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类型 > 武侠之侠行都市 > 正文 171.第171章 琴韵有约

正文 171.第171章 琴韵有约

    “啊”花晓兰突然觉得胸前一凉,下意识地尖叫一声抱住了胸口,她感觉到身上少了些什么,低头一看,却发现衣服好好地穿在身上,但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花晓兰抬头恶狠狠地盯着白玉堂,虽然她现在还没有发现他对自己做了什么手脚,但这货一定对她做了什么。

    突然,花晓兰觉得自己的饱满上的两颗凸起被衣服的布料刮得有些麻痒,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内衣的材料是丝滑柔软的,绝对不会刮人的,她背过身去往胸口一摸,顿时一阵尖叫响彻天地,好在这里是教师办公楼,否则一定会引来无数学生。

    “你这个淫贼,你你还给我!”花晓兰俏脸冲血,娇躯由于羞怒而颤抖着,脸上的表情真是十分精彩。

    “你想要这个?”白玉堂挥了挥手中的粉色布片,然后放到鼻下一闻,不禁感叹道:“好香啊!”

    花晓兰羞愤欲死,她一个连男人手都没有牵过的女孩子的贴身内衣,竟然被一个男人抓在手里,还当着她的面去闻,最重要的是,内衣是刚从她身上直接解下的,这让她差点没有气得血管爆裂而亡!

    花晓兰死死盯着白玉堂手中的粉色布片,脸色青红交加,秋眸也渐渐泛起了血丝,粉拳之上白光开始缭绕,看来是打算和白玉堂拼命了。

    “小妞,你可要想清楚啊,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一旦惹恼了我,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白玉堂眼睛眯起,目光如寒芒直射她的双眼。

    花晓兰打了一个激灵,刚刚那种不顾一切也要和白玉堂拼命的冲动没有了,因为她想到了后果,如果和白玉堂硬来,那最终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这玩意我就留下做纪念了,以后你若再敢来烦我,我就在学校论坛上发布消息,拍卖你的胸衣,想必顶能卖个好价钱。”说完,白玉堂哈哈大笑地走了。

    “你无耻下流!”花晓兰满脸通红,咆哮道:“把罩罩还给我!”

    白玉堂不理不睬,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要是觉得,我这样做对你的惩罚太轻的话,我不介意把你的短裙也扒下来,到时候开拍卖会,可就又多了一件竞拍品。”

    “你!”花晓兰气得浑身颤抖,却不敢再说半句话,万一白玉堂真把她的短裙扒下来,她恐怕只有跳楼了,不然根本就没有脸见人了。

    双眼喷火地瞪着白玉堂的背影,花晓兰在心中呐喊:“啊啊啊,白玉堂你个王八蛋,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白玉堂心里其实挺无奈的,这个花晓兰还真是个极品,连假扮小姐来诬陷自己这种馊主意都想得出来,刚才出办公室的时候,如果不是他耳力过人,听到她在那里小声嘀咕,白玉堂可能到现在还不能确定是谁在陷害自己。

    他本来打算回教师上课的,可是还没有走到高三教学楼,他的手机却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你是白玉堂吗?”电话一接通,话筒便传来了一个女子冰冷的声音。

    白玉堂脑子里面思索了一下,顿时就想起来打电话的人是谁了,“是我,你是琴韵吧?”

    “哎呦喂,没有想到玉堂弟弟你对姐姐这么念念不忘啊,竟然只听声音就认出了人家,人家心里好高兴呦!”琴韵的声音忽然又变得肉麻起来。

    “少跟我来这一套,说吧,找我什么事?”这娘们和白玉龙夫妇合谋,设计陷害他,害他被赶出了家族,可以说是他不死不休的敌人,白玉堂当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

    “你如果不想我去伤害你的女人,就到东郊的无人海滩来,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琴韵冷冷地说完之后,没有等白玉堂回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玉堂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见琴韵,毕竟琴韵可是一个危险人物,如果不去见她,那秦氏姐妹恐怕就会有危险了。

    今天他是开自己那辆悍马来的,出了学校之后,他便直接开车朝东郊的无人海滩赶去,说来也巧,琴韵约他见面的地方竟然是他刚刚穿越过来所在的那片海滩,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一路横冲直撞,用了八分钟的时间,白玉堂便赶到了东郊,悍马的越野性能可是相当强悍,一路沿着沙滩往前冲,终于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目的地。

    白玉堂下车之后,扫了四周一遍,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人,于是大喊道:“我来了,你在哪里?”

    周围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哗啦啦的海浪声,并没有人回应他。

    白玉堂拿出手机,正打算拨打之前的那个号码,但就在这时,却见前方一处灌木丛中,一道绿色的身影如同浮光掠影一般,几个闪烁之间便飞掠到了他面前。

    这个绿衣女子正是琴韵,绝美的脸蛋上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的妩媚,一个矛盾的集合。

    “琴韵姐姐,你是不是想我了,所以约我来这荒郊野滩来聊人生理想?”白玉堂笑眯眯地调侃道。

    “是啊,好久见不到你,可想死人家了啦!”琴韵走近白玉堂,凑到他耳边吹着灼热的香气,高耸的在白玉堂手臂上轻轻摩擦着。

    我信了你的邪!

    耳朵不仅是女人敏感的地方,对于男人来说也同样如此,白玉堂不由自主地便起了反应,不过,他深知这娘们是敌非友,很快就克制住了冲动。

    “别跟我来这一套,你以为使美女计就可以取我性命不成,想要杀我就拿出真本事吧?”白玉堂翻脸比翻书还快。

    琴韵一愣,随后退后两步,她伸手往腰间一抽,一把缠绕在腰间的软剑被拔了出来,发出嗡嗡的剑鸣声,剑指白玉堂,“我奉师门之命,今日特来取你性命!白玉堂,拿出你的兵器,我不杀手无寸铁之人!”

    白玉堂右手食指和中指一并,淡淡道:“我的双手,就是最好的兵器,要战便来!”

    琴韵笑容收敛,双眼寒光闪烁,她突然将软剑往腰间一甩,软剑再次缠绕在了腰上,“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占你便宜,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