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64 世家女(九)

正文 964 世家女(九)

    想到这里,阎朗坤就觉得有些不耐烦,但仍旧克制着自己,决定先静观其变再说,因此就让门卫把林听雨带进了他的书房。

    “阎家主。”林听雨见到这个和阎天玉同样生得高大魁伟、已近花甲、神色极为严肃的家主,就清冷地唤了一句。

    阎朗坤立刻就发现,眼前这个女孩儿,和他以前所认识的那个阎珍惜在气质要清冷许多。他有一瞬间的怔愣,心中不自觉在想:“不知道这段时间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让她从昔日火爆的性格变成了这样清冷淡漠?”

    林听雨瞟了一眼书桌前的椅子,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阎朗坤点了点头,道:“坐吧。”见林听雨坐好,他开口道:“珍惜,你有”

    “请唤我阎小姐。”林听雨淡淡地开口,说出的话却让阎朗坤彻底怔住。

    林听雨道:“我早就不是阎家的人,所以,请阎家主不要叫得这么亲热,好象我们很熟一样。说起来,以前咱们除了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的家族宴会上见过,其他时间并没有见过面,更没有什么接触吧。”

    阎朗坤眉头跳了跳,眼前这个女孩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吗?阎朗坤心里有怒气升起。

    林听雨似乎并没感觉到他愠怒的目光,又再说道:“我这次来找阎家主,是有一笔交易想与阎家主谈。家主既然同意见我,那我就开门见山。我想用三部拥有特殊战技的功法来换取参观这次四大小世家年终大比的资格。”

    最后一句话让阎朗坤有如雷声轰顶,再度让他彻底呆愣住。三部拥有特殊战技的功法?这孩子是从哪儿弄来的?她不是一个什么武道都没有的废物么?怎么可能弄来什么特殊战技的功法?

    再说,她用三部功法只换取一个年终大比的参观资格,有人会做这么亏本的生意吗?

    阎朗坤沉吟了片刻,便淡淡地道:“以你的资历和能力,我不相信你能拿出什么对我阎氏有用的功法。”

    林听雨嘴角上挑,露出冷艳至极的笑容,道:“这是其中一部功法的一部分”说着,她就从包包里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手机上显示着一张照片,照片照的是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小字。

    阎朗坤接过手机,将这张照片放大,细细地去看每一个字,越看脸上的惊意越浓。

    林听雨道:“阎家主,觉得这笔交易不划算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去找其他三个小世家的家主谈。我相信,就算我只拿出这照片上所照的这部分功法,他们就很愿意拿出一个年终大比参观资格跟我换。更何况,我是拿出三部功法。”

    阎朗坤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功法?”

    林听雨道:“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阎朗坤道:“你说的是缘惠?自打你被逐出家门后,她一直都被阎天玉督促着教导青惜,哪有时间去帮你弄这种奇特的功法?”

    林听雨哧鼻笑了一声,道:“你说的缘惠该不会是外面那个阎天玉身边的女人吧。”

    阎朗坤再度怔忡,心底里有一个让他骨子里发凉的想法窜上了心头。

    林听雨又极清冷地道:“我妈妈很早就已经过世了,可怜我到成年后才知道。这许多年来居然把一个害死我妈妈的贱人当成母亲敬爱。”

    阎朗坤瞪视着林听雨,沉默着,心底里发凉的同时,又感觉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虽然他心里也明白,眼前这女孩儿的话不一定可信,事情也未必就是他想的那样,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猜想的事是真的。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就觉得,他的猜想就是事实。因为,眼前这个被养废的女孩儿阎珍惜,和外面那个明明是私生女、不应该得到适当的调教却已步入武道五级的阎青惜就是证据。

    林听雨突然靠近他,冷笑问道:“阎家主,你觉得这笔交易怎么样?要不要接受我的交易条件?”

    阎朗坤问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去参观这次年终大比吗?”

    林听雨挑了下眉,道:“不为什么。只是觉得这次小比关乎几大小世家少年子弟拜入逍遥派和玄武门的事,我猜竞争一定非常的激烈。我只是想看热闹而已。”

    阎朗坤深深以为,这女孩儿想要看的热闹绝对不仅仅是大比上的竞争,肯定还有别的什么。

    “单纯地为看热闹,你就会拿出三部功法来做交易?”阎朗坤问。

    林听雨道:“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喜欢看热闹。”

    阎朗坤沉默下来。阎珍惜这个女孩儿,今天这样的做法还是一如既往的败家。可是,他却无法象过去那样,一听到这女孩儿做出败家的事来而生气。

    林听雨见他半天不吭声,身体往后一靠,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开口说道:“阎家主,我再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若你还是这样犹犹豫豫的,那么抱歉,我就要拿着这三部功法去孟家了。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阎朗坤气得眼皮突突直跳,道:“这三部功法既然是你妈妈留给你的,你就该好好珍惜,努力修炼武道”

    “还有两分二十五秒。”林听雨冷冷地打断他。

    “阎珍惜!”阎朗坤气急败坏地喝了一句。

    林听雨道:“还有一分五十六秒。”

    阎朗坤无奈道:“好吧,我同意。”说着拉开书桌下方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塑封的证件,另外他又再林听雨的手机里操作了一番,将手机和塑封证件一起递给林听雨。

    “电子通行证和实物通行证都给你了,”阎朗坤道,“你说的那三部功法呢?”

    林听雨便即登录自己的邮箱,将事先存储在邮箱里的三份文件发送到阎朗坤的邮箱里。

    阎朗坤皱眉无奈道:“你用这种方式把功法给我,不怕有人盗了你我的帐号,把功法盗走?”

    “盗走?”林听雨说着哧声一笑,“盗走又怎么样,没有我亲传的心法,这些功法若是谁敢练,谁就活不过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