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伪装之王 > 正文 第0063章 首相被刺

正文 第0063章 首相被刺

    谈判期间,芳泽谦吉只是参与了两次非正式的磋商,后续的正式谈判他同平冈龙一都没有参与,两人几乎每天都在日本驻上海领事馆下棋、喝茶。

    看来日本外务省同日军参谋本部之间的矛盾很深

    虹口爆炸案发生的当天,冯晨抽空回了趟上海社会局,把爆炸案现场的情况给局长吴文雄做了详细的汇报。

    听完汇报,吴文雄大大抽了口雪茄烟道:“炸得好!太好了!不过你给金九等人提供情报的事情千万不能让日本人知道了。”

    “金九现在躲起来了,但安昌浩被日本人抓住了,他和尹奉吉两人都见过我,尹奉吉是抱着必死决心的,相信他不会出卖我们的,安昌浩那里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蒋主席已经来电,国民政府奖赏王亚樵4万大洋,你应该立即通过王亚樵这条线,让他告诉金九以韩国流亡政府的名义,在报刊上公开发表声明,对虹口爆炸案负责,这样日本人就不会再纠缠我们中国人是否参与了。”

    吴文雄在烟灰缸里磕了磕雪茄烟上的烟灰,意味深长地说道。

    “局座,我明白了!”冯晨道。

    “明白就好,你好不容易才取得平冈龙一的信任,万一为这件事情暴露了自己,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获取日本人的战略情报对我们很重要。”吴文雄猛抽了口雪茄说道。

    “局座,我发现芳泽谦吉和平冈龙一两人,似乎对虹口爆炸案不很关心,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从文化领域里,来淡化我们国人的民族意识。”冯晨说道。

    “这比武力侵略更可怕!”

    吴文雄再次磕了磕烟灰,接着说道:“他们以文化方式对另一国进行侵蚀,达到从根本上消灭另一国文化自主性的目的,这就是通常说的文化殖民主义。”

    “局座,那你说我们该怎么样应对?”冯晨问道。

    “我央央五千年文化之中华,岂是他们小日本好殖民的?!别忘了,就连小日本的文化也是我们祖先传播过去的。”吴文雄一副不屑的神情说道。

    “既然看穿了他们的阴谋,那我们总不能不管不问吧?”冯晨望着吴文雄问道。

    “顺其自然吧,淞沪停战协定签订以后,你们干社情报股就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对付共党地下组织上来,最近上海区的马绍武可是立了不少功啊!”

    吴文雄把手中的半截雪茄烟在烟灰缸里按了按,望着冯晨关切地说道。

    5月10日,金九在申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题为“虹口公园炸弹案之真相”,向世人郑重宣布,由他本人和他所领导的“韩人爱国团”对此次事件负责:

    “日本用武力吞并韩国,嗣又抢占满洲,复无故侵入上海,破坏东亚和平与世界和平,故余决定向世界和平之敌与人道公理之破坏者复仇!”

    “初次余派代表李奉昌赴东京,渠已于1月8日狙击日皇。嗣余派尹奉吉于4月29日至虹口公园,杀日本军事领袖。”

    接着,金九又在公开信里介绍了尹奉吉的简历和他本人的经历,尤其说明了“韩人爱国团”的性质和任务。

    在金九的公开声明中,几乎没有提到中国方面为虹口公园爆炸案所提供的任何协助,但在提到爆炸案的公开信上,金九却露出了这样一个细节:

    “事发后,日军第一次悬赏20万元,第二次由日本外务省、朝鲜总督府、上海驻军司令部联合悬赏60万元捉拿我,而南京政府告诉我,如果我在上海危险的话,将派飞机来接我离开。”

    事实上,在虹口公园爆炸案发生后,中国各方也确实给予了在沪韩国流亡政府和韩国人各种形式的支持与帮助。

    虹口公园爆炸案所造成的后果,远远超出了策划者和执行人的最初想象。

    爆炸案发生后的一个月中,日军象疯了一样地到处搜捕金九,而他一直就住在美国传教士费吾家里。

    有一天,费夫人对金九说,你们的行踪泄露了,必须赶紧离开。

    于是,金九和费夫人装成夫妇的样子,坐着费家的汽车,由费吾先生开车离开。

    车子开出大门后金九才发现,外面密布着中国、苏联、法国的侦探,因为是美国人的家,所以他们才不敢动手。

    费吾加速开车,经过法租界到了中国地界,下车后,金九匆匆去了火车站,转乘火车避身到嘉兴。

    嘉兴是金九的中国朋友褚补成的故乡,褚补成曾任浙江省长,在嘉兴南门外有一处风景秀丽的老宅,这便是金九的藏身之所。

    金九暂住嘉兴,跟着他祖母的姓改姓张,名字改为震,知道他底细的,只有褚家父子婆媳和养子陈桐荪夫妇,其他人都不清楚这个张震究竟是什么身份。

    在山清水秀的嘉兴,金九隐姓埋名躲藏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年轻的尹奉吉,却在虹口公园爆炸案发的当年就殉国了。

    5月25日,日本上海派遣军军法会议判决尹奉吉死刑。

    11月下旬,日军将尹奉吉押解至日本国内,关押在大阪陆军刑务所,12月17日再转到第九师团所在地的金泽。

    12月19日上午7时40分,年仅25岁的尹奉吉,被秘密枪杀于金泽郊外的三小牛工兵作业站,结束了他悲壮而又英勇的一生。

    日本方面为了表示对尹奉吉的愤怒,将他掩埋在一个十字路口,任日本人来往践踏。

    日本投降后,在1946年,韩国爱国人士在金泽找到尹奉吉义士遗体,此时尹奉吉义士埋葬地已变成了一个垃圾场。

    尹奉吉遗骨被运回韩国,举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

    韩国政府在韩国独立纪念馆竖起了尹奉吉的铜像,永久地纪念这位为国家和民族献出生命的伟大勇士。

    5月15日晚,日本驻上海领事馆里,芳泽谦吉正在同平冈龙一下着围棋,冯晨和吉田义男在旁边观战,两人正下到**的时候,松尾太郎慌里慌张闯了进来。

    “报告长官,出大事了!”

    芳泽谦吉和平冈龙一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松尾太郎。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平冈龙一问道。

    “犬养首相犬养首相他”松尾太郎吞吞吐吐地回答着。

    “首相大人怎么了?”平冈龙一追问了一句。

    “首相大人他他,他被几名青年海军将校刺杀了。”

    “什么?!”

    平冈龙一和芳泽谦吉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两人丢下手中的棋子,顾不上穿鞋子,便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

    “情况怎么样?!”芳泽谦吉盯着松尾太郎问道。

    “国内传来的消息,说目前正在医院全力抢救。”松尾太郎回答道。

    “一定是血盟团的残余分子们干的!”平冈龙一愤愤咬着牙齿说道。

    “走!我们准备一下,立即赶回国内。”芳泽谦吉望了眼平冈龙一吩咐道。

    正在这时,犬养健一脸哭相,匆匆进来道:“刚刚收到消息,伤势很严重,目前正在抢救,还没渡过危险期。”

    “唉!首相大人他老人家毕竟七十多岁的人了,但愿他老人家能挺过这一关。”平冈龙一一脸悲戚地说道。

    芳泽谦吉和犬养健匆忙离开棋牌室。

    平冈龙一把冯晨叫到一旁,吩咐道:“冯桑,我今夜便随芳泽外相回国,犬养首相大人遇刺,可能会引起国内高层变动,也许我将不再担任驻沪领事馆总领事一职,我回国后你要多给我去信,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过来找松尾君好了。”

    “老师,你要多保重,我会经常给你去信的。”

    冯晨扶着平冈龙一出了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