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756 绝症女(三)

正文 756 绝症女(三)

    可是,因为于飞整天成心气她,导致她的病又生了转移,这才早早地走了。

    如今林听雨穿越过来,接收了她传送过来的记忆,得知她的愿望,就是希望能让女儿有一个好的未来,并且为她争得本应该属于她和女儿的那份家产,不能让于飞得到全部的药店和家产。

    夏莉莉虽然很恨于飞,但是,她的这个愿望却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本来那家药店连锁企业就是她和于飞一起打拼创建的,理应有她的一半。

    而于晓娜,身为于飞和夏莉莉的女儿,就算于飞不想把自己的遗产给于晓娜,可是夏莉莉的那一份,于晓娜这个女儿继承下来却是天经地义

    整理好夏莉莉的记忆和愿望,林听雨就开始盘算如何才能从于飞这个老奸巨滑的恶棍手里将原本属于夏莉莉那一半的家产给夺过来,然后带着女儿于晓娜远离这个于家。

    象于飞这样无情无义的家人,趁早还是有多远躲多远比较明智。

    除此之外,就是找到那个携带系统的人,破坏系统任务。

    不过,仅静心想了片刻,常年修炼的她就现这副身体气行郁滞,很是不通顺,就连呼吸都觉得滞涩压抑。

    估计这是原主心情常年郁结导致的,令身体受到了太大的影响。就算是这副肉身的芯儿换了,肉身在短时间内也无法恢复到正常健康的状态。

    夏莉莉这副肉身在两年后出现癌症肝转,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林听雨决定还是先想办法将这副残破受损的身体修复一下,免得一不留神,在她没完成任务之前那个癌症又找上来。

    她本身所具有灵力因为都是从其他时空所得,不允许被带入系统时空,此时的她就只能先试着修炼一些具有修复作用的功法,比如说归虚武典。

    但试了几次,她都现这副肉身因为开刀切除过一部分胃的缘故,无法正常修炼归虚武典。可能是开刀切除一部分胃之后,这副肉身的正常血脉流转已经与寻常人不同。因为修炼武功就颇为费力。

    这倒不代表她不能修炼,可是短时间内想小有所成是不行的。而归虚武典对肉身的修复力又很有限,这样下去,林听雨可未必能在三年内就将这副肉身调理好。

    到时候那个肝转的癌细胞再出现。那将会相当麻烦。

    林听雨改练长春诀,仍旧不能成功;后来又练太阳守魂经,仍旧无法修炼。

    百般无奈之下,林听雨将自己记忆中能够记全的最后一部功法林森天法翻出来试练。林听雨对它并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它并不是人类的修炼法门。而是神界树人族的修炼功法

    让林听雨有些愕然无语的是,夏莉莉这副肉身居然成功修炼了林森天法。而且修炼度比当初那个毛毛虫还要快上不少。

    大概是夏莉莉这副肉身虽然受损不小,但其种族品阶终究高过毛毛虫太多,所以她修炼起来才觉得比身为毛毛虫时省力。

    夏莉莉此时还住在和于飞一起的家中,女儿于晓娜刚刚才升上高一,正在住校。因为怕耽误了于晓娜的学习,夏莉莉始终没有将于飞有外遇的事告诉女儿,甚至她得了胃癌,也没敢跟女儿说。

    于飞除了家专门来气夏莉莉,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不在家的。晚上也不会在家里过夜,而是去那个小三儿的家里。

    林听雨更乐得轻闲自在,一直修炼到晚饭时间,她听到了门响,于飞那个恶棍来了。

    于飞来之后就故意把门摔得极响,然后就过来敲卧室的门,敲得咚咚震天价响。

    要是换成夏莉莉,此时恐怕早就被天咚咚咚的敲门声搞得心烦意乱,走过去开门了。到时候看到于飞那个恶心嘴脸,再说出一堆难听的话来。夏莉莉每次都得被气得心口疼。

    可惜林听雨不是夏莉莉,她仍旧稳稳地盘膝坐在床上,继续修炼林森天法,至于那个于飞。他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后来见于飞的门敲得太响,她干脆就利用刚刚在体内积攒下的那点灵气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啥也不听到,他再闹也没用。

    外面于飞闹了半天,见最近一段时间一沾火就着的夏莉莉居然半天没动静,就吼了起来:“夏莉莉。你怎么了?死在里面了吗?快开门吧啦吧啦”

    不得不说,这个于飞,真是有够恶劣的。他将一堆难听的话骂了出来,林听雨就算封闭了听觉,可是若将无限妙音探出去,自然而然就能听到他骂得有多难听。

    也难怪本来一心想要求生存的夏莉莉明知道他是故意想气死自己,最后还是忍不住要生气,竟至癌症转移了。

    如此骂了半天,于飞始终没听到卧室里有半点动静,可是卧室的门却被锁得紧紧的,沉吟了一下,就开始打电话找专门的开锁匠来开锁。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现他在客厅干的事,果断地打电话拨了11o。

    没两分钟,楼下摆摊的那个开锁匠就上来了。可是,他刚在于飞的要求下拿出工具准备强行撬开卧室的门,门口11o就到了。

    “喂,这是夏莉莉的家吗?”

    林听雨听到这带着几分严肃的声音,心中感叹:无论到了什么时候,警察叔叔都是这么的可爱啊!

    “是是啊!”于飞看到警察来了,愣了一下,开口答。

    警察道:“夏莉莉报警,说她丈夫在施行家暴,你们两个哪一个是夏莉莉的丈夫?”

    警察凛冽的目光在两个男人身上打量了一番,很快就看出,那个正拿着工具、衣着陈旧的人,不大可能是夏莉莉的丈夫。

    因为这间房子是二百平米的别墅,装修豪华,开锁匠那一身衣服,再加上他手里拿着的工具,可以判断他是不可能住这种房子的人,他应该是被人请过来要干什么技术活的。

    警察的目光就落在一旁身穿名牌西服的于飞身上。

    ps:  感谢:般若莲心投了2张月票!感谢:蓝的世界投了2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