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63 世家女(八)

正文 963 世家女(八)

    所谓修仙无岁月,一旦进入仙瑶门,她想要再入世俗界,可能性就太小了。,而且就算来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了,到时林缘秀和阎青惜是否还在都不一定。

    所以她要尽量在去仙瑶门之前就揭露林缘秀和阎青惜的真面目,先替阎珍惜把这个愿望实现了。

    至于阎珍惜的另一个愿望,成为这个世界的顶级强者,林听雨深觉任重而道远,那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得慢慢来,反正在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实现了就成。

    林听雨心中盘算,这次的年终小比,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让她有机可乘;而且,她想利用这次年终小比做些文章,起码要能进入年终小比的比赛现场一观。

    可是,她已经被赶出了阎氏,已经失去了去参观年终小比的资格。林听雨想要去,得想办法先弄到这个资格。

    一番盘算过后,两天后的下午课结束之后,林听雨没有象往常那样急着自己租的平房,而是打上车去了阎家。

    今天是十五。每月的初一和十五,都是阎家各枝系子弟聚首的日子,不管是哪一支哪一系,不管这个旁系远到什么地步,其中的弟子都会在每月的这两天到阎家总宅,参加由家主举动的家族晚宴。

    只是阎珍惜已经被赶出了家族,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自打八月开始,她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参加这种宴会,没想到今天她会再次出现在阎家老宅外。

    与众多女子极其正规的礼服不同,她只穿着寻常时候穿的普通连衣裙,一站到老宅门口时就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

    林听雨对这些异样的目光视若无睹,径直朝大门走去。

    “阎珍惜,你已经被逐出家族,没有资格再进老宅。”有门卫拦住了她,厉声说道。

    这声音还未尽落,就引来刚刚到门口的许多阎氏子弟的哧鼻笑声,有些人还极尽嘲讽地议论起来。

    “切,都被赶出去了还舔着脸来参加家族晚宴,脸皮真够厚的。”

    “是啊,这个废物,白白浪费了嫡系子弟这样好的出身。要是我有这样的女儿,非得觉得丢脸死了,难怪阎天玉现在根本就不认这个女儿了。”

    “可不是。她不是有好几都没来么,今天是怎么了,来干什么?”

    对这些议论,林听雨恍如不觉,正要开口跟地个门卫说点什么,忽地就听不远处响起一个有如莺啼的美妙声音,道:“姐,你来了?阿宝,你怎么事?为什么拦着姐姐不让进去?”

    说话间,一股香风扑面袭来,阎青惜已经如弱柳扶风一样,娇滴滴地到了眼前。

    “爸,妈,你们快来。阿宝居然拦着姐姐,不让她进宅子。”阎青惜又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一脸天真无邪地道。

    阎天玉生得身材高壮,四方脸型,很有男子气概。

    他刚刚停好了车,从车上走下来,就看到“阎珍惜”这个废物女儿站在老宅门口,被家里的其他人指指点点,嘲讽不已,一张老脸都觉得不知该往哪儿搁才好。

    听了阎青惜的话,众人的目光就都齐唰唰地朝他看过来,更令他觉得无地自容,很想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缘秀长得和阎青惜有几分象,瓜子脸,五观清丽,虽然已近中年,但因为自小习武,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这次她穿着一身雍容的旗袍来参加晚宴,行止间透着高贵。

    她只是看着阎天玉,对于阎青惜假装关心“阎珍惜”的举动不做任何评价。

    阎天玉终于哼了一声,之后凉凉地开口,道:“阎珍惜,家族早就发表了声明,你早就不是我阎氏族人,这个时候又到这里来干什么?”

    林听雨淡漠地扫了一眼这个便宜父亲。

    林缘秀将林缘惠取而代之,而作为丈夫的阎天玉,与这两个女人都分别生活过,他会真的分不清这对样貌相同的双胞胎姐妹吗?

    就算是双胞胎,但在气质、声音和身体特征等诸多方面也会有不同吧。

    如果阎天玉早就知道他的妻子被林缘秀李代桃僵,他还在装傻充愣,任由林缘秀把阎珍惜养坏,他还有什么脸面做阎珍惜的父亲?

    对这个脚踏两只船、一手造成阎珍惜母女悲剧的男子,林听雨真心看不上。

    她开口,声音较之阎天玉更要凉上十分,道:“我是来找阎家家主的,并不是来参加什么宴会,怎么,家主有说过永远不见我吗?”

    说完,她就转头看向那个拦下她的门卫,道:“麻烦你通知一下家主,就说阎珍惜有一笔他一定感兴趣的交易想与他谈。”

    她一边说,脸上一边不自觉地绽放出冷艳至极的笑容,让那个门卫心里惊艳的同时又不自觉地产生心悸,不敢不去为她传话。

    他道:“那你稍等一下,我去汇报家主。”

    “姐,你和家主要谈什么交易啊?”阎青惜仍旧摆着她那一脸的天真无邪,问道,还拉起了林听雨的胳膊,带着几分撒娇地摇了起来。

    林听雨甩掉她的手,仍旧冷笑着道:“阎青惜,我已经不再是阎家的人,所以,我不是你的姐姐,麻烦你以后不要叫得这么亲热,这么让人起鸡皮疙瘩。”

    当今阎氏家主阎朗坤,是阎珍惜的亲祖父。阎珍惜小的时候倒是得过一些疼爱和教导。可惜阎天玉一家并不和阎朗坤住在一处,不然当着他的面,阎珍惜不可能被林缘秀给养废。

    阎朗坤对于阎珍惜多少还是有一些惋惜的,在他看来,阎珍惜的根骨还算不错,小的时候明明是个很听话很有上进心的孩子,若是肯好好修炼,在武道上肯定会有一定的建树,可是谁能想到她长大后竟然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门卫传话之后,阎朗坤纳闷阎珍惜那个孩子能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交易和他谈?这个孩子,不但刁蛮任性,而且头大无脑,不会是想趁着家族宴会来大闹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