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71 初唐遗梦(二)

正文 071 初唐遗梦(二)

    在李世民眼里,若是凤于桐以她那不世才华扰乱后宫,因为当时的朝政还不是特别稳固,后宫妃嫔多是重臣之女,搞不好就会有大变故,导致江山易主。

    就算没引起江山变故,但他后院起火,一代明君被个后宫女人钳制住,他也定会成为朝廷诸臣的笑柄。

    所以,这些年来,他与皇后长孙氏一起设下连环计,步步为营,将凤于桐一步一步引入死局,最后将之弃于冷宫还不放心,怕她有朝一日会反扑,所以,半年后赐下一杯毒酒。

    不但如此,李世民更把凤于桐这样一个助他打下江山的女子,本来在历史上应该会留下浓抹重彩的一笔,却被他一句“女子乱德不得载于史记”,从此在史册中除名,世人不知有凤于桐。

    在冷宫的这半年时间里,凤于桐忆起往日的种种才幡然醒悟,那个俊美多情、痴心爱她的李世民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真正的李世民,就是一个只爱江山的无情之人。

    他虽然是个好皇帝,但绝对不是一个好儿子、好兄弟和好爱人。当年他热情如火地去追求凤于桐,无非是怕李建成身边从此有了凤于桐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女子,会辅助他登上帝位,所以,在凤于桐爱上李建成之前就先下手为强,将凤于桐硬生生地从李建成身边夺走。

    静心想前尘,凤于桐才醒悟,那个将自己从一个普通的王侯宫女提携成女官、从未因她是女儿身而对她有半点轻视的李建成,才是真正的良人。

    李建成为人豁达,待人诚恳,性情忠厚,不是特别圆滑,也不是特别长袖擅舞,他不象李世民那样脑瓜灵活,也不象李世民那样擅长帝王之术。

    但是,李建成绝对是一个心思通透的人,凡事,他都看得特别清晰,一针见血,但,有许多事,他虽然心里明白,却并不会说出口。

    就好象那一年,他早就知道李世民对他登上太子之位极为不满,表面上却对他极尽恭维,而他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弟弟有不轨之心,却始终假装不知。

    就好象那一日,他来找凤于桐,淡淡地笑着说“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幸福!”实际上,那时节,他已经知道李世民已经施计要扳倒他,而他将命不久矣。

    就好象那一刻,李世民给了他当胸的一箭。轼兄的那个人因为心中有愧险些从马上摔下来,李建成在闭起眼睛的刹那,只笑着说了一句:“今日我死了,只盼你能好好对她。”

    李建成的心,凤于桐不是不知道。可惜当时的她全都被那个俊美如厮、风流倜傥又会花言巧语的李世民所迷惑,被那份痴情的假象所迷惑,对于李建成的心,她只是一直假装不知道。

    玄武门之变,凤于桐被李世民蒙在了鼓里,那个时候,她就应该知道,李世民对她,其实是早就有了提防之心。

    可惜那时候的她顺风顺水,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波折经历得不多,心思远不如替大唐打下大半个江山的李建成通透。

    事后,她虽然对李建成的死很伤心,但,她却从没想过,为这个一心想让她幸福而不惜献上性命的人做点什么。

    虽然,她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李建成临死时对李世民说的那句话,但,当时的她早陷入李世民替她编织的爱情谎言里,眼里心里都是李世民,听到李建成临死时的那句话时,她只是深深的哀惋,并未想过其他。

    等到她被利用完了打入冷宫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这一生到底犯了怎样大的一个错误。

    林听雨借着凤于桐的忆,深深怀疑,那个李建成是不是为了成全凤于桐才选择在玄武门之变中不做任何抵抗,就被李世民射杀的。

    事实上,在玄武门之变到凤于桐进入冷宫后被赐毒酒的这数年时间,凤于桐不止一次的兴起过这个怀疑。但是,她似乎无法承受这种结局带来的对李建成的深深愧疚,所以一直在自欺欺人。

    这个怀疑一直被她深埋在心底,直到她被打入冷宫,每日里除了数冷宫里的蟑螂根本就无事可做,才将深埋在心底里的这个怀疑挖掘出来。

    抽丝剥茧,她将自己忆中的玄武门之变前后的诸多事情联系起来,越地确定了她心底的怀疑。可惜李建成早已死去多年,她再也没机会去印证心中的这份怀疑了。

    冷宫里的她,只有每日深夜面对冷月,怀着愧疚,深深地忏悔。忏悔她那般无视一个人的真情,那般冷漠地对待一个痴情对她的男子,错将蔷薇当成幽兰,却让幽兰枯萎。

    林听雨之所以会穿越过来,就是因为凤于桐心中的这种愧疚太甚,至死都无法救赎。而凤于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李建成能够逃过玄武门之变的惨祸。

    凤于桐向来慧质兰心,她当初之所以会选择李世民,不仅仅是李世民会讨她欢喜,也是因为她看出李世民的性格更适合做皇帝。

    而李建成则太过忠厚,就算是称帝,估计更多的时候都是受大臣的影响而做下错误的决定。到最后,很可能他还是得不到什么好结果。

    所以,凤于桐希望他在逃出玄武门之变的大祸后能远离朝堂,从此不再问政,象普通百姓那样安然度过一世。

    经过世事纷争,凤于桐看破世态炎凉。

    象百姓那样度日,虽然艰苦,但在李唐统治之下,至少能够保持安稳,以李建成的能力,活到寿终正寢是没问题的。这在凤于桐眼里看来,可远比年纪轻轻就惨死在兄弟箭下好得多了。

    林听雨仔细算了一下日子,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应该就是玄武门之变的前七日。

    听说秦王李世民被太子李建成嫉妒才能而暗中下毒,吐血足有三升,现在正卧床不起。

    关于这件事,凤于桐一直心有怀疑,以李建成那种性情,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种谋害兄弟手足的事来。

    可惜当年那个少女怀春的凤于桐,一心只爱慕秦王,早就对他身心相许,虽然不信李建成会做下那种杀弟的无情之事,但也从来没怀疑过李世民。

    她一直怀疑是有人暗中作祟,想要故意挑拨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关系,这个观点,她还曾对李世民说过,劝李世民将事情彻查清楚再做打算。

    待她被李世民无情打入冷宫时,忆前尘,才若有所悟。这一切,其实都是李世民自己一手导演的骗局,目的就是想为自己谋夺帝位找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凤于桐劝说李世民的话,不但没让李世民对她心生好感,反倒让李世民从此对她心存芥蒂,也许就是在那一刻,李世民心中就已经埋下了杀掉凤于桐这种念头的种子。

    可他在后来的许多年里,一直都没表现出半分。

    凤于桐在冷宫之中,忆、思虑往日的种种,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不觉汗毛直竖。

    李世民一生都在玩弄帝王之术。俗语说“帅才不及帝王术!”凤于桐虽然有经天纬地之才,但最终还是彻底地败在李世民这个帝王手里。

    整理好凤于桐的记忆以及自己要完成的任务,林听雨睁开眼来。

    此时,正是清晨,是凤于桐睡了一觉后醒来的时候。

    “小姐,起来了?”

    见她从床上坐起,立刻有宫女上前服侍。凤于桐现在虽然还没有被李世民正式纳成王府侧妃,但,在秦王府中也是贵人一等,被李世民派了众多的宫女太监伺候着。

    “秦王怎么样了?”林听雨故做关切地问,眉眼间还带着深深的担忧。

    在凤于桐身边服侍的掌宫名唤绿莹,道:“禀小姐,奴婢一早就派人去打听,听说服了太医开的方子,已经比昨日好得多了。”

    穿好了一身宫装,林听雨就坐到妆镜前,仔细打量着镜中的女子,便见镜中倒映得女子,下巴微微有些婴儿肥,大大的眼,圆圆的脸,琼鼻朱唇,如清泉流瀑,面如春晓之花,端的是倾城倾国,天下无双。

    听了绿莹的禀,林听雨点了点头,笑得好不温婉大方,道:“要给我打扮得好看些,早饭后我要去探望秦王。”

    绿莹赶紧笑着应道:“是。”

    这个绿莹,在凤于桐身边服侍了许多年,一直到凤于桐被打入冷宫,她才被李世民调身边。

    没错,凤于桐身边的宫女太监,全都是李世民派来的,说是服侍凤于桐,实际上是要监视她的一言一行,将她所有的事都汇报上去。

    绿莹是这群人之,对于凤于桐的事,她都要亲历亲为,表面看起来是对凤于桐出了奇的忠心,实际上她这么做只是想讨凤于桐的欢心,好借此得到与凤于桐交心的机会,了解到凤于桐更多的事。

    林听雨拥有凤于桐前一世惨痛经历的记忆,自然要提防着这个绿莹,在她面前表现得与过去的凤于桐尽量没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