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87 虞美人(五)月票三十加更

正文 987 虞美人(五)月票三十加更

    虞子期得知早上送去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妹子虞氏,而是那个丫环小兰,大惊之下,不免又怒又怕。+,

    怒的是虞氏擅作主张,害他送错了人;怕的是将一个卑贱的女婢当成自己的妹子送给大王,以大王的性子,得知了此事,必定会震怒降罪,到时候整个虞府恐怕都没有活口了。

    不过好在虞氏及时醒悟,愿意为家族献上自己。

    明日一早,他就带着虞氏往大王府上赔罪,他们再将罪责尽数推到那个小兰身上,说那小兰是贪图大王的地位自己冒充小姐去的项羽府上,到时那大王看到虞氏美貌,说不定就能饶过他这次罪过,只惩罚那个小兰。

    林听雨虽然人在项府,可是无限妙音和冥识却一直在关注着虞氏,发现这兄妹两的密谋,真心为他俩感到不耻。

    第二天,虞子期果然又带着一名女子再度来到项羽府上。

    项家的府丁见他昨天进献了一个虞姬,已经深得大王喜爱,今日居然又再带了个扣着纱帽的女子前来,虽不见其容貌,但见其行止间飘飘欲仙,就知道此女必定美貌非常,因此对虞子期都很客气。

    “虞公子稍待,大王昨晚与公子送来的女子到极晚,今日起得稍迟,刚刚梳洗完毕,正在进早膳。小的这就去禀报公子前来。”那府丁说道,适当地给虞子期透露了一些消息。

    他还以为虞子期听到这个消息会非常高兴,这说明项羽很喜欢虞子期进献的美人,如此说不定他就能得些打赏,谁知虞子期听了他的话,竟是阴沉着脸,半天不吭声。

    这家丁落得个好大没趣,知道打赏是没可能了,心想早听说虞府乃是旺族,怎地这么小气?当下悻悻地转身进去内室,向项羽禀报虞子期求见。

    项羽正和林听雨一起用早膳,不时地与林听雨讲起战事。

    林听雨偶然插上一两句嘴。

    她穿越了诸多世界,别说是凡人界的战事了,就算是仙庭的战事,她在玉渊的那个世界都不知道经历过几,见识自然不是寻常女子所能比。

    是以,饭至中旬,项羽就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女子虽只是一个小丫环,但是在战事方面的见识却是非同一般,心中对其暗生钦佩,与她谈得甚是投机。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人边谈边吃,一顿早饭竟是吃了大半个时辰,到了晌午都还没吃完。

    那前来禀报的家丁已经在门外站了两刻,一早就禀报了虞子期求见,项羽只淡淡地“哦”了一声,就继续与林听雨谈天说地。

    其实不是项羽将那家丁的话给无视了,实在是他少有遇见象林听雨这样见识的女子,一时谈起来就把什么都忘了。

    那家丁禀报完之后,他本是决定用完早膳就召见虞子期的,谁知道与林听雨谈了一会儿,就全都被林听雨吸引了过去,把那个求见的虞子期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人又畅谈了一会儿,林听雨的冥识探到虞子期和虞氏已经在外厅里等得极不耐烦,这才假装试探着问道:“大王,您看”

    见她欲言又止,项羽爽快地道:“妃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如今你我同心,已经结为夫妻,日后自也是没什么话不好说的。”

    林听雨这才做出鼓起勇气的样子,道:“大王,那虞子期虞公子已经等了许久”

    项羽这才想起,还有一个虞子期在等着他,无奈失笑道:“你看孤王,与妃子谈得甚是愉快,倒把他给忘了。”

    林听雨道:“原来是大王将他求见的事给忘了,妾身还以为大王是故意”说到这里,她突地打住话头,眼圈不自觉一红,埋下头去。

    项羽赶紧伸出手去紧紧拉住了她的小手,道:“妃子,你以为孤王是因为虞子期兄妹期骗的事而故意想要凉着他?孤王昨日就与你说了,很感谢虞子期将你这样的一个痴心于孤王的女子送到孤王身边,怎会故意凉他?”

    林听雨点头笑着“嗯”了一声,温声说道:“大王胸怀广阔,都是妾身想多了,以自己这副短小心肠度量大王。”

    “哈哈”项羽一阵大笑,伸出两指来宠溺地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道:“妃子的心肠是不是短小,以前孤王是不知道的,但是刚才与妃子一番畅谈,孤王已经知道妃子也是胸怀广阔,非寻常女子所能比的。”

    林听雨含羞地埋下头去,抿嘴一笑。

    “孤王去了。”项羽说着凑近她耳边,呢喃低语道:“你昨晚被折腾了许久,身子想来还乏着,赶紧好好休息一番,待到晚上,再好好地陪伴孤王。”

    林听雨被他说得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那项羽见罢,哈哈大笑而去。

    虞子期兄妹两个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等来了项羽。

    项羽见虞子期身边跟着一个扣着纱帽、身材姣好的女子,两人一起朝他行礼,那女子的面纱略微飘起,露出女子俏丽非常的如雪下巴,顿时就令项羽心中惊艳。

    但是项羽很快就醒悟过来,这个跟着虞子期一起前来的女子,怕不就是那个传闻中极为美貌的虞氏吧。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不悦。此女既然让他的虞姬代她被送到了自己府上,心中自是极不情愿来的,今日却又出现在这里,为的是哪般?

    项羽故意沉默了一会儿才叫起,让行礼的虞子期兄妹在那里跪了一会儿才起身看座。

    “子期,今日一大早就来求见孤王,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项羽说着扬唇笑了起来,“该不会是故意想看看孤王对你送来的女子是否喜爱吧。”

    说到这里,他就不自觉地想起后院里那个温婉、清秀、见识却较之男儿还要厉害的女子,心中欢喜得不得了,哈哈大笑起来。

    虞子期见项羽的模样,似乎对昨日送来的女子并无半分不满。可是小兰他是知道的,一个样貌最多只能算得上清秀、身材极为普通的小丫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