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13 后宫闲云(六)

正文 913 后宫闲云(六)

    到时就是坐实了铁证,林听雨就算说破了嘴皮子,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她。

    林听雨可不是婉云。虽然她现在用着婉云的肉身,只修炼了两天冥王功法,法力低微,做不了什么,但是她拥有强大的冥识。

    她可不会任由别人往她身上泼脏水。她觉得这次的任务相对简单,她暂时不需要做什么就成,所以,打算好好享受这种简单任务带给她的悠闲时光。

    谭惜若想破坏她在这个世界里小小期待,那真是妄想。

    谭惜若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走的,甚至自己是什么时候的储秀宫她都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到自己居所的时候,皇上已经过来找她了。

    她依稀还记得,看到皇上时自己表现得有些慌张。后来皇上说今天晚上还有些政事要处理,只能和她一起吃晚饭,不能在这里过夜,她不敢说不好,欣然答应。

    皇上晚饭后就走了。她以为皇上真的走了,就伸手掏进袖袋里,正要将袖袋里的东西藏进自己妆台最底层抽屉底下暗藏的小格子里,不想皇上突然转了来。

    皇上其实已经处理完了政事,说晚饭后不能留下过夜只是在逗弄她,想让她失落;然后皇上再转来时,她多半就会有又气又喜,娇嗔万分。

    皇上是带着这样的幻想重新转到她的居所的,还特意让宫人们噤声,他要给谭常在一个惊喜。

    可没想到的是,他悄无声息地转谭常在的寝室时,就看到室中只有她一人,此时正弯腰往妆台抽屉里藏着什么。

    谭惜若因为习武的缘故,耳力也较常人为快,所以,皇上虽放轻了动作,但走到近前的时候,她还是听到了动静。心慌之下。她以最快的速度将东西放好关上了抽屉。

    虽然她的手足够快,可是,皇上毕竟不是婉云,皇上可是从小习武。眼快手快,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比。他成功捕捉到谭惜若藏的是一个金灿灿的东西。

    而且,她的手那么快,也让皇上的心咯噔一下,有些不好的想法涌上了他的心头。

    “干什么呢?”皇上问。压下疑心。在他看来,谭惜若一直白碧无暇,他若往坏处想谭惜若,哪怕只有一些微,也是对这个美好女子的亵渎。

    “皇上,你不是说有政事要处理么?怎么又转了来?”谭惜若已经恢复了神色如常,笑问道。

    她刚才似乎有些迷糊,但现在已经想起了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背后暗生冷汗。但她在江湖上混迹已久,江湖上那些坑蒙拐骗的手段她可是学了不少。所以,此时的表现,连林听雨都要给她点赞了。

    见她一脸阳光笑容,皇上立刻就将刚才的疑心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将自己有心逗弄她的事调侃着说出来,果然就换来了谭惜若几个娇嗔万分的白眼,让他骨头都酥软了。

    谭惜若来自江湖,本身就有一种闺阁女子没有的飒爽英气。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会独爱上她,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再加上她常常把淡泊名利、看重感情之类的言辞挂在嘴边。自然把这个美女多数因皇权才围在自己身边的皇帝迷得神魂颠倒。

    皇上和谭惜若一番,半夜就起来去上朝了。谭惜若在他离开后就以自己困倦要再睡一会儿为由赶紧遣退了服侍的人,将藏在妆台底层抽屉夹格里的金凤簪拿了出来。

    她将金凤簪藏进了自己的胸衣,第二天天一亮。就没事人一样,和其他许多嫔妃一样,去给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请安了。

    她原本计划着寻机将这簪子处理了,谁想有两个彼此一直不对付的嫔妃在太皇太后的慈宁宫门口发生了争执,甚至还动起手来。

    结果,这两个你推我搡之下。碰到了刚好走过的谭惜若,那暗藏的金凤簪竟是噗的一下刺进了她那丰盈的右胸。

    好在对方碰到她不是故意的,金凤簪刺进的并不深,但也让她疼得够呛。谭惜若咬牙紧忍着,还含着笑对假装跟她道歉的宁嫔说“没事”,然后就想返自己的居所。

    偏偏和宁婉争执的安嫔的眼尖,而且,她和宁嫔一直不对付,故意想给宁嫔找事,就指着谭惜若的胸口惊呼道:“哎呀,宁嫔,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看,谭常在都被你碰伤了。”

    谭惜若这才惊悚非常地低头看向自己还在疼的胸口,结果就发现胸口有血渗出。

    此时正是初夏,虽还没到承德去避暑的程度,但是京城的温度也已经很高,人们的穿戴都比较清凉单薄。

    谭惜若胸前的伤虽然不算太重,但被簪子戳了一下,也流出血来,是以此时已经渗过了单薄且颜色浅淡的衣衫,在胸前一片殷红,非常明显。

    其他在场的人也没想到宁嫔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谭惜若而已,居然就让她流了血,尤其是宁嫔,大惊出声:“天啊,谭常在,你是瓷人么?怎么碰了一下就出血了?”

    皇帝刚刚下了早朝,象往常一样来看太皇太后,结果就看到这一幕,脸上立时变了颜色,惊呼道:“来人,快传御医!惜若,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你们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让常在受这么重的伤?”后面两句斥责的话是对素碧和服侍谭惜若的小太监说的。

    宁嫔眼见皇帝到场,也吓得脸上变了颜色。老实说,她自己做了什么,她最是清楚不过。她真的只是在安嫔的推搡之下不小心碰了一下谭常在一下。

    哪想到这个女人如此脆弱,碰一下就能出血。话说,她那个地方到底干了什么?不可能碰一下就流血啊!

    林听雨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心中冷笑。昨天,她利用强大的冥识干扰了谭惜若的意识,让她将塞到自己被子里的簪子又拿了储秀宫,然后藏在抽屉不为人知的夹格里。

    她可是没想到谭惜若居然会在早上起来将那脏物藏在内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