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74 初唐遗梦(五)

正文 074 初唐遗梦(五)

    来到兰香苑,就见长孙氏正在考较两个孩子功课,王世子李承乾年纪稍大,又是长子,长孙氏自然最为重视。但弟弟李泰聪明,脑瓜灵活,长孙氏也很喜欢。

    两个孩子正在背书,长孙氏看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宠溺。

    “姐姐!”林听雨唤了一句,走上前去,行了一礼。

    “妹妹,快来坐。”长孙氏冲她招手,半点也看不出见到情敌时的不快。

    林听雨也是巧笑倩兮,又带着几分敬意走过去,坐到长孙氏身边的椅子上。

    她道:“姐姐真是好福气,有承乾和泰儿这样聪明乖巧的孩子。”

    长孙氏笑道:“这呀,得归功于王爷。他们都是王爷的血脉,自然继承了王爷的许多优点。”一边点出她有王爷血脉,一边还小小吹捧了一下李世民。

    林听雨则道:“哪儿呀,分明是姐姐教导得好。我可听说,王爷在他们这个年纪顽疲得很。”

    说到这里,两个女人彼此相视,然后就不自觉地咯咯地娇笑起来。

    李承乾道:“母妃,凤姨,你们快给我们讲讲父王小时候的事。”

    林听雨刮了一下他的鼻头,道:“你父王小时候,我与你们的母妃也还都小,所以,他小时候的事,我们知道得也不多。这事,恐怕你们得去问你们的皇祖母了。”

    “唉!”长孙氏听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叹息一声。

    那个皇后只想好好教导她的长孙,也就是太子建成的儿子。至于李世民和她的孩子,皇后根本就连正眼也没给过,更别提将孩子拉到身边讲讲他们父亲小时候的故事了。

    对于此事,凤于桐也是早就心知肚明,林听雨拥有凤于桐的记忆,对于这一点,当然也很了解。

    听到长孙氏叹气,她忙劝慰道:“姐姐不必揪心,皇帝皇后偏心,我是知道的。不过,这两个孩子不只光有皇祖父和皇祖母不是?还有你这个好母妃,还有王爷在,他们可不缺人爱。”

    说着,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脸色黯然下来,不无悲凄地道:“只是,不知道王爷他”欲言又止,只是眼圈红,可见是心有抑郁。

    长孙氏道:“妹妹,王爷怎么了?刚刚咱们见过他,他不是好好的么?”

    林听雨低语道:“虽说如此。可是,不晓得太子建成还会不会再找人害他。唉,我真是想不通,太子与王爷,明明是至亲兄弟,世民又一向对太子尊敬礼让有加,太子为何非要如此咄咄逼人?”

    “嘘”长孙氏立刻将食指放在唇前,作了一个让林听雨别再说的动作,遂道:“妹妹,说话还是小心些,我这园子里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若是这种话传到太子耳中,连妹妹都是要被连累的。”

    林听雨道:“我与王爷已经是一体,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王爷若是出事,我肯定是不能独活的。我只是搞不懂”

    长孙氏想是怕她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立刻碰了下她,让她打住了话头。

    林听雨一脸无奈地叹气,将李承乾和李泰拉到身边,语重心长的道:“承乾,泰儿,你们记住,你们是亲兄弟,日后不管什么时候,你们都要记住你们是血亲。泰儿,你要尊敬兄长;承乾,你也要礼记弟弟,切不可因为权势利益这种东西就反目成仇。

    尤其是承乾,你是长兄,对弟弟要疼爱有加哦,不能因为你是长子,将来要继承世子爵位,就对弟弟多加猜疑,甚至不惜下手迫害弟弟,听到了没?”

    “是,凤姨,我记住啦。”李承乾乖巧地点头应道。

    李泰则问道:“母妃,凤姨,为什么大哥就能继承世子爵位,而我却不能?”

    李泰一句话,就让长孙氏脸上微微变色,道:“泰儿,礼记中有规定,唯有长子才可世袭爵位。而你是次子。不过,你聪慧多才,将来必定会靠自己的努力而得到皇帝封爵,不必太过担心。”

    虽然李泰的话,让长孙氏心有不喜,但对于李泰,她还是非常疼爱的,所以,很是耐心地教导,并没有要打骂的意思。

    林听雨心中暗暗冷笑。李泰和李承乾的太子之争,后世史册中多有记载。凤于桐因为在长孙氏还健在的时候就被赐死,而两人争夺太子之位生在许多年之后,此事她却不知道。

    但是学过历史的林听雨知道。李泰喜爱权利,李承乾也不可能拱手让出自己的宝座,她此次来就是要在李承乾和李泰幼小的心灵中埋下夺位的种子,让李世民这个渣男老来也不得安宁。

    她方才的话,表面上是就眼前之事有感而,在劝导李承乾,实际上却在李承乾心中投下了怀疑的阴影。

    而李泰年纪虽幼,但是自小就喜爱权利的他,听到李承乾就因为是长子,就可以直接继承王爵,心里肯定不舒服。

    两人随着年纪的增长,矛盾必会愈演愈烈。

    林听雨又分外友好地陪着长孙氏聊了一会儿,与她一起看着李承乾和李泰一起背书。

    “泰儿真是聪明,小小年纪居然能背出这么多的古诗,一点儿都不比哥哥差呢。”林听雨笑道,伸手抚摸李泰的头,目光中透出万分喜爱。

    听她夸赞自己的儿子,长孙氏不免有几分得意,道:“是啊,泰儿年纪虽小,可是天生聪慧,悟性又高,是个可塑之才。”

    不错,将来还会与他父王李世民一样,谋夺哥哥的帝位。林听雨心道,嘴上说道:“泰儿真的很象王爷。”

    长孙氏不知她此话深意,还以为是在羡慕她生了一个和秦王极为相像的儿子,不禁抿嘴微笑,不做任何评价。

    坐了一会儿,林听雨便起身告辞。她只有七天时间,七天后就是玄武门之变,她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坐在这里陪着长孙氏教子、晒太阳。

    根据凤于桐前世的记忆,在玄武门之变生前的几日,李建成曾经找过凤于桐,与她叙旧。

    凤于桐之所以会怀疑李建成没能躲过玄武门之变,乃是为了成全她主动放弃了一切,便是源于此。

    当时,李建成与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让凤于桐记忆犹新。只不过,她一直害怕这些话会勾起她心底那深埋的愧疚,而不敢忆,所以便将其与那份深深的愧疚一起,埋在心底。

    现如今,凤于桐的愧疚已经彻底泛滥开来,再也没办法掩埋。

    林听雨到芍华苑,便见有宫女递给绿莹一封信,便是李建成派人送来的。

    当时,无论是凤于桐还是李建成,都以为李世民对凤于桐是真心爱慕,而且,所爱至深,所以,这封信,李建成并没特别设防。

    更何况,李建成知道,就算是他派人暗中送给凤于桐,这封信还是会被李世民知道。因为凤于桐身边的所有人,甚至包括凤于桐自己,都是李世民的心腹。

    借着凤于桐的记忆,林听雨已经知道信中内容,展开来,果然,只有一句话:“今日未时,柳晓亭见。”

    在这次会面中,前世的凤于桐还跟李建成保证过,会劝李世民彻底投毒一事,绝对不会让他们兄弟反目,结果

    “小姐,那太子居然邀你相见,你去还是不去?”绿莹问道。

    林听雨道:“太子相邀,我自然是要去。”

    绿莹道:“难道你就不怕秦王”

    林听雨一摆手,打断她道:“我与秦王相爱至深,岂会因为这次与太子会面就影响了感情?再说,我也正想问一问太子殿下,因何做出杀害血亲胞弟这等人神共愤的恶事。”

    绿莹一脸担忧,道:“只怕太子殿下不会承认呢。”

    林听雨沉吟道:“是啊,就算是他下的毒手,他也不可能会承认。可是此事,我若不亲自去质问他一下,心中这口恶气实在难平。”

    绿莹劝道:“小姐,切勿意气用事,免得被太子记恨,惹祸上身。”

    林听雨道:“你我皆是秦王府中人,若是秦王有个三长两短,你我皆是大祸临头,还怕什么惹祸上身。”

    绿莹道:“小姐,我听说太子殿下昔日对小姐忠情得很,不如小姐”

    “你胡说什么。”林听雨冷冷地打断了她,“此话再也休提。那太子建成是傻子么?明知道我一心只爱秦王,哪里还能容我?我现在就算转而去投奔他,也只是死路一条罢了。”

    绿莹忙道:“还是小姐见识卓绝,绿莹多嘴了。”

    午饭后,林听雨打扮成一个普通出身的女子装束,带着绿莹等几个贴身宫女太监出了秦王府,来到李建成相约的地方柳晓亭。

    此处位于城外的护城河岸,柳枝拂堤,在河边不远处有一个小亭,背靠一株大柳树,便是柳晓亭。

    林听雨带着绿莹等数个仆从到达那里时,只见亭中只有一人。

    那人立在柳条掩映的亭中,正背对着这方,长衣飘然,墨飞舞,光看他的背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