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67 预言(十四)

正文 067 预言(十四)

    陈浩这个人,坦白说,林听雨心里也是有点喜欢的,不象第一个世界里的公孙朗和上一个世界里的那个连龙,无情到令人可耻的地步,也不象那个胡铁花似的渣渣总裁自私到无以复加。

    所以,从林听雨的本心来说,也不愿意陈浩被小鬼子杀了。

    她匆匆挥笔书就了一封信,藏了起来,然后连夜潜出了陈府,等到天亮的时候,她才来。

    打开房间的房门,她就看到陈浩立在窗前。

    “去哪里了?你居然一夜都没来。”陈浩质问,声音中很明显透出不悦。

    他真的很恼火,谈公事谈到很晚,来到这小丫头的房间,他本想好好看看熟睡的她然后再去休息,谁知进来却没看到人。

    “我去了李公馆。”林听雨坦承说道。

    陈浩哧笑道:“你去找李伟业了?你找他干什么?”6彩云半夜不在房里,他哪能不着急,早就派人出去找过,已经知道她去了李府,但,他就是想看看,6彩云会不会跟他说实话。

    事实证明,6彩云没有让他失望。

    但是,这丫头居然大半夜的偷偷跑出去,见他过去的情敌,他心里不舒服是可以想见的。

    林听雨道:“我听说柳小姐被日本人抓走了,有些担心,所以就”

    陈浩愠怒道:“我和她早就结束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又提起她干什么?”

    林听雨撵着衣角,埋下头去。

    陈浩走过来,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肩,温存低语:“你放心,现在,我心里只有你。”

    “我知道。”林听雨道。

    “你知道什么?”陈浩嗔怪地说道,“你知道我半夜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我有多担心吗?”

    林听雨无语地再次埋下头去。其实她清楚地知道,几乎每个深夜,在她熟睡的时候,陈浩都会进到房间来,看她安睡才会去睡觉。

    她突地抬起头来,泪水不自觉地噙满了双眼。

    该死,这一次她不是在做戏,是真正的泪水不自觉地涌了上来。或许,是为了陈浩这种深沉的爱而感动。又或许,是为了这个肉身的原主6彩云那不曾说出口的爱而惋惜。

    “陈少,我也想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彩云有多爱你?”林听雨质问。

    陈浩一怔,突地失声一笑,道:“我当然知道。傻丫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

    林听雨的眼泪夺眶而出,道:“你知道就好。”

    陈浩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不无宠溺地低语呢喃:“怎么,被我宠坏了,被我呵斥一句就受不了啦。”

    “才不是。”林听雨道。

    “那你哭什么。”

    “我想,我”林听雨怔了怔,她能说她的心情很复杂么?“陈少,无论你做什么事,都记住我在惦念你,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危,好不好?”

    陈浩一震,捧起林听雨的脸,质问道:“你昨晚都听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听到我和书焕他们在书房的谈话,所以才知道柳小姐出了事?你去找李伟业,到底干什么,居然谈了一夜?”

    他是不相信眼前这女孩儿会去找李伟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别说6彩云不是这种随便的女孩儿,那个李伟业也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爬上他的床的浪人。

    林听雨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眼泪湿润的缘故,她的眼睛亮得吓人,道:“陈少,陈浩,我大半夜的,跑去找李伟业,你不怀疑我会和他做下什么不苟之事么?”

    陈浩道:“你这傻丫头,要是会做这种事,早就把我勾上床了,何苦跑去找李伟业?我哪里比他差?我只比他强。”

    林听雨笑得更灿烂,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自信?”

    陈浩道:“别避我的问题。快说,你这一整晚,都和他密谋了什么?”

    在他看来,眼前这小丫头跑去找李伟业,多半是去询问柳菁桐的情况,不过,他很纳闷,柳菁桐的情况到底复杂到什么程度,居然让这李伟业跟她说了整整一夜。

    想到这一整晚,6彩云都待在李伟业的身边,陈浩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

    “其实,”忽地就听林听雨湿软的声音响起,“我是去找他,希望他能够答应和你合作。”

    陈浩一怔。

    林听雨道:“我知道,你碍于以前和他争夺柳菁桐的事,拉不下脸来主动去找他,所以,我提出让他主动来找你。”

    陈浩脸上一红,别过脸去有些不敢正视林听雨,道:“我我哪有意向要和他合作?”

    林听雨叹息道:“陈少”

    陈浩笑着命令道:“象刚才那样喊我的名字。”

    林听雨脸上一红,但,乖乖地喊道:“陈浩,等到有一天,你终会明白,其实面子这东西,根本半点也不重要。就象你和二少爷,不也是因为拉不下脸来,所以一直和他僵着么?”

    “咳!”听到爱人揭自己的短儿,陈浩有些尴尬,却倔强地道:“是那小子太不象话,从来不将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彩云,你不是说,你提出让李伟业主动来找我合作么?合作内容你跟他说了么?”

    林听雨噗哧一笑,道:“怎么,你觉得李少轻易就会同意与你合作?”

    陈浩绷起脸来,道:“难道他还不愿意?你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除了和我合作,他还有第二条路可走么?”

    林听雨道:“我提出让他助你炸毁日本的军火库,他们劫了日本的军火和药物,现在手头上肯定有最新式的军火武器。”

    至于李伟业劫了日本的什么军火和药物,她已经提前预见到。

    陈浩忙问道:“那,他的条件呢?”

    林听雨道:“助他救出柳菁桐。”

    陈浩道:“果然如此。”如果换作是他,他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可是,营救柳菁桐的难度,似乎要比炸日本军火库的难度大得多。”

    林听雨道:“不是这样的。其实,为了能够顺利地侵入华北,日本早就暗中调集了大量的日本特工精英到上海,就藏在日本军火库和毒品仓库附近,只不过,他们的存在非常秘密,所以不为外人所知。你去了势必会遇到他们,到时候凶多吉少。”

    陈浩惊道:“是么?”顿了一下,又问:“这个,你怎么知道?”

    林听雨淡淡笑道:“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顿了一下,又道:“还有,我在来之前,李伟业他们已经动身,前去营救柳小姐了。”

    陈浩一惊,纳闷道:“不是说,要我助他救出柳菁桐么?怎么他天没亮就自己出了,也不见来找我?我得到消息说,他计划后天才出手,所以,我炸毁军火库的日子也订在了后天,打算与他形成两面夹击,让小鬼子应接不暇。”

    林听雨道:“帮助他营救柳小姐的,是我,不是你。他虽然想过来求你一起出手,但是,你终归曾经是他的情敌,让他心里忌惮,能不找你还是不要找你的好。”

    她已经当着李伟业的面多次施展预言能力,提出多种方案,让李伟业相信她拥有预见未来的神奇能力,这样,李伟业才有可能会相信她有能力帮助他们救出柳菁桐,也才可能答应她去帮助陈浩炸飞日本的军火库和囤积的毒品。

    为此,她付出了几个月寿命的惨痛代价。要知道,事情展到现在,她的寿命剩下统共也不到一年了。

    这一整晚,她都在不停地施展预言能力,预见了李伟业去救柳菁桐时所生的诸多种可能,帮助李伟业制作了数套营救方案,以保证营救能够顺利完成。

    而柳菁桐在日本人手里多一天,就多一分危险,李伟业立刻按这数种方案安排,估计黎明前那段最黑暗的时分,已经潜进了日本绑架柳菁桐的营地。

    若是这次计划失败,6彩云这女人提供的方案全都无用,李伟业凶多吉少,那么,也就不必再提助陈浩炸毁日本军火库一事了。

    这一晚,不但林听雨在赌,就连李伟业也在赌。

    毕竟是心爱的人陷在了日本人的手里,让他心急如焚,在他现林听雨居然几乎可以准确地说出半个小时后会生的事,就已经决定相信这个女人,按照她所提供的几种方案安排人手,开展步骤。

    陈浩哼道:“你怎么帮他?你有人吗?你有武器吗?你能闯进日本营地去救柳菁桐?”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人,也没有武器,更不可能闯进日本营地,但是,我有别的东西。陈浩,我今天真的很累了,能让我歇一歇吗?明天,明天,我再跟你细说,好不好?”

    她必须保持这副身体的正常运转,因为还要预见一下陈浩去炸军火库的情况。而且,在这件事没有圆满完成之前,断不能让李伟业看出她的身体有不妥,不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收手,不再出手相助陈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