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737 琥珀(十六)

正文 737 琥珀(十六)

    她是因为不想让灵魂进一步增强,强行终止了修炼,她之修为深厚精纯,估计在这九转大6上都难寻。  、、

    更何况她手中的应湖音说是仙家法宝也不为过。

    两人全力迎战对方,公孙沧明显已经力不从心。这一击过后,他的内腑受创更重,而且手中的琵琶法宝,已经断了一根弦。

    “公孙道友,还要再战么?”林听雨淡淡地问,脸上挂着悠然的笑意。

    公孙沧不答,目光却扫了一下远处那冲天的红光。

    那是虹羽剑所出的红光,那个名叫宁欣的女妖根本就不可能对付得了风氏的镇门之宝虹羽剑。

    他心中正还抱着一丝希望,打算与林听雨做最后一搏的时候,突地就听虹羽剑的方向传来诡异的剑吟。

    嗡嗡呜呜的,竟好似那把旷世的宝剑在伤心哭泣一般,令公孙沧本已苍白的脸色腾的一下就变成了菜色。

    “怎么事?”他心头骇然。

    虹羽剑,碰撞者飞灰烟灭,光芒吞天万丈,剑锋瞬间袭掠千里,可谓所向披靡。它为什么会出这样类似呻吟哭泣一般的声音?

    “剑在哭。  、、、、”林听雨道,她的无限妙音捕捉到那把剑居然有剑魂,不免心有所动。

    曾几何时,她也是一个剑魂。

    公孙沧听着那剑的悲鸣之声愣在当场。

    林听雨却已经忍不住朝那把虹羽剑疾驰而去。靠着无限妙音,或许也是靠着她自己曾经为剑魂的经验,她已经感觉到了那把虹羽剑因何悲鸣。

    她暗中用灵魂联系和宁欣取得了联系,嘱咐她不要动虹羽剑。

    宁欣不解,她先前接到的命令,就是来对付这把虹羽剑的。

    瞬息过后,林听雨已经靠着控风术迅赶到了虹羽剑附近。

    人还未到,她已经感觉到了虹羽剑怀着悲怆之心散出来的强大气场。这种气场足可压制所有大乘顶峰的修士。

    只不过,林听雨和宁欣,她们的灵魂却远较真正的大乘顶峰修士强过太多。是以,肉身上虽然被压制了一些,可是灵魂上却没有任何异样。

    她们的思维仍旧清晰,灵识仍旧可以任意动作。林听雨试着用灵识去与这把剑勾通。

    “谁能理解虹羽的真正含义?”剑魂再度出了悲鸣。   、、、、

    林听雨心头暗惊。看了一眼那个正在催动虹羽剑的修士。

    他是一个清瘦的男子,面容清峻,目光沉稳,修为果如她先前所料已经是大乘顶峰。

    肯定是这个修士没能成功理解虹羽剑的奥义,只是强行以法力催动。所以引起了剑魂难觅知音的感伤。

    他应该就是先前公孙沧提起过的已经将虹羽剑用法了然于胸的风有兮。

    可惜,天下悦己者多,知己者少。风有兮就算知道虹羽剑的厉害,甚至已经熟练掌握了虹羽剑的用法,但于虹羽剑本身奥义,似乎并没有什么感知。

    林听雨试着用灵识连并精神力与虹羽剑交流:“虹羽,是长虹与飞羽之意吗?是高飞之意吗?”

    这个是虹羽二字的字面意思,并不难理解,可是虹羽剑既然觉得风有兮无法理解虹羽剑的真正奥义,想来其真正奥义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果然。虹羽又再嗡的一声出悲鸣之声,剑身是噌的转了一下,似乎是转向林听雨一般,又呜呜地怪异叫了起来:“虹羽!虹羽!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林听雨读懂了它悲鸣中的意义,有一瞬间的愣怔,猛然想起那把赤霞剑的剑魂是如何产生的。不,具体地说,应该是,如何觉醒的。

    剑魂。起初并没有意识,好似永远处于沉睡当中。它之觉醒,乃是因为有人,又或者说。有知音者成功唤醒了它。

    就好象赤霞,她的觉醒,是因为江逸成功唤醒了她。

    那么,唤醒虹羽的人又是谁呢?它会栖身风氏,是不是风氏中的某个人曾经唤醒了它呢?

    只是不管当初是谁唤醒的它,肯定不是现在正在催动它的风有兮。不然它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悲鸣剑吟了。

    “虹羽,跟我走吧。”林听雨试着传音给它,“我曾经和你一样,也是一把剑,一把名叫赤霞的剑。”

    “赤霞?何为赤霞?”虹羽道。

    林听雨道:“剑一出,锋如血,芒如霞,故名赤霞。何为虹羽?”

    虹羽答:“长锋如虹,剑芒如羽!”

    所以,催动它出这样如朝阳初升一样的光芒,照红大半的天空,已经完全偏离了虹羽的奥义。

    可是,想要真正挥出长剑的奥义,却不是简单地理解了“长锋如虹,剑芒如羽”这句话的意思就能做到的。林听雨深知这一点。

    可是这把觉醒了剑魂的虹羽剑已经深深吸引了她。它让她想起自己身为剑魂的那一世。

    虽然那个时候,她的灵魂孱弱不堪,又是刚开始魂穿不久,令她对那一次魂穿的记忆有些模糊。

    但是此时看到了虹羽,却令她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一个名叫江逸的冷面男子珍爱无比地怀抱着一把赤红之剑在雪地中独行的情景。那把剑化成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活泼、俏皮、可爱

    她无法想起那一世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这一幕,却久久萦绕于脑中,永远不去。

    虹羽剑或许也如她一般,会永远追索着那个唤醒它的人,但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也如她一般

    林听雨顿觉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传音道:“虹羽,你与我,皆是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

    “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哈哈”虹羽剑悲鸣之声原本低沉旋,此时却突地变得高亢起来。

    它的剑身震颤不已,让操控它的风有兮脸色徒地一变。不单单是风有兮,就连林听雨也在那一瞬间陡地害怕起来,害怕这虹羽剑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而断剑。

    断剑,林听雨想到这个词不由得身心一震,看着虹羽剑,心灵深处散出一种莫名却很深刻的情绪。

    曾几何时,她也这样想过不能与伊相伴,不如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