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生死魔典 > 正文 第三十一章:人熊

正文 第三十一章:人熊

    南湘子站在乾坤阵外看着独孤行,他不打算放独孤行出来,而是等他自己出来,这样不仅能坏无极门一个大阵,还能提练提练独孤行。

    他说“剑意,从你决定练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存在并留下种子,并随着你日渐强大而生根发芽,最终,停止不前。”

    独孤行问“为何停止不前?”

    “这就好比一颗在黑屋的种子,养分足够它会发芽生根,但也仅仅如此,因为它没有阳光,再多的养分也无法融合。

    也好比一个瓶子,它只能装这么多水,到顶了,它就无法再装下去,只能任由它溢出来。

    你可明白?”

    独孤行恍然大悟,敬色道“受教!”

    南湘子点点头,接着说“所以,想要悟出剑意,首先,得提升一个瓶顶,一个境界。

    然而,它并不是要提升你的剑招,而是要提升你的思想境界,你的心有多大,就决定你能走多远。

    一个人,哪怕他招式练到极致,刀气剑气众横天下,但如果心死了,那也只是一废人,一废招。

    所以,你得问问你的心,你为何要拿起这把剑,你拿着它,想做些什么?”

    南湘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独孤行悟也,席地盘坐,闭目沉思。

    他因何而拿剑?

    是因fù chóu?

    是因想保护谁?

    又或者想变得强大?

    但又为何而强大?

    这一切,只有独孤行知道,他的意,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别人无从干涉。

    南湘子悄然离去,并在入口布下重重机关,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他也在赌,他不是在赌独孤行能不能悟出剑意,因为独孤行悟出剑意是迟早的事,他只是加速了这一结果。

    他赌的是,独孤行,能不能成为第二个独孤剑。

    或者不能,或许更强于独孤剑。

    这一切,听天由命。

    鬼才者,有机缘者,一夜便可悟。

    庸人者,半世不得进步。

    而刘长卿见西门鬼重伤,也是全速赶往青州城,一周之内竟然就到了青州城,稍作停留,又火速赶往无极门。

    无极门坐落中原龙脉之一的昆仑山脉,遥望几千里,连绵不绝,常年风雪覆盖,美不胜收。

    雪地之中也危机四伏,有无极门守山弟子潜伏,没有邀请的闲杂人等一律清除。

    有刘长卿开路,这倒也不怕,但林卓怕的是西门鬼会出事,毕竟无极门作为江湖第一正派,遇到西门鬼,他可不敢保证西门鬼不会出事。

    现在西门鬼的气息已经完全停止了,根本就是一具死尸,可见鬼的是,那死亡气息厚重的西门鬼竟然总让人感觉他还活着。

    刘长卿作为无极门大弟子,归来山门的消息自然传回了无极门,也派出了长老接见。

    而派出去的长老,是庄玉堂。

    无极门山门口,庄玉堂很不耐烦的等候着,低头遥望山下栈道,只见苍茫白雪,不见人影,这雪,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

    昆仑山脉

    “您这山门可真够神秘的,这大夏天的,冰雪覆盖,啧,难怪你让我在山下多弄几件衣服。”

    刘长卿是个老好人,看林卓身子柔弱,一路上都是由刘长卿背着西门鬼的,而林卓也偷着乐,反正不用他出力,还能赚他个人情。

    “小声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咱们到山门才算安全。”刘长卿深知,他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年,明白昆仑山脉的险峻。

    “咋了?还会有雪怪?我可没见过雪怪,如果有我倒想见见。”林卓很好奇,好奇心使人作死。

    刘长卿赶紧封住他嘴“小声点,雪怪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熊!”

    “人熊?啥样的?”

    刘长卿一边赶路一边说“我小时候遇到过一次,全身雪白有近十二尺多高!人脸熊身,那舌头伸出来足足一尺长,有倒刺!

    皮糙肉厚的,以前五长老南湘子去围剿过一次,结果遇到他们老窝了,重伤归来,后来就没人去过了。”

    林卓若有所思,那么凶,肯定是宝贝啊!南湘子的名头可是很响亮的,与段无常交手全身而退,更有剑诗一称。

    “呼呼”

    怎么有股热气?

    林卓回头一看,然后再扭头对刘长卿说“你说的人熊眼睛是不是苍白无色像瞎了一样的?”

    刘长卿点点头“你怎么知道?它们常年生活在昆仑雪山脉,眼睛早就退化了,靠鼻子闻。”

    “嗯,那”林卓吞了口口水,撕心裂肺的喊了句“跑啊!”

    撒腿就跑,跑得比狗还快,刘长卿不经意间回头一看,我靠大家伙!自己七八年没遇到过人熊了,今天居然还遇到了

    “停下!跑啥跑!就一头人熊,看我拿下它!”

    刘长卿揪住林卓,将西门鬼抛给他背着,取剑来。

    林卓轻轻点了点刘长卿“那人熊战斗力如何?”

    刘长卿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人熊,轻声答到“以我的功力,对付一头没问题,最多受下轻伤。”

    “那十头呢?”

    “额,可以全身而退吧”

    “哦,那近三十头你怎么搞?”

    “什么?三十头?”

    “嗯,你回头看。”

    刘长卿扭头一看,魂都丢了,漫山遍野的全是人熊,掐了一下自己,还真不是做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现一头就算了,这次怎么像是全族出动了,看那数量还不止五十头呢

    而且数量还再增加

    真是百年一遇啊!

    无极门山门口。

    “来了来了”

    一弟子指了指下方,庄玉堂看了看,摇摇头“不对啊,长卿信上说是三个人,还有两个是他朋友。”

    那弟子再看,惊道“是守山人!好像受了伤!”

    庄玉堂闻言赶忙领着弟子下去,扶住那守山人,可那守山人全身浴血,重伤已经到了不治的地步。

    他使出最后的力气说了句“人人熊群潮出动”

    随后,咽气了。

    庄玉堂汗颜“带他的尸首回去!我先去禀报门主!”

    留下弟子搬运尸体,他独自一人火速去找呼延灼,不敢怠慢。

    守山人可是无极门的中坚力量,如今恐怕是遭遇不测了!

    呼延灼听到庄玉堂的汇报,立马通知了在无极门留守的六个长老商量。

    南湘子道“还商量什么!救人要紧!等你说完,不仅是守山人,刘长卿也得死在昆仑山脉,死在自己家门口!”

    说罢愤然离去,独自一人去救人。

    庄玉堂排腹道“目无纪律!他一人去,对上群潮出动的人熊他又能如何?上次重伤归来他忘了?”

    呼延灼老爷子叹了口气“唉,在场的五位长老,二位护法,带着门中内门弟子,即可出发!救人要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昆仑山脉

    “怎么办?”

    “别怕,咱们装死,它们不吃死人。”

    说着这两人就躺在地上装死了,林卓有龟息功,刘长卿用内力封住穴位,两人看上去道正像死了。

    而西门鬼,他本来就非常像死人了,根本不用装。

    这群人熊也不发动攻击,就呆呆的站着。

    许久之后,有一头更高大的人熊出现了,身高足足十五尺有余,像座小山一样。

    他手上的爪子,有些猩红,带着些已经结冰的血液。

    他似乎是这群人熊的领头人,其他人熊见了纷纷让路。

    那人熊一步一步的走向林卓等人。

    林卓在这雪天中也是汗流浃背,心道完了完了,这下安逸了,干脆闭上眼,是生是死听天由命吧!

    半响没听到动静,抬眼一看,人熊都不见了,真不见了,而且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招呼了一下刘长卿“人熊不见了。”

    刘长卿抬起眼“还真是。”

    “完了完了我兄弟也不见了你不是说人熊不吃死人吗?”林卓这才发现,西门鬼也不见了。

    二人在原地急得团团转,林卓急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急啊。

    刘长卿急的是什么?他更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帮人一定要帮到底,如今人快到门口了就没了,这让他心不宁啊!

    林卓很认可刘长卿,毕竟这年头像刘长卿一样缺心眼的不多了。

    嗯,他师傅一定也很缺心眼,不然怎么会让他做大弟子。

    他不知道,还有个大师姐也很缺心眼,用魔教的话来说,这一个门,都缺心眼。

    这时,一道残影掠向他们二人,因为速度太快,都变成残影了,待人影停下,刘长卿惊喜的喊道“五长老!”

    南湘子很急切,见到刘长卿安然无恙,道“你们没事吧?”

    林卓点点头“我们没事。”

    南湘子松了口气“嗯,那就好,我们”

    “有人有事”

    刘长卿附和道“我们一朋友被人熊带走了”

    南湘子愣了“这我们先回去,找人手来帮忙。”

    刘长卿摇头“绝不,我答应了人家的事,绝不能反悔,我要救他!”

    林卓点点头“没错!五长老,咱们先回去了,让他自己救。”

    “长卿,胡闹什么!那是人熊!”

    “五师叔!我没有胡闹!师傅说过,做人要有始有终!”

    南湘子欲哭无泪“这他娘的一家子都缺心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