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07 寒门医女(七)

正文 007 寒门医女(七)

    说到这里,常总管突地一顿,怪异地看了一眼林听雨。

    林听雨噗哧一笑,道:“常总管,想来您已经有所现,我并非是男儿身。”

    常总管老脸居然一红,呵呵地干笑几声,显得有些尴尬。

    林听雨正色道:“虽然身为女儿家,提起这种病难免会让人觉得颇有些不雅,但,身为医者,却是没有男女之分。”

    常总管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能治好我侄儿的病,杂家哪里会管这大夫是男是女?”

    不得不说,这个常总管很上道。虽然他很好奇,这个颜素身为女子,关心的不是自己能否入宫待选,反倒是那京城出了名的美女杨竹君入宫待选一事,不知是为着什么;但,他却什么都没问。

    双方,一个答应会让杨竹君重新入宫待选,另一个则答应替那常东子治好顽疾,如此达成协议,剩下所聊的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接下来的三日,林听雨每日坚持给那个常东子施针通穴,并且在施针过后,给他服食一粒益补丸。

    常总管不能长久离宫,第一日与林听雨谈完之后就了宫,虽然后来的两日也曾出宫来看常东子,到底是怕他被林听雨给治坏了,不过,也不似第一日那般担忧极甚了。

    他第二日再来时,就已经告诉林听雨,杨竹君的待选牌子已经重新入了宫,不日杨竹君将要入宫参选,让林听雨放一百二十个心。

    三日后,常东子的隐疾大为好转。为免他的病再出现变故,林听雨还特别给他开了几副草药,让他抓来熬好喝掉,以期早些抱上个儿子。

    三日过后,林听雨离开常府,打算乡。

    今日碰巧就是宫中大选女子入宫之期,途中她故意绕了个大圈,往京城西南边走了一趟。那里离皇宫较近,是京城豪官居住之地,杨府便在这里。

    林听雨躲在拐角后面,远远地就看到杨竹君被父母强行送上了轿子,一路上哭哭啼啼,看得那负责来接她的老宫女都有些不满了。

    林听雨暗中笑了笑,寻思片刻,转而往皇宫方向行去。

    她所行与杨竹君她们这些待选女子入宫的路线并不相同,而是走得羊肠小道,转到了皇宫后面。

    此地比较偏僻,宫墙之内,乃是让人一听就觉得阴森的冷宫。而在宫墙之外,则是连绵着数座类似于民房的建筑,远较宫墙低矮得多,却是被大圈的围墙围了起来,则是值班的皇宫侍卫暂住之所。

    因为皇宫守卫森严,无论黑天白日都得有侍卫守护,所以,侍卫多是倒班,每月又另有休假。当夜班的时候,他们可以轮班睡觉,不过,不准他们住在宫中,就住在这片民房之中。

    此处,有一个比较好听的名字,叫禁卫所,就是皇宫禁地的侍卫们所居的地方。平时,普通老百姓不得靠近此处,只有一些侍卫的亲眷偶尔会允许进入。

    “这位兵大哥,我想跟你打听个人。”林听雨见禁卫所有小兵守卫,便跟那小兵打听,“不知你可认识袁宏畴袁大哥?”

    那小兵打量一下林听雨,道:“你是他什么人?”

    林听雨忙道:“哦,我是他在乡下的亲戚,不知道你可否帮忙通传一下,就说有个叫颜素的人有事找他。”

    那小兵朝对面与他一起当值的小兵使了个眼色,让对方小心些,随即就转身走进了禁卫所。

    不一会儿,这小兵就跟在一个面色黝黑、浓眉大眼、颇显俊郎的年轻兵卫后面走了出来。

    此人,就是袁宏畴。在颜素素前后完全不同的两世,此人都因为颜素素的连累而被那个杨竹君折磨,但,他从来没有更改过对颜素素的真心。

    他施施然地从禁卫所里走出来,骨子里也透出一股潇洒气质。但和那个公孙朗相比,无论样貌还是斯文气质,到底还是差上许多,难怪袁宏畴虽然也算和颜素素青梅竹马,但颜素素却是一早就对公孙朗情根深重,根本就没太留意这个袁宏畴。

    直到颜素素第二世被公孙朗所负,袁宏畴在颜素素最危难的时候出手相救,并且因为这件事而被杨竹君恶整,颜素素才开始注意这个曾经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子。

    可惜,颜素素那时候被杨竹君派来的人强暴失贞,袁宏畴更因为救她而被暴打截去双腿,不久后,两人都在凄凉境地中死去。

    那个曾在宫中混黑的杨竹君根本就不可能给颜素素活路的,在派人强暴她之后,还另外施计,派人以请她给山上人看病为由将她引入山林之中被野兽吃掉。

    而袁宏畴的双腿重伤因为她死在山上得不到很好的医治,杨竹君更是几近地将他劫去,暗动私刑,生生将他折磨至死。

    颜素素根本就没来得及弥补自己对袁宏畴的愧疚。

    所以,这种愧疚就变成了颜素素的另一个执念。她想要袁宏畴不要再因为她的缘故而被杨竹君迫害。

    杨竹君入宫了,袁宏畴若是继续留在禁卫所,怕是要和第一世一样,被入宫后的杨竹君以各种名义迫害,甚至治罪,一生不得善终。

    杨竹君的狠毒,颜素素两世为人,已经领教得非常深;再加上此女嫉妒心不是一般的强,而且喜欢牵怒,拥有她记忆的林听雨,现在也对这个杨竹君忌惮深深,凡是会出现这个女人的地方,她和袁宏畴最好都敬而远之。

    “袁大哥。”见袁宏畴眸中带着某种异样的神采走来,林听雨也是展颜一笑,唤了一声。

    乍一看到她时,袁宏畴微微地怔了一下,林听雨心中一动,这个袁宏畴深爱颜素素,不会是看出了什么来吧。

    袁宏畴笑道:“素素,你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

    林听雨笑道:“我到京城里来给人看病,就顺道来看一看你。这些日子你都没有乡下,咱们两个可有些日子没见了,不知道袁大哥有没有时间,咱们好好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