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09 天才女官(八)

正文 1009 天才女官(八)

    不待林听雨说什么,图腾卡特就已经开口,声音仍旧浅淡,透着冰冷,道:“你去吧,如实禀报皇后,就说此事不是你与她能够决定的。,”

    “是。”林听雨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莫古尔特有些悻悻地道:“图腾卡特,海仑好不容易到我这里来一趟,你这么急着让她走干什么?”

    图腾卡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地瞟过一眼。莫古尔特顿时心中一寒,不敢再说什么。

    虽然他和图腾卡特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而且在图腾卡特面前,比在他的父皇和母后面前都要随意,可若是图腾卡特真的生起气来,他却是在打心底里害怕。

    林听雨到了皇后宫里去复命,得知此事是皇室长老安排,皇后也只得脸现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作罢。

    实际上她早就知道这事是长老安排的,她之所以会派林听雨去劝说莫古尔特,根本就是在制造这两个人接触的机会。

    林听雨早就猜到皇后意图,只是假装不知。因为刚刚值了晚班,接下来的一天一夜她都不再当值,所以复命之后就和海仑往常不当值的时候一样,乘着马车出了皇宫,打算返自己家里休息。

    在海仑的记忆中,她并不曾在今日交接班之后前往莫古尔物的宫中,所以她从来没见过那个图腾卡特。而在今日她准点和别人交接班、离开皇宫后,她就偶然间遇到了一个样貌最多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女郎。

    当时街上人来人往,她的马车虽缓慢行进,可是街上有些行人在专注着看着摊位上售卖的货品,难免会有注意不到的情况。好在帝国有明文规定,在这种繁华热闹的街道,马和马车皆不准快行,所以,出事的情况倒不是很多。

    海仑在的时候,她就是感觉到马车被车夫及时拉住,好奇地将头探出马车时,看到了那个稍显清秀、比她年纪稍长的女孩子。

    女孩子为了表示她打扰到马车行进的歉意,还献上了自己刚刚买来的一捧鲜花。这使得海仑对这个女孩子不但没有生起厌憎之心,还很有好感。

    后来她还跟辉特提起了自己偶遇的这个女孩儿,觉得这个女孩儿很知礼数,也很讨人喜欢。

    可是一个多月后她才知道这个女孩竟然就是梅杰霍恩,当时的辉特虽然还没对梅杰霍恩表示出明显的爱意,但是好感却是大大的有。

    海仑虽然心里有些酸涩,却仍旧大度地表示出对梅杰的肯定。可惜,她的大度和肯定并没换来梅杰的友好。

    谁能想到这个女人表面有礼和善的女郎,骨子里却是嫉恨成性、恶毒无比。就因为海仑和辉特曾有过往,就嫉恨到让辉特将整个贝尔特家族给灭了。

    林听雨因为这次前往莫古尔特的宫中耽误了时间,所以并没想过海仑偶遇的一幕,居然还会在她身上重演开来。

    这个时间,可比海仑那时离开皇宫晚了一个多小时。

    当马车突然停下来,外面传来马车夫带些恼火的喝斥声,让行人走路看道,林听雨的冥识就已经探到马车外,靠近马头的地方,立着一个身材清瘦、面容偏白的年轻女子。

    这就是海仑记忆中初遇梅杰霍恩的情形。

    这个女子,虽然身着简朴,而且素面朝天、身材削瘦,却很干净、利落,知进退,行止有礼大方,举手投足间都象是出身大家的闺秀,丝毫不似出身贫寒、不曾常年接受教育的女子。

    海仑会在见她之初建立起极好的印象,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林听雨却不是海仑。既然她今天晚了一个小时才出宫,却仍旧象海仑一样遇到了这个梅杰霍恩,这就说明梅杰霍恩八成是一早就等在这里,专程等着和海仑“偶遇”呢。

    林听雨并没象海仑在时一样,掀开车帘好奇地看向外面。结合海仑的记忆,她猜测梅杰霍恩之所以制造这次偶偶,一方面是她想见识一下宫廷内外都闻名的美女兼才女海仑;另一方面,她也想给海仑制造出好印象,好让海仑在辉特那里给自己造势。

    试想一下,本来就对她印象极好的一个年轻男子,又从自己的女友嘴里听说她是个友好和善有礼的女子,这个男子对她的印象会怎么样?

    只会好上加好,甚至产生爱意,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林听雨一直沉默着坐在马车里,稳坐如钟,让梅杰霍恩自己在外面忙活去。她没看到这个女孩,当然就没有对这女孩的印象好坏,更没闲情去辉特那里给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造势做铺垫。

    梅杰霍恩在马车外不停地给车夫道歉,还向马车内喊了两句:“车里的大人,真是对不起。”

    她虽然是故意偶遇海仑的马车,此时却不敢表现出她知道车里坐的是贵族小族,只是假装不知情地喊车里的人做“大人”。

    “行啦行啦,快闪开吧,别挡着我们的道。”马车夫见这个女了占在马路,挡着马车的路半天都没让开,脸色越发地难看了,不耐烦地喝了一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梅杰霍恩还在努力,希望能够让车里的人看到她“发自真心”的歉意,对她建立起良好的印象。

    而且,她还没看到那个宫廷内外都很出名的“海仑”到底长得什么样呢。

    “切尔夫!”林听雨有些不耐烦了,轻声喊了一句。

    “是,小姐。”切尔夫立刻应道,“真是抱歉,有个女人她”

    “行了,我知道了。”林听雨打断他道,她可没耐心听切尔夫再讲一遍事情经过,“给那女人一枚银币,让她赶紧把路让出来吧。”

    “是。”切尔夫立刻应道,转头就给了梅杰霍恩一枚银币,眸中有鄙夷闪过,道:“我们小姐赏你的,这可以把路让出来了吧。”

    那梅杰霍恩接过银币愣了一下,脸色一变,羞愤之感涌上心头,敢情人家是把她当成讹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