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身中剧毒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身中剧毒

    门外,欧阳家族家主欧阳松是站得离门最近的,当第一眼见到冰室里的情景时,神情一震,双目里全是惊疑。

    六长老从未入过第三间冰室,自然不知道冰室中原本是什么样子,但还是禁不住惊诧了一番,因为这冰室中已经干涸了的一片狼藉的冰湖,以及冰湖里躺着的一个人影,一条脱水的死鱼。

    五老爷欧阳坤焦急地朝里面望了望,当看到躺在冰湖里的凤九鸢时,连忙运气飞了下去,仔细地看了看唇色紫黑的凤九鸢,老眼顿时温热起来,“文君!文君!”

    欧阳松与六长老欧阳慕雪也下了冰湖湖底,欧阳松关心的倒不是中毒晕倒的凤九鸢,而是卡在湖底洞口的那具独眼紫云鱼的尸体,以及尸体腹部的一道裂口。

    六长老仔细看了凤九鸢一眼,对五老爷道:“她中毒了,赶紧带她回去解毒罢!”

    五老爷将凤九鸢抱起来,老眼发红地怒对六长老道:“先前让你打开第三间冰室看看,你却执意不肯,若是你能早些与我请家主来,文君怎会中毒?!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你的心怎就如此狠毒?她可是你的侄女儿!若是文君有个三长两短,我欧阳坤定会与你欧阳慕雪没完!”

    六长老脸色微变,“坤堂弟,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我只不过想给她个小小惩罚,绝对没想过子凡与可进那两个劣子会做出如此胆大包天之事!”

    “谁知道呢?!”五老爷怒哼一声,抱着凤九鸢疾步离开了。·

    欧阳松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那独眼紫云鱼,又瞥向一旁青着脸发怔的六长老,垂了垂眼,掩过眼底的一丝锐光,对六长老道:“慕雪啊,这件事非同小可啊,你打算如何给大家个交代?”

    六长老略有惶恐,“家主……”

    “回去好好想想!”欧阳松背过身去,“出去罢!”

    “是。”

    六长老抿了抿唇,不敢大口出气地看了欧阳松一眼,转身飞出了第三间冰室的门。

    待她走后,欧阳松又瞧了那独眼紫云鱼一眼,右手一掀,独眼紫云鱼的尸体便被他释放的真元掀到了一边。

    警惕地朝后看了一眼,顺着洞口跃了下去。

    阎罗大人从墙里走了出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洞口,身影一动,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不见了。

    五老爷带着凤九鸢回到欧阳府明华园时,五夫人、娴儿、欧阳甫皆未入睡,在园子里干焦急地等着。·五老爷一进园子,便赶紧迎了过去,见凤九鸢身中剧毒,五夫人吓坏了,当即流下泪来,“文君!文君啊!”

    将凤九鸢送回她自己的房间,放到床榻上后,五老爷转身便欲外出,五夫人抹着泪连忙道:“老爷,你要去哪儿?”

    “去找鬼仙圣医!”

    五夫人走到他身边,“鬼仙圣医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都是他主动上欧阳府,就连家主也不知如何找到他,你又能上哪儿去找?倒不如先找四哥四嫂帮帮忙!”

    “有理!”五老爷一脸愁容地想了想,大步跨出了房门。

    未过多时,四老爷欧阳剑清便被五老爷请了来,随之跟来的还有欧阳宇、欧阳靖,还有欧阳铭。

    娴儿趴在床沿上担心地看着凤九鸢,不知道凤九鸢在紫霞堂的寒冰窖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四老爷走到床边,一手薅起凤九鸢的脉门,另一手凝气真元自其手腕处往上探了一番,修眉微攒,叹了口气道:“独眼紫云鱼毒性剧烈,文君体内的剧毒已深入奇经八脉,我尽力试试,不说将全部的毒都逼出来,希望至少能逼出一部分!”

    五老爷点点头,与五夫人双双将凤九鸢扶坐起来,五老爷道:“四哥,拜托你了!”

    四老爷盘腿坐到凤九鸢背后,开始运转体内灵力,双手结起一个印伽,指尖顿时泛起一阵醇厚而柔和的光来,随着口中法诀的念出,那光渐渐将凤九鸢的身子笼罩……

    墙壁里,阎罗大人心中焦急而难受,虽然他知道凤九鸢不会死,就算是死了他以一定将她拉回来。可莫名其妙的,心里就是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焦躁,只想立马冲过去将那四老爷拉开,自己亲手去为她逼毒,仿佛这样才能安心。

    空间里,药灵静静观望着,虽然面色平静,心绪却排山倒海地翻滚着,他缓缓阖上眼来,手指蜷曲着,心中难受地诉说道:九儿,对不起……

    这一次,他又利用了她,在她不知不觉中利用了她。

    可是想来,这个空间指环为他选择空间之主,本就是给他利用的,千错万错,他不该动了真情。

    九儿,若是你知道了真相,你一定会恨极了我吧?

    可我承诺过你,会娶了你,所以,即便以后你会有多痛恨我,我也会活着走出去,然后,与你成亲。

    你是我娄辰此生唯一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

    次日天才拂晓,五老爷便着人从城中请了许多位医师来,一天过去了,城中懂医的修士都请了个遍,却竟然没有一个能解这独眼紫云鱼之毒的。

    去打听寻找鬼仙圣医的人依旧没有带回消息,五老爷与五夫人在凤九鸢的房门外急得团团转。

    侍奉鬼仙圣医的小童在城中听闻了欧阳府在寻找秋灵的消息,忙回家将此事告知了秋灵,秋灵刚要出院子前往欧阳府,阎罗大人却进了院子的门。

    秋灵朝她恭敬地行了一礼,“阎公子此时来,不知是有何事?”

    “你不必急着去。”阎罗大人睨了他一眼道,“本公子另有打算。”

    秋灵低头琢磨了一下,本不敢去问,却又免不了好奇,还是壮着胆问道:“公子是何打算?”

    “本公子让人将欧阳府十小姐身中剧毒的消息传进了南宫府二少爷的耳中,并让他得知了,只有蟠莲和鬼仙圣医才能解除欧阳十小姐身上的剧毒。这会儿,他该是在想着如何从他父亲那里得到蟠莲罢!”

    想到之前有人传回消息,说那南宫一伦竟想以一个蟠莲为条件来让凤九鸢嫁给他,阎罗大人心中就有一股无名怒火翻腾不息。觊觎谁不好,偏偏要觊觎他阎罗王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