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476 背锅女(十一)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476 背锅女(十一)

    是以林听雨设置的这些普通的机关阵就已经相当给力。根本就不需要队员们动手,丧尸就已经被她设置的机关悉数杀光了。

    队员们出去收丧尸晶核的功夫,司徒南转身就对上还没有从愕然中醒过神来的凤丹凰。

    因为这些丧尸死得也太离奇,她并没能亲眼看到那些机关,所以想象不出这些丧尸到底是怎么自己死在外面的。

    司徒南很是彬彬有礼地道:“这位小姐,丧尸已经杀尽,你可以离开了。”

    凤丹凰没想到他竟然这样下逐客令,他没听到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吗?她是邻村异能小队的,在被大量丧尸追杀时又被营地里的队友背叛,所以才不得已才逃往这个方向的。

    他居然没有半点把她留下来的意思?这怎么可能呢?她的计划可是天一无缝。刚才的她,那一番表演可说是淋漓尽致,别说男人了,就算是个女人在这里,恐怕也早就对她兴起浓浓的同情心了。

    这个司徒南居然无动于衷?

    凤丹凰只愣了一瞬,便决定卖力地再试一次。她可不想让自己计划了许久的事就这样泡汤。

    不然明天,司徒南就要和洛剑奇会晤了,两个小队暂时联合,共同杀敌,其后如同她第一世那般,虽然洛剑奇和司徒南没有共同创立基地,但是两个基地一南一北,各自为政,彼此呼应,使得两大基地共同发展壮大,最后竟致在末世结束之后携手共建共和国度。

    那样的话,她想让洛剑奇死,就有点麻烦了。她在第一世时,司徒南可是与洛剑奇一直保持着兄弟友谊。

    两人互相帮扶,在危机时也会彼此求助,到那时,洛剑奇就算身隐高阶的丧尸包围,只要信号一发,司徒南就会带人出现,她想按计划让洛剑奇死于丧尸之口就会变成不现实。

    林听雨在暗中看笑话一样看着凤丹凰的戏。此时便见她眼圈一红,又象过去在齐嫣笑面前那般扮出楚楚可怜相,埋头轻泣,样貌动人不说,更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会心生怜爱。

    在凤丹凰的第二世,她靠着这种手段将司徒南的心抓得死死的,让司徒南没有象第一世那样与洛剑奇建立兄弟情,而是让两人反目成仇,成就了她末世女王的霸主地位。

    不过,这次,貌似她这种神态不太有用了呢。没办法,林听雨刚才将她的动作、声音和表情都模仿得惟妙惟肖,让司徒南对她这种神态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司徒南道:“好啦,你走吧。你把丧尸引到我们这里来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这事让我们得了这么多的丧尸晶核嘛。”

    让林听雨有点小失望的是,不待凤丹凰开口说话,司徒南就已经有点不耐烦地先开口了。大概是看到林听雨刚才模仿得一幕,他再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就感觉极为矫揉造作,有点难以看下去的感觉。

    说完,他也不管凤丹凰那错愕的神情,已经朝靠他最近的队员使了一个眼色。那队员立刻会意,连推带搡地将凤丹凰推出了防护墙外,然后毫不留情地咣当一声关紧了门。

    凤丹凰站在门外瞠目结舌愣了半天,才相信自己已经被别人轰出来的事实。她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就想起先前洛剑奇的队员曾禀报过司徒南小队一些情报。

    她知道“齐嫣笑”加入了司徒南的小队,但在她看来,这个早晚要死于她之后、三年后才能觉醒异能、现在还是一个废物的女人,在司徒南小队里顶多充当的也是当初她在洛剑奇小队里充当的角色——一个烧火做饭打杂的保姆而已。

    这种人在队伍里只有服从的份儿,是不可能有任何话语权的。就算“齐嫣笑”跟司徒南说过什么,比如说有关她凤丹凰的一些坏话,司徒南也不会往心里去。

    可是,司徒南今天的举动明显与她计划中应该出现的举动有很大的反差?难道说,是她的计划不够周密?还是说司徒南变性了,不再喜欢女人了?

    在凤丹凰看来,她这样的美貌,这样的身材,这样的声音等等,凡是喜欢女人的人看到,都会心动。司徒南没理由反应这么冷淡啊!

    她离开之后,林听雨才现身出现。

    司徒南道:“这个女人是谁?你对她,好象不是一般的了解呢。”

    林听雨脸现无奈地道:“她叫凤丹凰,原本是我大学里最要好的同学,不,应该说是最要好的闺蜜。我以前,可是没少被她那楚楚可怜、极招人疼的样子坑害呢。”

    司徒南道:“哦?能给我讲讲吗?”

    林听雨道:“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司徒南道:“我们既然走到了这里,附近就有另外一个异能小队驻扎,我觉得我们双方有必要会晤一下。要知道现在在这种末世,人类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可能活下去。”

    林听雨点了点头。其实,要是没有凤丹凰在中间搅和,司徒南和洛剑奇这两个末世英雄,本来就会因志同道合走到一起。

    可惜啊!

    司徒南接着道:“你也知道,她是那个小队的成员;而她今天的作为,很显然是在搞坏那个小队在咱们心目中的印象,应该是不想让那个小队与咱们建立联合吧。”

    不想让他们走向联合,还要让他对凤丹凰产生同情之心,凤丹凰是想利用他来奸害那个小队里的什么人吗?司徒南心中猜测。他又不是傻子,不去想今天晚上的事才怪。

    林听雨道:“她不是已经被她的队友们背叛了吗?”

    司徒南沉吟道:“这事,确实是应该让她的队友们知道一下。只不过,若是她在那边是个比较有地位的人,恐怕咱们这些陌生人的话,他们并不会相信,相反,还会觉得咱们在挑拨离间。”

    林听雨笑道:“呵,明天你去与那个小队的队长会晤,说不定就会看到凤丹凰,你直接与她当面对峙,将这玩意儿拿出来,看看她什么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