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97 三世轮回情(八)

正文 097 三世轮回情(八)

    罗烈嘴角抽搐几下,心道:“不知道她是跟你们一样受迷雾迷惑才和你们走散,还是有心故意和你们走散的。”

    他心中的猜测更倾向于后者,那个粉黛多半是较李诚提前现了他,所以故意和李诚走散,独自来找他,欲要杀他以绝后患。

    罗烈紧了紧垂在身体两侧的拳,想起他临行前秋城赋说过的话:“此次任务,带队的金仙大帅乃是粉黛仙子。此女心机深沉,行事狠辣,与你有诸多交集,因上的金仙丹之争与你生下嫌隙,所以此次下界,你可千万小心,莫要着了她的道。”

    秋城赋还给了他一包涣仙散以及一枚防御戒指。涣仙散可令仙者仙力散尽,防御戒指可以为他抵抗下强横的攻击,这两样东西,被他紧紧揣在怀里,或许,他可借助它们之力,解决掉粉黛。

    他暗暗咬紧牙关,想起那个单纯善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茉莉,再想想这个粉黛的卑鄙阴狠,他当初瞎了眼,还因为在一起生活千年而对粉黛产生了感情,真是辜负了茉莉对他的一片深情。

    “李诚”罗烈正在这里暗中谋算,忽地就听一声娇喝,粉黛从浓雾里走了出来。

    罗烈脸色变得好不难看,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很快就恢复如常。

    粉黛神色如常,就好象刚才她要杀罗烈以绝后患的事根本就没生一样,问道:“李诚,罗烈,你们可找到其他的人没有?”

    李诚忙不无恭敬地答道:“禀大帅,其他的人暂时还没找到。不过,属下现这迷雾并不是特别强大。

    它虽然能够一时搅乱人的视线或感观,但是在里面待上一段时间,适应之后,咱们仙家的灵觉就会慢慢恢复,相信其他诸多天兵,很快就能到这里与大帅会合的。”

    听完李诚的禀,粉黛点了下头。她也感觉出这迷雾对自己的干扰正在迅减弱。估计那只小龙精因为这迷雾对众人的耽搁,已经逃得远了,迷雾也在渐渐散去,所以,它本身的作用也在消散。

    “罗烈,你的脸色不太好,不会是受伤了吧。若是受伤的话,不妨先天庭,性命要紧。”粉黛皱眉问。这个罗烈,最好是受伤,她就有理由让他因伤先上界,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此人暗中给她下绊子了。

    罗烈却是展颜一笑,道:“多谢大帅关心,小帅并不曾受伤。”

    他现在可不敢离开天兵的队伍,不然落了单,少不得要被眼前这阴狠的女人算计,小命是不是能保得住,实在难说。

    粉黛见罗烈脸上的笑容诡异得很,心中对他警惕更甚。

    到得晚间,浓雾早就散尽,众仙人也都会合,奈何还是没有那只小龙精的踪影,粉黛只得命仙人暂时找地方安营扎寨,明天天亮再追踪小龙精。

    两队仙人轮流守夜,粉黛是主帅,自然不用承担这守夜之职。不过,她在自己的大帐内,只是闭目调息,可不敢真的睡觉,万一半夜出什么事,或者有了那小龙精的气息,她也好赶紧行动。

    她突地听到帐外有窸窸窣窣的细微声音传来。作为金仙,她的耳力自然极佳,这种声音轻微几近于无,估计普通的小仙都未必能够听得见。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鼻腔中有些不对。似乎这大帐内的灰尘突兀地增多了,让她有一种灰尘扑鼻的感觉。可是,她又闻不出什么异味。

    下一瞬,她就觉出自己浑身的仙力正在迅散去,不由得大为惊骇,脸上神色亦是大变。

    本来应该是在值班的罗烈闪了进来,这让粉黛心中警铃大作。

    只听罗烈说道:“启禀大帅,我们现一队”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凑近了粉黛,手中有仙剑突现,刺向粉黛胸口。

    粉黛来不及细想其他,此时她体内的仙力已经快要涣散光了,想要对付眼前这个卑微的小仙也是不能。无奈之下,她只得启动素缘仙子给她的那枚玉扳指。

    本来,她并不知道这玉扳指的真正作用,尤其是,此物是素缘所赠,而她根本就不能完全信任素缘。

    只是现在的她,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又不能干坐在那里等死,只好用仅剩下的一点仙力启动玉扳指。

    玉扳指启动的刹那,她就感觉到胸腹间一阵剧痛,罗烈明显是铁了心要置她于死地,下手极狠。她就不明白了,罗烈就不想想她的身份?还有他们这次的任务?

    虽然胸腹间中剑,但因为玉扳指启动得及时,粉黛被传送离开了下界,下一瞬,她现自己果然到了上界的南天门外。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老实说,启动这枚玉扳指,她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所以一颗心吊得很紧。此时见真的到了南天门外,素缘明显没有骗她,粉黛不由得对素缘仙子真心相信了几分。

    她跌跌撞撞地返了素缘宫。

    林听雨见她浑身是血,着实吓了一跳,命人将她扶进殿中,赶紧给她施药止血,又施法让她的伤势迅复原。

    “这是怎么事?”林听雨一脸焦急担忧地问。“以你的实力,对付那只小龙精应该不成问题吧,怎么会狼狈如此?你带去的那两队天兵呢?”

    粉黛将那罗烈暗害她的事讲来,林听雨微惊,遂道:“我早就说过,此人城府极深,且是个薄情寡义之徒。不过,他会在任务中途对你下手,真是出人意料。

    玉帝若是知晓此事,怕是他的将来都要毁了。按理说,他就算是想对你下手,也应该选个合适的时机,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才对。”

    粉黛道:“仙子,此事到底该怎么办?虽然我是被罗烈所害,不得已返上界,但是,终归是没有完成玉帝陛下的任务,这”

    玉帝治理天庭极为严谨,奖罚也非常明白。完成任务了,他的奖赏从不吝惜;但若是任务失败,他给出的惩罚也非常严厉。

    粉黛以前还没有出现过完不成任务的时候,但,玉帝对完不成任务的仙人处罚,她还是见过的。

    玉帝处罚仙人,会因着任务的难度而定。

    如今他们负责抓捕的那条小龙精明显没有什么太大的战力,她一个金仙出马,任务应该是百分百地完成才对;可是,任务没有完成不说,她还中途逃了上界,作为主帅放弃任务当了逃兵,玉帝对她的惩罚绝对轻不了。

    林听雨假装沉吟了片刻,道:“那罗烈敢在这个时候下手,怕是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退路。也许是他已经得到了他背后靠山的默许”

    粉黛一震,道:“仙子的意思,若是玉帝追查此事,他背后的靠山也会为他做保?”

    林听雨道:“这点不无可能。”顿了一下,又道:“此事除了你和罗烈之外,可还有其他人知道?”

    粉黛道:“我当时被他的迷药搞得仙力不继,仓皇逃了来,哪里还有心思去观察周围,看看还有谁注意我的大帐?”

    林听雨道:“不如,我先施法,将你送下界你的大帐附近,免得玉帝定你逃脱任务之罪。至于其他的,等你到下界探明情况,再做打算吧。”

    粉黛听了就是一喜。

    她在任务中私自丢入众天兵逃天庭,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最主要的是,她的后台,这个素缘仙子根本就信不过。可是罗烈那个后台,实在让人琢磨不透。而且,她还没有把握在下界是否还能找到罗烈谋害她的人证物证。

    她逃天庭一事,到了玉帝那里,结果实未可知。

    最好的办法就是她现在能及时赶下界仙兵们扎营之地,这样,她逃兵的罪过就不能成立了。至于怎么处理那个罗烈,到了下界,天高皇帝远,就算是罗烈在天庭再有后台,又能怎么样?

    林听雨借助玉扳指的传送路线,找到仙兵们的扎营之地,当即施展大罗金仙的无边法力,将粉黛送了下界。

    不过,她并没有将粉黛送到她的主帅营帐里,而是送到了离营地不远的地方,方便她有机会侦察营地里的情况,看那个罗烈是否还准备了后招。

    罗烈的确准备了后招,可惜,这后招是依照粉黛被他杀死这个路线准备的。他没想到粉黛竟然会突兀地消失在营帐里。这种力,不是粉黛一个金仙就能施展的。

    罗烈自然而然想起了那个素缘,本来他还以为素缘仙子就是茉莉,可是那日听秋城赋说她不是茉莉,他才恍然。怪不得素缘仙子对他始终没有半分情意。

    这个大罗金仙占据了茉莉后来所用的这副身躯,已经足够令人可恨;现在又各种相助粉黛,两女狼狈为奸,多半是粉黛在仙巫换魂之后,又用奸计害死了茉莉,让现在的素缘占据了这副身体,并且提早几百年到了天庭,以防着他罗烈到天庭后知道粉黛与素缘换魂的真相,找上粉黛以报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