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886 谁的执念

1886 谁的执念

    林听雨现自己诡异地到了锁妖塔里,只是这时的锁妖塔内却是空无一物,只有她和展拓两个人。  .

    “怎么到了锁妖塔里?”林听雨惊讶问道,心里明白肯定是展拓搞的鬼。

    展拓道:“我答应无影,只离开他一个小时。”言罢已经迫不急待地低头紧紧扣住了林听雨的唇。

    林听雨听了他的话却是心头一惊,怎么个意思?难不成你早回来了,一直躲在展无影房间里?难怪那小家伙刚才一听展倾绝和她提起他老爸,立刻就回房了呢。

    话说,展拓到底什么时候去到展无影房里的?展无影可是一个字都没跟她吐露,难不成从现在开始,这小家伙就开始和他老爸一起合起伙来欺诳我了?

    林听雨心中有些恼火,可是展拓热切地亲吻和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令她有些身热,又想到展拓为她所做的一切,也不知道这些年来吃了多少苦,心头终是一软,就随他予取予求了。

    几番抵死缠绵之后,展拓便在她怀里沉沉睡去,林听雨舍不得睡,怕一睁开眼来就现这是自己在做梦,是以只是紧紧地搂着男子瘦劲的腰,只是闭着眼睛养神。

    大约两个时辰过后,展拓动了动,轻微的鼾声也随之停止。

    “怎么你没有睡?”展拓问。

    “嗯,我不累。”林听雨淡笑回答,捧起展拓的脸仔细端详起来。

    展拓却是轻笑一声,道:“原来如此。”言罢俯下头来复又用自己的唇紧紧封住了林听雨的唇。

    林听雨感觉到他又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心中一惊,挣扎了一下就被那柱灼烫顶上了云端……

    两个人睡睡醒醒的,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林听雨只觉得昏天黑地,完全不知日夜。

    待到不知多久的暴风骤雨终于停了下来,林听雨趴在展拓的怀里,幽幽地怨了一句:“你真坏死了。”

    展拓只是轻笑一声,在她额头印上一吻,道:“你不是很喜欢这样么?要不是你给敖英还下了那么重的药,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喜欢这样。”

    “你……”展拓一句话把林听雨搞了个大红脸,起身就想挣脱他的怀抱,谁想展拓长臂一抄,就将她重新结实地抱在自己怀里。

    他道:“别闹,咱们说正经的。”

    林听雨心中无奈地腹诽:“到底是谁在不正经呀!”

    展拓道:“过段时间,咱们就带着爷爷和无影去神界吧。无影身怀神血,神界才更适合他的成长和修行。”

    “好。”林听雨应道。

    展拓又道:“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肉身刚一到神界,恐怕会不适应。不如先让他们在修罗扇里修行一段时间适应一下,免得到了神界身体太过不适。”

    “嗯。”林听雨仍旧乖乖地答应。

    展拓心里美美的,女人这么听话,真是让他越来越爱了。

    便听林听雨沉吟问道:“展拓,我在无量海的时候,曾听颜提摩尼说那无量海乃是一人的执念所化,是什么人的执念竟然化成那片无量海?

    而且,那无量海的海皇龙牙居然是无影的一枚行者令。以执念化出那片无量海的人与无影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她最关心的就是无量海与无影的关系。

    展拓眼皮突突跳了一下,眨巴几下眼睛才道:“我想,那……可能是……无影的桃花债吧。”

    “无影的桃花债?”林听雨一听来了精神,起身来直视着展拓,眼睛精亮精亮的,充满着八卦,“是不是那个小美人鱼?”

    “嗯……”展拓沉吟道,“可能是吧。展无影那孩子命格奇异,我……其实也不太清楚。”

    这厮向来擅长伪装自己,一张冰块脸异常的严肃,将他眸中的闪烁成功掩盖下去。

    林听雨食指着摸着红红的樱桃唇,喃喃道:“真不知道这孩子长大后,到底会有多少桃花运哦?他长大了那帅气劲儿可是一点不比你差呢,又年纪轻轻就那么厉害……”

    正憧憬间,她现展拓居然又欺上身来。

    便听展拓道:“女人,你还是先想想我的桃花运吧,我可是为了你禁欲了不知多少万年了,你不先想想如何才能满足我的饥渴?”

    “你这混蛋,折腾了这么久,难道还不够?”林听雨质问的声音未落,唇瓣就已经被展拓的唇含住。

    见女人再度陷入与自己的情爱缠绵,展拓松了一口气,不然这女人一再追问下去,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瞒得住。

    话说,那个敖顺虽然曾是他的灵魂分身,但是因为他分离出去已久,已经成为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个体,想什么做什么,并不完全受他的控制。

    况且,敖顺就算没受他控制,也没和洛千机那个鲛人生什么太过暧昧的事嘛。就算洛千机对他有意,敖顺却从未有那方面的意思,这女人怎么醋劲儿一上来就惊天动地的?

    想到无量海,就让展拓大为头疼。这女人化出那片海洋时就说,要让这无量海永存于世,永远警醒着他展拓,不要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搞出一个两个分身去找别人。

    想到无量海中的那个敖英还,也是因为这女人的醋劲儿上来受了不少折磨,展拓幡然醒悟,别看这女人平时乖巧,一副好不大度的样子,可实际上心眼儿小得很,醋劲儿上来绝对能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另外一个房间里的小豆丁展无影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喃喃道:“是谁在想我了么?”完全没想到是他老爸把他推出去替自己挡枪了。

    因为锁妖塔里的时间流和外界并不相同,展拓缠着林听雨欢爱不知几日才出来,重新回到展无影的房间里,正好如他先前所许诺的那样,才刚过去一个小时。

    展倾绝从来就不知道展拓出过事,还以为他时不时地回家来,是以当晚见他出现在餐桌前也没觉得怎么奇怪,就是埋怨了他几句,应该多陪陪林听雨和展无影,别整天就知道往外跑。

    对此,展拓保持沉默,却是伸出大手来,在餐桌底下紧紧拉住了林听雨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