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713 机器狗(八)

正文 713 机器狗(八)

    下属又不甘心地道:“将军,咱们的归亚娜号可是第一元帅曾经亲率的战舰,怎么可以输给火之舞号?这这这”

    “不错,”腾娜尔佳贝尔喃喃道,“归亚娜号哪点不如火之舞号了?它不但并不输于火之舞号,还会比归亚娜号更高端。  、、、”

    下属有些不明白,问道:“将军,您的意思?”

    “你们看,归亚娜号和火之舞号除了外面标注的战舰型号和标志不同之外,还有什么不同么?”腾娜尔佳贝尔阴冷阴冷地笑道。

    她的部下们立刻都仔细看了看两架相邻的战舰,然后全都摇了摇头。

    主战舰的规格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别说外表了,就连里面的舱室设置也都是完全一样的。这一点,军部的人没几个人不知道。

    风雷坐上了转军部大楼的军车,却见卡卡并没有跟上来。

    风雷催促道:“卡卡,走了,咱们要去了。”

    林听雨道:“我想要方便!”

    风雷嘴角抽了一下,便道:“快去。  、、、”

    林听雨道:“我需要一位女士带我去女洗手间。”

    你磨叽什么?风雷想要火,但是转念一想,卡卡其实已经和人一样,有了和人类差不多的思维,他猜想这只母狗和人类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也受到了人类的思想影响,有了羞耻的观念,不好意思当众方便。

    风雷只好对正站在车旁,恭敬目送自己要离去的女驾驶官说道:“小李,麻烦你带卡卡去趟洗手间。”

    小李愕然了一下,但是很开心地应了一声:“是。”她早就爱上卡卡了,所以,此时眉飞色舞地朝卡卡挥了挥手,唤道:“卡卡,跟我来。”

    她都没想想风雷这道命令有多么怪异,居然让她带着一只狗去洗手间。

    其实林听雨只是想继续用无限妙音去偷听腾娜尔佳贝尔和她的下属们的谈话,她觉得这个女人可能要搞什么阴谋。

    所以提出要去洗手间方便。可以多磨叽一点时间。

    靠着她可爱的模样,如果有女性跟在身边,她保准能够靠着女性天生对萌宠的喜爱而多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果不其然,小李欢快地冲卡卡招手。  一边逗着卡卡玩儿一边朝洗手间走去,中途不时地和卡卡兜圈子玩儿闹一下。

    看着卡卡跟在小李身后,不时地蹦蹦跳跳,一副好不容易撒欢的模样,风雷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柔和。道:“中飞,你说,我以前是不是对卡卡要求太严格了点儿?”

    风中飞忙道:“确实有那么一点儿。”

    刚才在战舰舱内,风雷对卡卡那已经不是简单的“严格”了,而是无理取闹,拿卡卡在出气啊!他觉得很替卡卡心疼。

    风雷叹息了一声,道:“看来我以后得对它好点儿了。”话说,他以前对卡卡真的不好么?他记得他明明很喜欢卡卡,很宠着它啊!

    约莫一刻钟过后,林听雨才和一路欢声笑语的小李到了停车场。

    风雷虽然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但是难得的没有说什么,让林听雨上车坐在了自己旁边,就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小李还处在和卡卡玩儿了一会儿的幸福当中,脸上洋溢着笑容。只是多年来培养起来的严谨态度,令她在风雷的车子启动离开时,也不忘敬了一个严整的军礼。

    风雷离开的同时,腾娜尔佳贝尔也带着她的下属离开了。

    林听雨几乎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全部内容。他们虽然没有详细说出接下来要进行什么计划,但是腾娜尔佳贝尔所表现出的意图,林听雨却已经猜测到了。

    她暗中用无限妙音将这些人的灵魂波动牢牢记下,并且决定一直暗中关注着这个机场。好在这里离风雷和卡卡居住的军部大厦不太远。她的无限妙音能够覆盖到这么远的地方。

    当天深夜。她就现原本安静非常的战舰机场有数人的灵魂波动传了过来,让她险些高兴的差点从床上跳下来。

    有句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说得绝对就是这帮人。

    她安静地趴在卡卡的单人床上,静观着这场好戏。

    到了三天后。即将出战之时,腾娜尔佳贝尔一大早又在前往战舰机场的路上遇到了女技师斯菲。

    “斯菲小姐,”腾娜尔佳贝尔脸上挂着清冷的笑意,“我盛情邀请您到我的归亚娜号上作客,让您看看我的归亚娜号是否真的不如火之舞号?”

    斯菲脸色一白,惊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谁告诉腾娜尔佳贝尔她曾说过归亚娜号不如火之舞号的话?她这话。只跟孔方圆说过。

    果然,那个黄种人的,是不能相信的!斯菲暗道,她并不知道她给孔方圆汇报情况的那天早上,腾娜尔佳贝尔偶然间看到过她,还碰巧听到了她对孔方圆秘密汇报的一些话。

    她的念力远不如腾娜尔佳贝尔,这是她没能现腾娜尔佳贝尔就在附近的最主要原因。

    脑补令她将透露这话的罪过不自觉地就算到了孔方圆的头上。

    腾娜尔佳贝尔向来是个不好惹的主,斯菲可不象她有那么强硬的后台,虽说她也是罗泊斯贝尔暗中培养起来的,但是,她和罗泊斯贝尔的关系,绝对不象腾娜尔佳贝尔和她堂兄的关系那般紧密。

    所以,斯菲小心地解释道:“贝尔小姐,其实,我对火之舞号并不了解,枉下这样的结论,这事是我不对。”

    腾娜尔佳贝尔听她这么一说,便即脸现得意,道:“既然你知道是自己不对,那这事就算了。你记住,我的归亚娜号在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比火之舞号差,而且,还要比火之舞高端一些呢。”说完,她昂着下巴得意地带着下属们离开了。

    斯菲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她说出的话明里是在道歉,可是暗中却有跟腾娜尔佳贝尔套话的意思,从腾娜尔佳贝尔的表现来看,她并不知道自己曾经登上过火之舞号,而且还对火之舞号做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