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846 葬易(四)

正文 846 葬易(四)

    虽然此时天色极黑,再加上现在是夏天,尸体已经有些腐烂,她根本就看不清尸体的面容,但是,凭借她对儿子的了解,她一眼就判定出这具小尸体肯定不是她的儿子李继德。

    但她不想就这样放弃,她觉得儿子既然托梦给她,那,他肯定就在这里,就在这个小坟里。

    她立在那里四面打量着棺椁周围,就发现棺椁尾部的土层有异。

    按照这片区域的丧葬习俗,棺椁下葬之前,一定会将棺椁周围的土层修葺,使之成为一个简单的墓室。就算是再穷困的村户,也不会任由棺椁随意地葬入泥土之中。

    虽说方利是在死时当天夜里就下葬的,但是,这样的小坟,简单的修葺一下棺椁即将落入的土层,并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

    可是,这个棺椁尾部的土层却极为松软,好象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修葺,又或者是被修葺之后又被人给推开重弄过?

    其实李玉香知道,这种丧葬习俗只是村民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棺椁下葬之地是否被修葺成“墓室”根本就于死者无甚大碍。

    但方利虽是方晓民的儿子,属于后辈,李玉香也不相信方晓民夫妇会任由他们儿子的“墓室”是被土胡乱堆上的。方利虽然匆匆下葬,但是下葬时周围不可能只有方晓民夫妇两个。看刚才众多村民、邻居都在帮着方嫂,显然方家在这个村子里是有一定地位的。

    将儿子的棺椁胡乱用土堆上,落入村民们的眼中,肯定会引来村民的鄙夷和怪异的目光。

    因此,李玉香才会觉得这里的土这般松软,分明就是匆忙间胡乱堆上的,这一点有些可疑。何况,棺椁头部和左右两侧的土都垒得相对较硬实,虽然表面并不光滑,但可见在下葬时。这个小坟的内壁确实被简单地修葺过。

    她又开始用树枝将棺椁尾部的土挖开。挖着挖着,她就看到了一个苍白的、已经有些腐烂的小手,小手手掌朝下,掌背上赫然被一根钉子钉穿。竟似是被钉在了土层里。

    李玉香险些晕倒,她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难过愤怒到极点,竟是“哈哈”地惨笑了两声。伴着惨笑,她眼中的泪水已经如雨一般喷涌而出。

    她不知道自己是靠着什么样的毅力或信念。继续挖着那片松软的土层,树枝断了,她就用自己的双手继续刨挖,终于她又看到了另一只小手,也被钉子钉在掌心,手背朝上,钉在地上。

    她的泪水流到地上,呈现一片小水洼,眼前变得模糊,可是。仍旧拼命地挖着那些松软的泥土,最终将所有松软的土都刨到了一边。

    她看到一个五六岁左右小孩子的身躯,手足和头部都都钉子钉到地上,整个身体呈现跪拜叩首的大礼姿势,在给那个小小的棺椁叩头。

    李玉香的眼前发花,险些晕倒。因为这个孩子是呈现跪拜姿势死去的,头深深地叩到地上,头顶处甚至还有一枚长钉将之深深地钉入泥土之中,所以她也无法看到这个孩子的面容。

    可是,她知道。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儿子继德。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眼前这样的古怪丧葬“仪式”有些眼熟。难道说,在旧时的梦境中,她也曾经见到过此情此景。只是当时的她对梦境预言的事一无所知,所以就遗忘了么?

    一时间,李玉香又悔又恨。悔的是当初为什么心存善念,让方嫂将继德带走了。恨的是方家夫妇居然这么狠毒,把她的儿子祸害成这副模样。

    看这整个墓冢的形态,应该是方晓民夫妇当着众人的面将他们的儿子方利先行下葬。待葬礼结束。众人归,方晓民又以送李继德家为名,带着继德重新到了这里,挖开小坟将李继德活活钉死在这里。

    可是,方晓民为什么要让继德给他的儿子方利陪葬?又为什么要用这样特殊的方式让继德陪葬呢?

    李玉香愣怔在那里,总觉得眼前这种凄凉的景色有些眼熟,好象在哪里见到过。

    阴森森地山风吹过,李玉香没有任何惧意。

    丈夫死了,儿子也在她的疏忽下如此惨死,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再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夜空下的这片坟地虽然阴森恐怖,可是心中竟是并不觉得害怕。

    反而这阵阴冷的山风吹入她的脑际,让她的脑子在一瞬间清明起来。

    她猛然记起,在她尚还年幼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丧葬形式。具体的说,应该是看到过类似的丧葬形式的图。

    可惜当时她只匆匆扫了两眼,那绘制着这种古怪图画的书策就被父亲李德抢走了。

    但因为这幅图画极为的特别,所以仍旧让她记忆深刻。只是过的年头长了,印象才有些淡了。再加上刚才看到儿子竟是这样的惨死,她心中悲恸异常,是以并没立刻就想起小时候曾经看到过类似的图画。

    而那张图画乃是李家传承秘著葬易中的一幅插图。

    葬易乃是李德传承给陈刚的,临死前还特别嘱咐他此秘著不得外传,为免引来祸患,也不要让他人知道有这本秘著的存在。

    陈刚当时可是跟李德起过誓的,而且,自己的丈夫李玉香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她不相信陈刚会违背自己的誓言而将葬易传授给方晓民。

    再者陈刚有自己的儿子,而且李继德可能是祖上基因的缘故,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虽然还很年幼,可是学起这方面的功夫却是很快。陈刚后继有人,没必将这本秘著传给方晓民这个外姓人。

    那,方晓民又是怎么得知这种丧葬仪式的呢?这种丧葬形式又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李玉香自小耳濡目染这方面的知识很多,就算不掌握阴阳师的功夫,但是也清楚这种丧葬形式,绝对有特别的意义。

    是以,她不敢轻易将这种形式改了,怕给自己已死的儿子造成灵魂上的进一步伤害。

    ps:  感谢:般若莲心投出的月票!感谢:卖女孩的小皮皮、吃肉的兔子丶、书友一五o五二二一四四一五o六二六、阿拉伯母赠送的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