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断梦仙缘 > 正文 259、关照的代价

正文 259、关照的代价

    柳玄见艾薇儿情绪不太对,于是就轻轻的咳嗽一声,连忙把话题转移开,“那个,景岚的事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呀,对了对了,我听说公孙家不打算放人呢,好像还联系另外一个什么世家,打算把景岚姐姐嫁过去。”艾薇儿拍拍自己的小脑袋,“这一天天的都想什么呢。”

    “那你收拾一下,跟你们堂内打声呼唤,咱们明天就走,我还就不信了,公孙世家还能左右得了太极门弟子。”柳玄一听说公孙景岚的事,立刻急得不行,他跟公孙景岚的关系,有很多时候柳玄自己也说不清楚,说是恋人吧,好像还差那么一点点,说是朋友吧,但却远远的超越了朋友的关系,不要说公孙景岚,就连跟艾薇儿的关系好像也已经超越了朋友的关系。

    “恐怕公孙家还真可以左右到自家的太极门弟子。”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两个身边传来,柳玄猛一转身,直接将艾薇儿护到自己身后,因为这个声音出现的太突然了,而且位置就在他们身边,以柳玄的实力竟然根本没有发现来人是什么时候到他身边的,这如果要是仇家的话,恐怕两个人早已经被人下了毒手了。

    不但是柳玄没察觉,就连小白都没有感应到,这可是大大出乎柳玄的意料之外,也就是说,来人的实力远高于自己,甚至可能已经无限接近化脉,要不然,以小白野兽的感知力怎么可能没发现。

    来人是一个青年,长得十分的英俊,手里摇着一把折扇子,没有穿太极门弟子的服装,但却挂了一块太极门弟子的腰牌,一看就是一个气凝阶的太极门弟子,从他的样子和装束看上去,倒是来接柳玄他们入门的张师叔有几分相似。

    这青年一出现,小白也被吓了一跳,他身上的银色毛发瞬间就立了起来,喉咙当中发出威胁性的低吼,整个身体低伏于地上,仿佛要随时攻击却又不敢攻击的样子。

    艾薇儿躲在柳玄的身后,偷偷的露出半个脑袋来,看到这青年眼睛顿时一亮,“原来是华师叔,你什么时候来的?”

    柳玄微微一愣,看来这艾薇儿跟来位是认识的,于是他有些尴尬的向边上让开一步,又拍了拍小白后背,意思他不用这么紧张,因为他跟来人不认识,也不知道怎么接才好,所以就汕汕的笑了笑。

    艾薇儿从柳玄的背后跳出来,先是给所谓的华师叔行了一个礼,这位华师叔也有些怜爱摸了摸他的脑袋。

    艾薇儿好像不喜欢别人摸她的脑袋,于是一歪头躲了过去,然后来到柳玄的身边,抱着柳玄的手臂道,“这位是华师叔,跟我师父关系极好的,对我也是很照顾的。”

    柳玄看到艾薇儿躲闪华师叔摸她头的动作,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也摸过艾薇儿的脑袋,但是她却没有拒绝,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不过他也没多想,对着华师叔施了一礼,“见过华师叔,不知道师叔刚才的话原因何在,能否帮我们俩个解惑?”

    谁知道那华师叔却不回答他的话,反倒是微笑着上下打量起柳玄来,“都说你柳玄持才自傲,目空一切,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吗?”

    “华师叔,那都是别人中伤他的,柳玄是个非常好的人。”艾薇儿用力的点点头,像是在确认自己的话。

    “可是我刚才看到的可不是这样的,那几个战堂的小子虽然言语有些过激,但他可是暴起伤人呢?”华师叔好像是故意在逗艾薇儿,仿佛是微笑着辩驳她的话。

    柳玄往前走了半步,“师叔明鉴,像刚才那样的情形,如果我跟他们解释的话,能解释得通吗?”

    青年摇了摇纸扇,颇有深意的笑了笑,却也没再纠缠关于柳玄的问题,“公孙世家算得上是太极门下的大家族了,公孙家的子弟也多数都是太极门的弟子,而且还是前朝的保皇三公之一,百年前的卫国战争,因为前朝皇家无道,李家军困帝都的时候,公孙家依然有三名化脉者强在坚守在先朝皇族身边,后来是太极门出面,劝退三公世家,公孙世家也顺应大势,退回燕北老家,虽然太极门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灵修相互屠戮,但也算咱们太极门欠了公孙世家一个人情,毕竟人家让出了在帝都周围的全部家业,所以如果公孙世家执意的处理一个自家的意动阶弟子,太极门也真的不好出面。”

    听完华师叔的话,柳玄的眉头皱了起来,华师叔的意思很明显,这意思就是,别看人家公孙家现在落魄了,但太极门绝对不出面相逼,这如果传出去,真的有落井下石之嫌,也容易让那些一直追随太极门的灵修世家寒心。

    看到柳玄愁眉不展的样子,华师叔却是呵呵一笑,“其实这事也简单,我跟公孙家的现任族长有些交情,可以帮你关说一下。”

    听到他的话,艾薇儿立刻喜笑颜开,她跟公孙景岚也是过命的交情,自然是不希望公孙景岚被人为难了。

    但是柳玄却没有笑,他抬头看一眼华师叔,“恕小子鲁莽,师叔所谓的关说不会是无条件的吧?”

    “哈哈……”华师叔狂笑了一阵,伸手指了指柳玄,“你小子倒是很精明呀,我来这丹谷中找你,自然是有事,恰好听到你们的谈话,我原本不知道怎么说服你,见你们有难处,咱们正好来个等价交互。”

    柳玄苦笑了一声,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为了救公孙景岚,自然也豁得出去了。

    于是恭恭敬敬的对着华师叔施了一礼,“有什么事还请师叔吩咐。”

    华师叔一挥手,一个隔音的屏障将他们三个罩在其中,过了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他才一挥手将屏障撤消。

    然后他拿出一块玉符贴在自己的额头上,这一种可以记录音像的玉符,只有达到气凝阶才可以使用,过了好一阵,他将玉符递到艾薇儿手里,“师侄拿着我这块玉符,相信公孙家就不会为难你们那位朋友了,我和柳师侄有事要出师门,恐怕至少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