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2 狗血西游(二)

正文 102 狗血西游(二)

    林听雨仔细忆一下小白猪离开唐僧师徒一行后所走的路线,然后就沿着原路线返。花费大约一个多时辰的功夫,果然就看到前方的唐僧师徒三人。

    因为八戒的离开,唐僧和孙悟空都有点闷闷的。那个沙僧则是一副老实巴交又很有情商的样子,不停地安慰着唐僧。

    可惜唐僧的脸色始终阴郁着。

    孙悟空很快就现队伍的后面多了一条小尾巴。他直接举着棒子就飞了过来,象往常那样用食指和中指戳在八戒的脑瓜门上,愠怒喝道:“呆子,不是让你走了么,又跟上来干什么?”

    在前面骑马的唐僧听到后方的动静,勒紧马缰,调转马头看了过来。

    林听雨已经穿越好几个世界了,现在这做戏的功夫也练得有些火侯了,当下眼圈一红,哭泣着说道:“师父,猴哥,我知道我是个女子,跟着你们不方便。可是,这里离我家太远,我要去就得跋山涉水,还要经过许多妖怪的地盘。我估计还没走出几里地,就得被妖怪给煮了。”

    孙悟空道:“那又怎样,难道你还想让我和师父送你高老庄不成?”

    唐僧道:“悟空,你神通广大,就用你的跟头云送八戒一程,也免得她中途遇到妖怪,横死他乡。”

    林听雨一听,忙道:“师父,求师父开恩,就让弟子跟随师父前往西天取经吧。弟子虽然不是兄长那样的天蓬元帅转世,可也是一心向佛,想要给自己求得正果。

    我知道我是女流,跟着师父和猴哥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些不便,可是,师父不能因为这个,就无视我向佛的决心啊!

    佛偈有云:‘我只求心不求佛,但求心心心是佛’。师父,佛祖都说,只要心向佛者,不论男女,皆可证道。

    男女有别,那是对于凡俗中人说的。我与师父,都是出家人,难道还要因为这男女之别,而令弟子失去求取真经、以得正果的机会么?”

    听了林听雨一番话,唐僧有些怔愣,眸中显出深思神色。看来,林听雨的话令他颇有感悟。

    沙僧见状,忙一脸憨厚地道:“二师兄,虽然佛祖面前,没有男女之分。可是,你终究是个女子,西天取经,风餐露宿,你一个女子跟着我们,多有不便啊。

    何况,我们一队和尚出行,带着你一个女子,这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林听雨道:“沙师弟,你这种想法,说明你未能真正领悟佛心。我问你,为何你我有手有脚,甚至还会一些法术,却不劳作,而是每日里去各地化缘?”

    沙僧道:“我佛曾说,出家人当摒弃虚荣廉耻之心,以乞讨裹腹充饥,便是让我等出家人放弃脸面、虚荣那种虚无飘渺之物,以助益修行。”

    林听雨道:“这就是了。我佛如此指点我等僧众,为的就是让我们摒弃虚荣廉耻之心,可是,你就是因为怕被别人笑话,硬要将我这做师兄的赶走,岂不是有违佛旨?”

    沙僧哑口无言,愣愣地看着林听雨。肿么感觉这只小白猪被赶走一,口舌变得伶俐了许多?还会引佛据点来与她理论了。

    孙悟空可没有沙僧那番肚子里藏话的心计,直接就说了出来:“你这呆子,怎么就离开这么会儿功夫,嘴巴说话这么利索了?”

    林听雨道:“猴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说话什么时候不利索了?只不过我紧记师父的教导,不会妄语罢了。”

    据她身有体会,小白猪原主真心是个爱说的,在她耳边嘴巴叽叽咯咯的都没怎么停过。

    不过,这小白猪以前跟着唐僧师徒,怕自己哪天说露了嘴,把自己是女子的事抖露出来,所以话说得确实极少。

    只是小白猪原主就算是在她原来生活的现代世界,也非常年轻,经历过的事少不说,也没有接触过任何佛教经典,对于佛学完全不通,最多就是知道和尚不准娶老婆也不准吃肉,这还是她在电视上看来的。

    所以,当她对上那个视佛门戒律为神圣法典的唐僧之时,颇为手足无措。再加上沙僧在旁边蛊惑暗示,这才成功将小白猪赶出西天取经的队伍。

    好在林听雨过去接触过一些佛学,虽然算不上精通,但引几句佛偈还是可以的。

    此时,林听雨见唐僧一直没再说要赶他走的话,便抬头希望殷殷地看向马上端坐的唐僧,走到近前,道:“师父,你看,猴哥平时要给咱们化缘找寻斋饭;沙师弟呢,平时要挑担,你还少个牵马的徒弟,就别赶我走了吧。”

    一边说,她一边已经有些狗腿地牵起了马缰。

    可能是觉得林听雨方才一番话有些道理,唐僧一直没有反驳她,而且,此时见她上来牵马,也没有异议。这算是重新又认了猪八戒这个徒弟了。

    “师父,在佛祖眼里,哪有什么男女之分啊?况且,弟子一心向佛,并不曾因为师父和猴哥是男子,就觉得与弟子有什么分别啊?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因为我是个女子,就将我赶走?”林听雨带着几分委屈地说道。

    因为唐僧几人已经知道这个猪八戒实际上是个女子,所以,林听雨也没有故意压粗自己的声音。她的声音听上去带着几分清脆和稚嫩,听起来就似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儿。

    唐僧不再因为她是女子而说什么。师父都不再有意见,孙悟空和沙僧自然也不会再赶小白猪走,师徒四人再度上路。

    孙悟空习惯在半空飞着,替众人监察着周围,免得妖怪来袭措手不及。而沙僧挑着挑担走在最后,从她的神态、目光等等,谁也看不出她心中在想什么。

    不过,林听雨猜想,那女人八成是在心中谋算下一步的计划。这一次没有成功将小白猪赶走,必定还有下一计。

    师徒四人行了一路,在这山野丛林间,到得深夜,几人才寻到一间小庙休息。

    这庙建在深山老林中,又不是很大,香火明显不太繁盛,且不说住宿条件有多差,就连斋饭也非常粗陋。一顿饭,师徒四人一共只得了两块还没巴掌大的玉米饼子和一小碟咸菜。

    就这,按小庙主持所说,还是他和他徒弟俭省下来的。当然,这小庙本来就没多少香火,和尚也不可能太多,就一个主持加上两个小和尚,统共就这三个人。大概是因为平时斋食太少,所以,师徒三个都瘦得跟麻杆似的。

    饭菜少得可怜,孙悟空等几个做徒弟的哪敢上前再分食?只让那唐僧在桌前坐了,等他吃完再说。

    那唐僧掰了块玉米饼子,咬了一口,只觉入口艰涩,难以下咽。但,到底是饿得紧了,就着咸菜也勉强吞了几大口,手里那块玉米饼子就没了影。

    他又掰了一块,正要往嘴里送,不期就看见旁边的二徒弟八戒在那里直咽唾沫,显然是在拼命地吞咽馋涎,心中一动,就将那块还未动过的玉米饼子,递到她面前,道:“八戒,既然你饿了,就赶紧吃吧。”

    林听雨哪能真的去吃?虽然这副小白猪身体真的很不争气,明明是个妖怪的说,可是就一顿饭没吃,就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她还要扮演讨喜的徒弟,再饿也得忍着,让师父先吃饱了再说。所以,她赶紧摆摆手,笑嘻嘻地道:“师父,我还不饿呢。这地主穷山恶水,小庙里也没多少斋饭,还是师父先吃。师父先吃饱了再说,我还不饿呢。”

    话音刚落,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林听雨过不去,这只小白猪的肚子就出了咕咕的叫声。

    孙悟空“嘿嘿”笑了两声。

    林听雨顿时羞得面颊通红。

    唐僧叹息一声,道:“唉,为师岂能吃下这么多?让你吃你就吃。”说着将那盛着玉米饼子的小碟子咣当一声,重重地放在林听雨面前。

    孙悟空也道:“呆子,既然师父让你吃,你就吃,费话那么多干什么?”

    小白猪原主立刻有些不愤起来,道:“诶?这泼猴以前光会欺负我,吃饭的时候恐怕我吃得太多,总从我嘴边抢食,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让你先吃。难不成他知道八戒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八戒?”

    林听雨不动声色,心道:“不过是人家几个现八戒居然是个女子,所以,开始让着八戒罢了。”

    她埋头大口吃手里的那块饼子,虽然这饼子咬在嘴里比较难咽,但是,这猪八戒的身体可是不简单哦,不两口,这巴掌大的粗面玉米饼子就被她吃个精光。

    那唐僧见二徒弟猪八戒一副没吃饱的样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在他面前那个小碟上,里面还有一小块被唐僧掰剩下的饼子。他将这小碟推到林听雨面前,道:“既然没吃饱,为师这块吃剩下的,你也吃了吧。”

    “师师父,这不太好吧,猴哥和沙师弟还没有吃呢。”林听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孙悟空和沙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