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995 虞美人(十三)

正文 995 虞美人(十三)

    因为一个强到她根本就探不出灵魂波动的人,想让她感觉到什么样的灵魂波动,她就只能感觉到什么样的灵魂波动,而并非是他真正的灵魂波动。,

    可惜,她记不起这件事了,自然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事。

    而且别看她在穿越的时候总表现得那么强,可事实上,她骨子里对待爱人始终是个非常温软的性子,说不定事后还会怪她自己,没在遇到这种令她熟悉的目光时第一时间就想起,这种目光是属于谁的。

    见男子沉默着没有答自己的问题,林听雨不禁温声追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项羽淡淡地道:“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你和前几天有些不一样了。”

    林听雨心头微颤,脸也跟着红了起来,有些心虚地想:“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以前和他云里雾里的就只有这副肉身,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我。”

    “这轮到你不说话了?”项羽道,嘴角上扬,露出有些坏的笑来。

    林听雨趴在他怀里,根本就没看到这丝笑容,她正忙着想用什么谎话来搪塞项羽呢。片刻后她道:“也许是妾身在大王身边待得久了,越来越爱大王的缘故吧。”

    这句,算是她的真心话。

    “是吗?”项羽的声音上扬,明显带着愉悦,“既然你这么爱孤王,那以后还要象昨晚那样”心中却有些无奈地在想:“让这个女人主动,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嗯。”让项羽惊讶无比的是,怀中的女人竟然轻轻应了一声。

    项羽心中充斥着莫名的情绪,激动得很想立刻就问一问她:“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生生地咽了下去。有些事,他不能说,因为时空规律谁也打破不了。就算他实力再强,也不能违背这些规律。

    而且,他到底是谁?是他?亦或不是?有时候连他自己都确定不了。

    有时候他觉得他只是象搜寻其他人的记忆一样得到了那个人的记忆,而他自己实际上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石妖。

    没错,他曾经因为没有任何记忆而利用他强大的能力搜索了许多人的记忆,由此他也就得到了许许多多的记忆,这让他得到了很多知识、经验甚至能力。

    后来他也曾搜索了那个影灵的记忆,由此得到了一个人的记忆。而这个人的记忆之中,竟然有他如何出现从何而来的记忆,更有他生生世世的记忆。

    可是,他有些分不清,这些记忆真的是属于他吗?又或者和他搜索得来的其他人的记忆一样,都只是属于别人的记忆,只是被他强行索来的记忆。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绪变得很复杂,突然很强势地说了一句:“吻我!”

    林听雨果然乖乖地抬起头来,捧起他的脸,一双温热的唇落在他的唇上。

    男子心中欢喜无限。不管怎么说,这种欢喜的感觉是他真真正正、深深刻刻地体味到的。男子一个翻身,又将女人压在了自己身下。

    林听雨因为被他连续几次占有,身子相当不适,被他压在身下后就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可是想到自己那么辛苦那么艰难地才能再遇到他的转世,心立刻就软了,任由他再度进入

    让林听雨没想到的是,这次他竟然一直折腾,到了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林听雨被他折腾得狠了,身上好象被车碾过一样,没有一处不痛,浑身上下更到处都是紫色的吻痕。

    项羽躺在她身侧,因为刚刚的尽情欢娱而喘着粗气。眼见身旁的女人身上狼狈得很,脸色也很差,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他不该这么狠地折腾她。他其实知道,他心中的郁结跟这个女人没关系。只不过是他自己想不通。他无法象那个男人那样认命地接受这个女人,可是又无法象一个陌路人那样远离这个女人。

    归根结底,他是不想做那个男人的替身。

    他和他,其实有着很大的不同,不是么?

    但他又觉得自己就是他,只不过是因为灵魂曾经散过所以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可是,这失去的记忆并不是他自己想起来的,而是他从另外一个人那里搜来的,就象他得到其他人的记忆一样是搜索来的。

    那么,这些记忆和那些与他无关之人的记忆又有什么不同呢?

    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记忆。那,他到底是不是那个人,谁又能来确定?

    想到这里,男子就觉得头有些疼。

    他突然发现身旁的女子想要爬起来,可是因为被她折腾得太狠的缘故,浑身无力酸疼,爬得比较艰难,半天才把身子支起来。

    那美轮美奂的背就显露在他眼前。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身体某个部位又有了反应。他怕自己再控制不住折腾这个女人,赶紧问道:“你不好好躺着睡觉,起来干什么?”

    他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施展出强大的幻术难道是怕女人听出他声音中的慌乱么?

    林听雨无奈地道:“我口好渴,想要喝水。”这个时候,两人都很狼狈,总不好叫别人进来服侍,看到他们这副样子躺在床上,肯定丢死人了。

    “你躺着别动,我去拿水来。”项羽道,噌的一下起身下了床,到外面的小厅里去倒水。

    林听雨见他大步流星地,心中有些无语,就算项羽武世高强,又修炼到炼气期,可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折腾了一天两夜,居然还神采奕奕的,也太让人震惊了。

    可怜她冥王功法才刚步入第一层后期,身体还弱得很,被这么折腾,骨头都快散架了。

    项羽很快就折到床边,将手里的杯子送到林听雨嘴边,喂她喝了两口水。

    他现在身上只随便披上了一件薄薄的内衣,这样面对着林听雨,整个身体的前面几乎在林听雨面前展露无疑。

    林听雨有些不敢看,本来扶着杯子的手在莫名地发抖,脸也跟着发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