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78 初唐遗梦(九)

正文 078 初唐遗梦(九)

    林听雨又道:“就这样吧,时间就定在这两天,正好他们两个这些日子整日里粘在一起,说他二人行那不伦之事,皇帝也无话可反驳,你的意思呢?”

    李世民抿了一下唇,遂坚定地说道:“好,就依你所言。不然再迟疑下去,我不但护不住自己,恐怕连你也护不住了。”

    林听雨淡笑着点点头,道:“放心吧。你还记得当初你把我接来秦王府时,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么?”

    李世民自然记得,若非为了那个目的,他也不可能对凤于桐一直这么好。

    林听雨笑着说道:“我说,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会为你筹谋一切,让你一生从容,永世富贵。”

    李世民洒然一笑,道:“于桐,我只要能和你安安稳稳地在一起,就别无他求。可是,就连这样一个微小的愿望,太子建成都不允许我达成,我真是无可奈何啊!”

    林听雨心中感叹,这个李世民,不但长得俊美风流,就是这张嘴,也很能讨人喜。难怪凤于桐会陷入他编织的情网之中,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被这张情网给生生地困死了。

    林听雨也不会吝惜自己的情话,以前从小说、电视剧上看到过的各种绵绵情话,全都朝李世民砸了过去,不一会儿,李世民就有些飘飘然了。

    两人缠绵情话讲了许久,林听雨才告辞出来。李世民已经定下明日行动,林听雨转自己的芍华院。待到夜晚降临时,她唤来绿莹,屏退其余众人

    一个时辰过后,绿莹声称自己受凤于桐小姐之命前往太子东宫,离开了秦王府。她虽是伺候凤于桐的掌宫,但,秦王府的侍卫统领却知道她实际上是李世民的亲信,所以对她并无阻拦。

    而此时,秦王李世民正在皇帝宫中,禀报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后宫,行不伦之举,败坏皇家风气等等诸多罪状,皇帝李渊虽然多有狐疑,但宫中关于建成与元吉的流言早已有之,想来他二人过于亲密,这才引来诽议,因此下诏翌日李建成、李元吉定要上朝解释此事。

    第二天,也就是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世民率部众埋伏在玄武门。数日已经不上朝、但因接到圣旨召唤今日不得不上朝的李建成、李元吉二人策马赶向皇宫大殿。

    李世民、长孙无忌等人心中都免不了紧张,此间事一,不管成与不成,他们都是开弓没有头箭,必定要将夺位计划进行到底了。

    李世民紧了紧手中弓箭,感觉手心里都是汗。

    眼见远处李建成、李元吉二人渐渐靠近了玄武门,突地就见那李元吉似乎现了不对头,勒住马头,转身欲,不再进宫。

    众人见此,顿知不好。李元吉平时敏锐很很,说不定是察觉到附近情况异常,所以才掉转马头,打算沿来路返。

    “太子殿下!三弟!”李世民见机赶紧从藏身之地现身,招唤他们。

    李元吉见势不好,立刻引箭搭弓,但是,向来勇武无比的他可能是太过紧张的缘故,三次拉弓都没能成功将弓拉满,没能成功射箭。

    李世民却已经一箭射出,那本来骑马欲要进宫的太子李建成见那箭射来,竟是不躲不闪,一箭正中他当胸。他晃悠一下,从马上摔了下来,嘴角有鲜血涌出。

    李世民隐隐觉得不太对头,李建成征战杀场无数,此时虽是突变故,但是李建成也不可能愣在那里等死啊,连李元吉都知道掉马逃遁,他怎么连箭射过来都不说躲?

    弑兄夺位,乃是人神共愤之事,李世民冒此天下之大不韪而行此险事,心中不是一般的慌乱。

    一箭虽成功射中目标,可是他心里仍旧没底,尤其是那李建成感觉怪怪的。慌乱之下李士民胯下战马竟然惊了一下,津令令扬蹄乱驰。

    李世民本来就是心慌意乱之际,这马一惊更是坐立不稳,竟然从马上摔下。

    好巧不巧的,李世民就摔在离李元吉不远的地方。那李元吉应该是心知此处埋伏众多,他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去,立刻窜上来打算用弓弦勒住李世民的脖子,借此要挟李世民埋伏的兵马放他离去。

    “勿伤我主!”忽地就听不远处一员大将厉喝,吓得那李元吉手中不稳,竟然将手中长弓掉落到地上。

    李元吉吓得脸色惨白,转头便逃。但那出声厉喝的大将已经驰马追了上来。

    李元吉大骇,惊呼:“我不是”

    谁知一句话根本未来得及出口,那员大将的箭已经驰到,正中他咽喉要害。李元吉满脸不甘,倒地而死,大眼圆睁,可谓是死状极惨。

    李世民见李元吉也死了,心中稍定,就听不远处有人近乎呻吟地轻呼:“世民”

    李世民悚然一震,这声音

    他终于觉出哪里不对了,赶紧转身去看刚刚被他射中胸口要害的李建成。却见那“李建成”嘴角含笑,目光含情,落在他的脸上。

    “你是?”李世民不敢相信,低声轻问。

    “是我。”“李建成”轻声说道,一个很熟悉的眼神递过去,李世民立刻会意。虽然他无法理解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仍旧一摆手,让他的人马离得稍远一些,而他则走向了李建成,靠近了他。

    “你不是太子建成。”李世民道,目光沉痛无比,似乎受到了无比巨大的伤害。

    他的心确实很痛,他明明已经相信凤于桐,并且对凤于桐也已经动了真情,打算日后成就大业,就好好带她,与她白头偕老,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太子建成?

    没错,如今倒在地上的,就是林听雨,利用练了许久的变身术,化身成了李建成。虽然她还无法百分百地变成李建成,但,只是脸、身高等大致方面变成李建成,就足可骗过长孙无忌那些人了。

    “世民,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居然替换了太子建成,来到玄武门来寻死”林听雨现在已经是出气比进气多,明显活不了多久,但,仍旧努力地开口说道。

    李世民道:“我不明白。”

    林听雨道:“不管怎么样,今日一过,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都已经是个死人,他们的人若不想投降于你,便再无活路。”

    李世民道:“李建成在哪里?”顿了一下,忽地醒悟,道:“那个李元吉,也是假的,是齐王府里那个与元吉相貌极象的男子,怪不得,他连弓都拉不开。”而且胆小如鼠,丝毫不象真的李元吉那样猛恶如虎。

    林听雨道:“你不要怪我我想了许久许久”

    李世民冷笑起来:“想了许久要怎样救下太子建成?”

    “傻子!”林听雨唤了一句,目露温柔,“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呀。你不用背上杀死兄弟手足这样的愧疚,也不用 担心人神共愤日后遭到报应。而我,也不再亏欠李建成任何东西”

    “于桐”听凤于桐这么一说,李世民才若有所悟,想到了什么,不自觉地悲伤起来,才知道这个决心为自己筹谋一切的女子将要离开人世是件多么可悲的事。

    “你不要难过。我说过,我欠李建成的我会还给他。”

    “你这么优秀,本来就应该当皇帝。没有人比你更合适”

    “我早就知道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那一刻就知道”

    李世民悲伤痛哭,唤道:“于桐”但因为痛哭,声音只能卡在嗓子眼里,不真切。

    林听雨道:“我从西域习来变身秘术,就算身死,也可维持一个时辰变身,你可以让皇帝来验尸,命他颁布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已死的消息,另立你为太子。

    建成与元吉,他们已经被我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来了。”

    “于桐,你是不是已经”李世民想问,是不是凤于桐让绿莹结果了李建成与李元吉?因为昨晚有人禀报过他,凤于桐曾派绿莹前往东宫。

    当时,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可都在东宫。以他二人的性格,是不可能冒欺君之罪的危险,让人冒充自己来上朝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两个人已经死了。

    他却是想不到,其实李建成和李元吉早就已经远行。在齐王元吉往城郊去寻隐士名医时,李建成就扮成李元吉的护卫,与李元吉一起远走高飞。

    而与隐士名医一起到东宫的李元吉就已经是刚刚死掉的那个冒牌货。

    冒牌货和根本就已不在的太子整日里闭门不出,只有小栗子出入伺候,自然没有人能够知道李建成和李元吉实际上已经走了。

    李世民也不可能相信他们二人会放弃荣华富贵远走他乡。

    至于那个昨晚离开秦王府,去太子东宫的“绿莹”,则是林听雨施展变身术变的,真正的绿莹,现在已经变成了芍华苑里的一具尸体。

    绿莹对李世民是绝对忠心,为了他的大业献上生命自然在所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