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69 世家女(十五)

正文 969 世家女(十五)

    以阎青惜的年纪,她说她不知道真相,也没参与到林缘秀的行动,确实很容易让人信服。,所以,她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有许多人就倒向了她这一边。

    孟华阳却道:“就算你小时候不知道,但是在被召阎家之后也已经知道了真相。不然,我是怎么通过听到你和你母亲林缘秀的谈话而知这些真相的?”

    人证就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众人的态度再度发生了变化,看向阎青惜的目光立刻充满了批判色彩。

    阎青惜和她妈妈林缘秀私底下谈话时,没少说起那个被养废的阎珍惜,还一起设计要让这个女孩儿今生今世都没办法再阎氏。

    孟华阳说他偷听到这两母女谈话而得知了真相,阎青惜却无法判断出孟华阳是偷听到了她们母女的哪次谈话。

    她狡辩道:“我怎么不记得我和缘惠妈妈说起过这种话题?孟华阳,你撒谎的功夫还真是厉害。”

    孟华阳无奈苦笑,厉声道:“阎青惜,你别再在我面前装这种清纯玉女的形象了。你用这副善良天真的假面孔骗取了我的感情,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再相信你吗?”

    阎青惜气得无以复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孟华阳,来扭转现今大家对她的看法。

    阎朗坤朝满场喝道:“眼前重要的是这场决赛,你们两个孩子,还是赶紧比试完了。其他的事,可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谈论。”说完,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孟华阳。

    孟华阳心头一凛,他这样当众揭穿阎氏的丑闻,怕是整个阎家都要恨上他了。他先前为了让阎青惜将注意力从软骨散上转移开去,急中生智把这件秘辛讲出来,怎么就没想到它的严重后果呢?

    孟华阳不是考虑不周,只是被林听雨的精神力干扰了一下,让他觉得自己曾经亲耳偷听到林缘秀和阎青惜密谈,并且在这当口将他偷听到的事公之于众。

    阎朗坤的话让阎青惜身心一震,想起了自己身上的异样,立刻指着孟华阳吼道:“爷爷,我现在身上无力,肯定是被孟华阳下了药。”

    阎朗坤脸色好不难看。

    阎青惜的话让孟华阳的脸色也变得极为不好,他道:“阎青惜,是你自己的内力耗尽了吧。”

    “别吵了,到底怎么事,我验一下便知。”决赛裁判现身,冷声说道,不耐烦地瞟了眼这两个孩子。

    因为这次年终小比涉及到两大武门外招弟子,所以裁判是孟、阎、风、李四小世家之外的,皆来自两大武门,众人无不信服。

    裁判拿着阎青惜的脉切了一会儿,道:“阎青惜,明明是你自己耗尽了内力,怪不得别人。”

    一句话又让满场哗然。阎朗坤都觉得自己的老脸丢尽了,气得很想上去当众给阎青惜两巴掌。

    阎青惜急道:“不可能。我的内力支撑百招都没问题。再说,我的内力耗没耗尽,我自己会不知道吗?”

    她浑身无力,虽然和内力耗尽的表相很象是,但是她丹田内明明还有内力,只是运转不起来而已,分明就是中了让内力难以调动的药物。

    裁判道:“不错,你的内力耗没耗尽,你自己该最是清楚,却还在这里冤枉别人给你下药。”说完他就闪身到了决赛台外围,冷着脸静观。

    阎青惜百口莫辨。若说刚才她说她不知道林缘秀所做的那些事,在场众人还有在小半相信;但现在见她竟是这么一个空口说白话的主,已经没人再相信她了。

    孟华阳对于裁判给出的判决也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但很快就想到可能是他下药的量极为轻微,在脉相上没表现出来的缘故。

    他暗中松了一口气,道:“阎青惜,你到底是比还是不比?”

    阎青惜眼泪夺眶而出,她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都没有哪一天比今天更悲催。

    她恶狠狠地瞪视着孟华阳,这个昨天还在和他热情拍拖的男人,今天却这样伤她,害了她的名声不说,还给她下药让她失去了战斗能力,要将拜入武门的机会从她手心里夺去。

    阎青惜心里升起极度的恨意,道:“比,为什么不比?就算浑身无力,可是,也不代表我就一定会输。”她的左臂微微动了动。

    在她左臂腋下,暗绑着一个发毒针的暗器。孟华阳这样奸害她,她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不过,毒针这种暗器虽小,要是在决赛台附近的裁判不可能发现不了。

    她必须避开裁判的眼睛,在背对裁判时再下手。可是,决赛台附近除了裁判之外,还围着许多四大小世家的强者,他们的眼睛都很毒,如果她动用毒针还得必须避过他们。

    真不知道孟华阳刚才是怎么给她下药的?他就真的能避开这些人的眼睛吗?最让阎青惜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裁判都没能发现她是被下了药?

    裁判也好,围在决赛台周围的强者也好,他们都只是了林听雨用精神力施展的幻术,也就是被精神力干扰了意识,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林听雨想让他们看到听到的东西。

    这事,阎青惜是永远想不明白的。

    在这种干扰之下,阎青惜到底还是找到了机会成功动用了她的毒针,射进了孟华阳的膝盖里。这毒针在射入之初并不会起什么作用,要在两三天之后才会毒发。

    孟华阳除了膝盖有点疼之外,并没有其他感觉。所以,他还是如愿以偿地打败了阎青惜,从决赛中胜出。

    但是,三天后,他膝盖毒发,一条腿很快就废了,因为残废而被排除在两大武门招收之列。

    阎青惜在这次年终大比上的名声被彻底搞臭,就算孟华阳被淘汰后理应由她补上那个被招收的名额之缺,可惜依她在决赛台上的表现,无论是逍遥派还是玄武门都不想接受她。

    最终,她也失去了拜入这两大武门的机会。

    拜入两大武门的名额决定下来之后不久,一直被阎氏弟子监控的林缘秀和阎青惜就被带到了老宅戒律台,接受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