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18 后宫闲云(十一)

正文 918 后宫闲云(十一)

    皇帝淡淡地“哦”了一声。

    待皇帝更完衣,就径直坐到了床上,冷眸瞪视着林听雨。

    林听雨见他如此,便立在床前,继续眼观鼻鼻观心,也不吭声。

    半晌过后,皇帝终于开口,却是对林听雨身后的那些宫女说的:“你们都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对婉答应说。”

    “是。”宫女们齐声答应,施了礼就退了下去。

    等最后一个出去的宫女将殿门关紧,皇帝这才对林听雨道:“谭常在说,昨日傍晚去了你那里,来后就莫名其妙地发现,惠妃丢的那个簪子居然在她的袖袋里,这事你有什么解释?”

    林听雨愣了一下,皇帝如此开门见山地询问她这件事,她还真是没想到。她还以为,在慈宁宫偏殿的内室里,皇帝已经表现出对谭惜若之话持九成九以上的怀疑,就不会再来追问她了。

    她脸现奇怪,道:“皇上,惠妃的簪子怎么会在谭常在的袖袋里?此事,与臣妾有什么关系么?”

    婉云此时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脸上全是青春稚嫩。林听雨又做出这般不解的表情,显得甚是天真无邪。

    皇上瞪视着她,突然起身,伸手捏起了她尖尖的下巴,眸中带着几分邪异,让林听雨实在搞不懂这个皇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便听皇帝说道:“说你傻,你还真就把自己当痴儿了。你是真的没听出来,谭常在是在暗示你偷偷将那惠妃丢的簪子塞在她身上?还是根本就是在跟朕装蒜?”

    林听雨脸露恍然之色,道:“哦,臣妾愚钝,一时没想到这点。”

    皇帝突然扬唇冷笑了一声,道:“能不能把你这套装腔作势收起来?朕阅人无数,你傻傻地装天真,瞒不过朕的。”

    好吧,这个皇帝确实是只老狐狸。林听雨心道,又暗想:“皇帝这么强。就算没有谭惜若,那些系统携带者想要成功攻略他,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啊。

    这是不是说明,如今谭惜若的真面目虽被皇帝窥破。可系统携带者仍旧是少有机会可乘?那我岂不是还可以继续悠闲地待着?”

    “喂,女人!”皇帝的声音冷冷地在耳边响起。

    “皇上有何吩咐?”林听雨只得问道。

    皇上的目光阴阴的,落在林听雨身上,竟然让她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极不舒服。

    便听皇上说道:“谁允许朕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可以走神了?”

    你就算是皇帝,也管不着别人心里想什么吧?林听雨想,嘴上却道:“皇上恕罪,皇上从来没离臣妾这么近过,所以,臣妾有些紧张。”

    “呵呵。”皇上笑了两声。

    不过,林听雨可没觉得他真的高兴了,反倒觉得这皇帝越发地不爽。

    她就搞不明白了。如果皇帝根本就不信谭惜若编的那个谎言,知道盗簪子的人是谭惜若,那他不去惩罚谭惜若。反来找她一个不相干且不受宠的小答应的麻烦干什么?

    话说来,这个皇帝该不会是仍旧对谭惜若情有独钟,不舍得惩罚谭惜若,打算拉她去给谭惜若顶包吧。想到这点,林听雨心里就有怒意升起。

    不过,事情尚未完全明朗,她打算继续静观,看看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皇帝突然探下头来,唇贴近了她的耳朵,道:“女人。跟朕说话的时候不准走神,你到底想让朕说多少遍你才会乖乖地听话?”

    从他口中吐出的热气吹到林听雨的耳际,让她莫名的脸上发热。不过,她可不是那种意志薄弱。只要男子稍加挑逗就会陷入情网中的人。

    她心中直叹无奈,没想到只是稍微走思,也被皇帝发觉了。她只得陪礼道:“皇上恕罪,臣妾知错了。”

    “哼,说吧,对谭常在说的事。你有什么解释?”皇帝说着就放脱了林听雨的下巴,复又坐到床边去。

    林听雨坦诚地道:“皇上,臣妾并不曾将那簪子放在谭常在的衣服里。臣妾也不知道谭常在为什么会有惠妃丢的簪子。”

    “你们各说一辞,让朕相信哪一个?”皇帝说道。

    林听雨道:“皇上慧眼如炬,定能看出是谁在说谎。”

    皇帝道:“可是朕却觉得,你们两个人都在说谎呢。”

    林听雨听得心头一动,皇帝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能发现我昨晚曾经利用冥识短暂地控制了谭常在的意识?

    “你想好怎么答对朕了么?”皇帝问。

    林听雨只得道:“皇上想让臣妾怎么答对,尽管吩咐臣妾便是。”反正她也拿不准皇帝到底想怎样。

    或许,皇帝本人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置谭常在。是拉上她这个“婉云”去顶包呢,还是将谭常在这个真正的盗簪者送去慎刑司,他根本就还没想好。

    如此,林听雨又何必再去猜?且听皇上的就是。

    皇帝嘴角抽了一下,大概是也没想到林听雨会这么答。他再度起身,靠近了林听雨,吓得林听雨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皇帝道:“要是朕让你去慎刑司认下盗簪子的事呢?”

    哇塞!这个皇帝果然是个狗皇帝,和其他的统治阶级没什么区别。什么英气,什么正义感,本宫真的是错觉错判。

    林听雨心中愤慨地腹诽,脸上却做出慌乱神色,直接跪了下去,道:“皇上饶命。求皇上饶过臣妾,臣妾真的不知道那簪子是怎么到了谭常在身上的。”

    皇帝见林听雨对了连连叩头,竟然摸着下巴立在那里,看着林听雨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可能是无限妙音提升的缘故,林听雨突然隐约地感觉到皇帝透出的一丝情绪,与他本该有的情绪不太对,嚯地就抬起头来,却只见皇帝阴沉着脸立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眸中没有任何情绪和感情。

    林听雨觉得刚才自己竟然有一瞬间产生皇帝心情正好,玩儿得正高兴的感觉,这绝对是自己的错觉,是以,埋下头去,收拾心情,再度扮演起那个可怜的婉答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