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738 琥珀(十七)

正文 738 琥珀(十七)

    这世界上,有许多事,你听到了,可能会对其有一定的理解,但那只是间接的理解。   、、你永远不会如深历其中的人理解得那般直接那般深刻。

    林听雨此时就是因为自己也曾是剑魂,也曾经选择断剑,忽然间就理解了虹羽剑的悲哀。

    但,伊人已不在,纵使自毁又能如何?魂之何往兮?

    “他她唤醒了你的灵魂,难道只是想让你将来自毁生命么?”林听雨质问,“难道,你就没想过,他她在唤醒了你之后,也会对你的生命寄予象亲人一般的深切厚望,希望你过得好么?”

    虹羽剑停止了诡异的震颤,剑芒收敛,不再爆出那如朝阳初升一般的耀眼光芒。

    此时的它,突然如一把普通的剑一般悬在半空。

    风有兮的脸变得苍白,额头汗水直流,他已经有些无法再继续控制这把宝剑了。

    “我只是一把剑只是一把剑只是一把剑”虹羽剑鸣叫起来,林听雨解析了它的意思。

    赤霞,也曾经不止一次地这样无奈想过。

    林听雨道:“我也曾经只是一把剑。”顿了一下,她好奇问道:“如果不是一把剑,你想要做什么?”

    虹羽道:“去找他。    、、”

    林听雨道:“你知道他去了哪里么?”

    虹羽道:“不知道。但,我要去找他。”默了片刻,它忽然很肯定地道:“你找到他了,那个唤醒你的人。”

    想前尘,林听雨不无悲伤地道:“应该说,是他找到了我。”

    虹羽陷入了沉默。

    林听雨终于好奇问道:“唤醒你的人,是风氏中人吗?”

    虹羽道:“他曾经是,但被驱除了风氏。我以为有朝一日他终会来,但是他没有。”

    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这里等他啊!林听雨很为虹羽感到悲伤,道:“他离开多久了?”

    虹羽道:“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的事。”

    林听雨道:“也许他已经飞升了。”

    虹羽却道:“他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

    它的话。让林听雨震惊无比。在这个修仙世界里,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却唤醒了虹羽剑的剑魂。

    虹羽道:“传说,灵魂可以转世。  、、”

    林听雨“嗯”了一声。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虹羽反问道:“你会象他一样丢下我吗?”

    林听雨坦承地说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不知道我家的时候能不能带你一起走。这种事,我做不了主。”

    虹羽默了片刻,道:“我还以为你会说你永远不会。”

    林听雨道:“我不想欺骗你。”

    虹羽悠悠地道:“我想要去找他。”

    林听雨道:“也许,他的灵魂已经转世。或者已经离开了这个时空也说不定。”

    灵魂转世,都是在不同时空进行的。只可惜林听雨并没接触过那个唤醒虹羽剑魂的人,不然他们若是有机会相遇,她可以借助无限妙音来现对方。

    虹羽沉默了许久,终是说道:“带我走吧。”

    林听雨微惊,道:“我以为你会继续留在风氏。”

    虹羽不无悲伤地道:“他们从来都不了解我。”

    虹羽剑早就收敛了锋芒,那种极强的威压也已经尽去。林听雨朝虹羽剑走去,伸出手想要抓住剑柄。

    一只手陡地挡了过来,是风有兮。他怒问道:“妖物,想要干什么?”

    他只是感觉虹羽剑越来越难以控制。却并不知道林听雨一直在和虹羽剑交流。不过,此时林听雨的动作摆明了是想抢夺虹羽剑。

    “带走虹羽剑!”林听雨厉声说道。

    “休想!”风有兮怒道。

    “宁欣!”林听雨一声令下,宁欣立刻如影闪过,窜向风有兮,双掌联翻,和风有兮战到了一处。

    林听雨的手再度抓向虹羽剑,不想从旁边又再探过来一只手,挡下了。

    “公孙沧,挡我者死!”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早就探出了来者为谁,娇喝一声。应湖音呜的一下应声而出,手起弦动,铮铮琴音冲天而起。

    公孙沧可不止琵琶这一种法宝,来的时候他已然祭出另一件法宝手鼓。此时一手敲鼓,一边沉声一喝:“妖物,好大胆子,竟敢觊觎虹羽剑。”

    鼓声咚咚声不绝,好似引来九天雷劫,那鼓声竟是轰隆隆地化成万千雷蛇电剑。朝林听雨射了过来。

    面对这个手下败将,林听雨手中的应湖音丝毫也不示弱,琴声竟如鼓点一般有力,声波及时汇聚成一道无形之墙,挡在了她与那些雷电蛇电剑中间。

    蓝色的电蛇雷龙咆哮,轰隆隆地轰击在那道无形之墙上,掀起万千气浪,有如海浪滔滔冲天而起。

    刹那间,惊滔击空,乱石崩云,气贯长虹,空间都在这一瞬间出现了颤抖。

    那公孙沧先前与林听雨一战就已经落败,连琵琶弦都断了,此时虽然换了鼓,可是,仍旧不敌,一招对峙,口中立刻鲜血狂喷。

    他虽然受伤,可是,如若任由虹羽剑落入到敌方手里,他们这一行去后怕是没办法跟风氏交代。无奈之下,他只得再催法力,打算与林听雨死嗑。

    双方战得如火如荼,林听雨忽地就听西方天际传来一声长啸,一道身影随之掠来,沉声说道:“谁敢动我风氏虹羽剑?”

    原来他们在这边斗法的功夫,已经有风家弟子赶去将这边的战况报告给了风氏。

    虹羽剑和虚空刃一样,都是世家大族的镇门之宝,风氏失了虹羽剑,多半就会象晏氏失了虚空刃一样,整体实力大减,难免会遭受其他大家族的觊觎。

    所以,风氏绝对不会任由别人将虹羽剑带走。

    声音落时,林听雨便见一鹤童颜的男修,面如满月,器宇轩昂,长剑在背,道骨仙风,立在眼前。

    “风氏风如岳!”来者已自报家门。

    此人气质,着实让林听雨大吃一惊,好似高岸深谷,深沉幽远,透着经久岁月的气息,却又好似老树著花,新生而来,让人无法看透其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