿曾经离开的那条小巷子之中。他脚步很快,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看着报纸的时候。

    龟千一锤了锤自己的肩膀。已经是老骨头了,再说,刚刚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事情,龟千一感觉实在是有些刺激,“就像是昨天生的事情一样啊。”

    极乐净土酒吧的经理这样感概着。

    “本来就是昨天才生的事情啊。”龟千一旁边坐着的酒吧酒保此时愕然道:“不是吗?”

    龟千一龟千一只能翻了一下报纸。

    “经理,来,喝口水吧!”酒保觉得自己可以说错了什么,连忙便端来了一杯清茶。

    好好地用茶碗盖子划着茶叶的龟千一美滋滋地喝了一口之后,才又恢复了一些安逸。

    “安静的日子真好啊。”龟千一老爷爷舒服地吁了口气,忽然好奇地地道:“那是东西啊?”

    酒保顺着龟千一的视线看去,看着酒吧舞池上好几根竖直起来的钢管,“哦!老板说,弄几根钢管,让跳钢管舞!”

    “是吗。”龟千一点了点头,旋即又疑惑道:“可是,为什么这根这么丑?”

    像是生锈的烧火棍一样,黑漆漆的倒是比烧火棍长得多。

    “不知道啊,我早上在门口捡到的。”

    酒保耸耸肩道:“老板说要放四根,我就只是找到三根刚管,所以就用这根东西先顶着了。经理,我找到合适的就马上换掉!”

    龟千一却摇摇头道:“不用了,反正孙小圣这厮也就一时兴趣,过会儿就忘。丑是丑了点,细也是细了点。但是那些妖怪哪懂得跳什么钢管舞啊?所以,不用浪费了,将就着用着吧!年轻人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节约!”

    酒吧可不敢用这厮来叫唤给自己薪水的酒吧老板,但也不愿意得罪龟千一,便连忙赔笑道:“您老说得对!那就将就用着吧!”

    这次只有苏子君一个走了进来。

    正在给一个小盆栽培养土上浇水的俱乐部老板,并没有意外这次小蝶妖没有一同到来。

    优夜含笑带点头道:“子君小姐,欢迎光临。”

    “没有营养的话不说了。”苏子君环视了俱乐部四周一眼,开门见山道:“你们准备出门吧,我带你去那个墓冢。”

    早在苏子君说出以这个墓冢作为交易金的时候,洛老板就已经通过祭坛清楚地知道这个墓冢的真实。

    没有苏子君的亲临现场,旁人不要说打开了,甚至连寻找都恐怕做不到当然,这并不包括俱乐部在内。

    只是这个墓冢之中的邪魂是作为交易金,金主愿意自己打开,洛老板这种持家有道的好孩子,自然就不会自己多费一些功夫。

    “优夜,你看店吧,我和子君小姐走一趟。”洛邱随口吩咐道。

    听着洛邱的说话,苏子君便立马转身,淡然道:“我们走水路出海,我在东河大桥的桥底等你,你自己去准备吧,这一趟来最快也要走四五天。”

    “子君小姐。”洛邱忽然喊住。

    “还有什么事情?”苏子君皱了皱眉头,似乎不耐烦。

    洛邱微笑道:“不用这么麻烦。”

    眼前一黑,一冷,一幽暗,才过神来,苏子君便现,自己已经身处在幽暗的水底之下。

    她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那个墓冢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

    悄无声息,却来了这里这可比龙夕若的咫尺天涯恐怖不知道多少!并且她压根看不出来,在带着一个人的前提下,这个俱乐部的老板有什么负担的样子。

    而他此时却在看着深海的海洋生物。

    “这是安康鱼吧?”

    老板颇有兴趣地打量着。

    ¥¥¥¥¥¥¥¥¥¥¥¥¥¥¥¥

    ps1:+1

    ps2:第三件也收到了,但我还是不会屈服的嗯,红枣奶意外地好喝。

    ps3:反正ps了,那就推荐票啊,打赏啊喏,斜眼。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