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89 虞美人(七)

正文 989 虞美人(七)

    项羽虽然勇武耿直,可不是傻子。,虞子期、虞氏说的话是真是假,他纵使不能全部辨别出来,但还是能够判断出关键的几个地方都不是真的。

    首先虞氏若真是被小兰迷晕而未能来到他的府上,虞府的丫环家丁不少,他们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怎么可能没发现晕过去的虞氏?

    若是发现了虞氏,那么,昨天白天虞子期就应该知道他送错了人,赶紧把虞氏送到项府上来认错。

    再者虞子期说丫环小兰粗鄙,根本就不合实际,摆明了是在故意抹黑他的虞姬。

    只是这个虞氏若是不想跟他,现在却又出现在这里,为的是哪般?但若说他新赐名的虞姬会骗他,他又不太相信。

    虞氏是否是逃跑让人替她出嫁,项羽自信他一查就能查出来,所以,心中虽然有所疑惑,却并没放在心上,清清凉凉地道:“你们且先去吧,此事,待孤王调查清楚了再说。”

    虞子期和虞氏听出项羽竟然没有半点意思要将虞氏留下来,都是心中一惊。

    “大王”虞子期惊呼了一声,搞不懂以他妹子的美貌,天下男子见之无不趋之若鹜,为什么项羽只在最初表现了一下惊艳,接下来就一直很淡然了。

    虞氏也没想到项羽见到了她的容貌,居然还能这般沉着。可是她不相信项羽会真的不想把她留下来,当下就起身说道:“大王既然如此说,民女就先告退了。还希望大王将事情真相查清楚,还民女一个公道。”

    项羽见此女狂傲非常,又想到后院里那女子的温婉,更加不觉得是那女子在骗他。看虞氏这种傲劲儿,的确是那种能做出找人替嫁这种事的人。

    他冷冷地道:“孤王自会查明真相,看看到底是谁在故意欺骗孤王。”言罢,并没再说其他,直接甩袖离了前厅。

    虞氏见项羽头也不地离去,失神地坐在椅子上,实在不敢相信,这个男子明明对她惊艳非常,可是却如此对她不屑一顾。

    “这不可能。项羽肯定是想要对我施展欲擒故纵之策。”虞氏心道。

    “妹子,咱们先行府,再做商议吧。”虞子期无奈地道,看着这个明明很聪明、不想却在这种大事上犯糊涂的妹妹,不免又是无奈又是恼怒。

    要不是虞氏犯糊涂,竟搞出让丫环小兰替她前来项羽府这档子事,现在被项羽宠幸的肯定是她了。

    兄妹两个悻悻地了虞府。项羽这边处理完手头上的政事,已经是傍晚时分。

    他暗中派去查探虞氏到底是自己逃离还是小兰将之迷倒后替嫁的人已经来。

    那人禀报,除了查到虞府中一个马车夫突然离奇失踪之外,什么消息也没打探到。

    “马车夫离奇失踪?”项羽听后失声冷笑。既然是马车夫死了,那多半就是虞府为了灭口干下的好事了。

    项羽心中越发确定,自己新封的虞姬并没有跟自己说谎,当下欣欣然地前往了后院,到了虞姬的居所。

    这一整天,林听雨都在房中修炼。虞氏能文能武,在当世被称为文武全才的奇女子。

    她想要真的斗败虞氏,除了占得先机之外,自己也得有点真功夫才行。不然哪天她被虞府的人找上,或者虞氏真的被项羽收了,两人对峙,她会吃大亏的。

    因为在系统时空里无法动用紫薇祖碑,她无法通过紫薇祖碑、阎灵碑和控鬼符这三件引灵磁石炼就的宝物来令神衍天功迅速进益,所以,她选择能够借木灵来增益的冥王功法进行修炼。

    她不求有多强,但起码得做到在这个世界能够自保。

    项羽来时故意不让人喧驾,悄无声息地就进了虞姬的居所,结果就见一众女婢们都被遣了出来,虞姬的房门紧关着,好奇问道:“你们怎么都在外面伺候?”

    有女婢答道:“启禀大王,虞美人命我等在外面伺候,没有要紧事不要打搅她。”

    “她在干什么?”项羽好奇问道。

    女婢道:“不清楚。”

    这些女婢都是林听雨从虞府带过来的,本来是给虞子期给自己的妹子虞氏准备的。谁知道她们今天一早过来伺候被大王宠幸的虞姬,赫然发现虞姬竟然不是她们的小姐,而是过去和她们一样的小丫环小兰。

    女婢们心思翻涌,表面上虽然不敢与林听雨为难,但骨子里还是很不服气的。所以,此时答项羽的话,也不会考虑到会给林听雨带来什么影响。

    她们这两句简单的答虽然是事实,但一般人听在耳里就不免犯嘀咕,猜想虞姬是不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只是这项羽身为贵族,从小成长的环境中,就没少见过女子争风吃醋、下人争宠斗气的事,听到婢子这般答,他就觉出这些婢子对他的虞姬恐怕不会太尽心服侍。

    他正要推门进去的功夫,便听吱呀一声门响,林听雨已经展颜微笑着打开了房门。

    “参见大王。”林听雨行礼时口中喧喝。

    “妃子快起。”项羽忙走过去扶起了她,拉着她一同进了房间,然后将房门关紧,“外面那些婢子都是虞子期派给他妹子的吧,孤王看你也用不惯她们,不如明日我遣送几个过来,至于这些婢子,就送到虞府吧。”

    林听雨乖巧微笑地应道:“妾身已身属大王,一切按大王吩咐便是。”

    项羽听罢心头一喜。这说明这个女子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备之心。要知道这屋里服侍的是虞家的婢子还是他项羽派来的婢子,可是大有门道的。

    两人一起用晚膳,因为膳后多半就要休息,项羽命人上了一些好酒,与林听雨边吃饭边饮。

    酒到中旬,林听雨就提出想为项羽奏琴以助酒兴。

    项羽奇道:“没想到你昔日为奴为婢,竟然也会奏琴,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林听雨悠然笑道:“大王有所不知,我昔日虽为婢子,却曾得一位女道士暗中传授琴艺,因此略通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