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10 天才女官(九)

正文 1010 天才女官(九)

    梅杰道:“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

    切尔夫怒道:“那你到底想怎样?你拦着我们的车子,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梅杰一时语塞。她原本以为,海仑至少会掀开车帘子看看外面的情况,这样她就可以趁机一观海仑的容貌了。

    再者,听说那海仑性情温善,只要她表现得足够有礼,海仑多半也会很友好。却没想到,人家温善到以为她是讹人或要饭的,直接给了她一枚银币。

    “起开起开。”切尔夫不耐烦地道。他实在看不上这种人的品行,将她推到一边,拉着马车继续赶路了。

    贝尔特家族的底蕴深厚,在整个希古尔帝国内,都遍布他们的庄园。而在都城格尔特城,贝尔特家族的府邸也异常的庞大,并且透着时间才能带来的沧桑和古朴雄浑气息。

    林听雨虽然在海仑的记忆中看到过座府邸,可是当亲眼看到这幢灰黑色的高大建筑时,仍旧不自觉地在心中升起一丝感慨。海仑本人对她的家族充满了深厚的感情,也深深地因自己出身贝尔特家族而骄傲。大概这种感情也影响了林听雨吧。

    林听雨觉得,这个贝尔特家族存在于世间已经达千年之久,其底蕴与掌握的势力丝毫不亚于修仙界里的一级修仙世家。

    可是这样的一个家族,竟然在一夕之间被辉特拜特给灭了。林听雨猜测,那个辉特很可能早就有灭掉贝尔特的打算,并且暗中筹谋了许久。

    不然,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将贝尔特连根拔起。

    说不定,在他与海仑分手、跟梅杰在一起之后,他就已经开始谋划这件事了。至于灭掉贝尔特的原因,也不大可能全是因为梅杰霍恩在吃海仑的醋。

    因为辉特和海仑后来的感情纠葛,注定在皇权争夺后期贝尔特家族不会站在他这一边。而且,就算他成功击败其他的皇子登上皇位,贝尔特家族也未必愿意全心全意地扶佐他。

    不过,这只是辉特本人有些偏激的想法,其实许多家族为了家族能够一直繁衍强盛下去,都是比较实识务的。只是他这个人心胸狭窄,容不下贝尔特罢了。

    马车在切尔夫的驾御之下进了贝尔特府的大门,停在海仑所居的左苑之内。她的祖父是家主,而她又是家族最有潜力的天才新星,所以才有资格住在这里。

    马车停在左苑的院子里,林听雨这才下车。

    一下车就看到厅堂门口立着的帅气年轻男子,体内还有五级的魔法波动,正是海仑的男友辉特拜特。

    因为有海仑的记忆,林听雨早就知道今天这位会在这里等待海仑,所以看到辉特朝她迎过来,林听雨并没觉得惊奇,而是展颜温和笑道:“辉特,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待辉特答,与他一起来迎的海仑近侍的女婢菲丝就开口说道:“海仑小姐,辉特皇子殿下可是八点不到就跑来了。他说知道小姐今天会早早地交班家,特意带了一件稀罕物件来送给小姐。”

    一边说菲丝还一边笑得异常灿烂,一副很为小姐找到这般好的对象而高兴的样子。

    不过,林听雨并不是海仑,这种把戏骗骗单纯的海仑还行,想骗她却有点难了。林听雨敏锐地发现,菲丝在和她说话时,眸子偶尔会瞥向辉特,眉眼间竟隐隐透出情愫。

    而辉特淡笑着时而看向菲丝,虽表面上看起来神态潇洒平淡,淡淡的笑容里还因为菲丝的话而略显羞涩,可是,他和菲丝的目光曾经对上过一次,林听雨就发现辉特看向菲丝的那一眼中透了几分挑逗。

    这个辉特,敢情跟个男妓似的到处勾搭女人啊!他勾搭菲丝,林听雨可不相信他是出于爱情,多半只是想利用菲丝替他监视海仑。

    他是皇帝的私生女,母亲可不象皇后那样有家族和背景,他的家当就只有皇宫每月发给皇子们的月例。靠这些钱,就算他一辈子都在魔兽山脉里拼命地狩魔兽挖魔植来售卖赚钱,估计都赚不够他夺皇位所需要的钱。

    菲丝一个女婢,他出卖色相,估计只要再加上少许的金钱,就足以将她收买得服服贴贴的。

    因为窥探到辉特和菲丝这两人间的异样,菲丝会帮着辉特在海仑面前刷好感度,林听雨自然不觉得奇怪。不过,她适时地表现出好奇与欣喜,问辉特道:“什么稀罕物件?”

    此时切尔夫已经拉长着脸牵着马,要将马车送马圈里去,中途把立在辉特一边的菲丝轻推了一下,气哼哼地说了一句:“麻烦让一下。”

    菲丝是海仑的女婢,切尔夫则是海仑的车夫。切尔夫虽然不象菲丝那般与海仑小姐亲近,但是身份上和菲丝也是相近的。但这两个仆人关系一向和睦,切尔夫这样的举动让菲丝心中愠怒,道:“切尔夫今天是怎么了?吃枪药了么?”

    林听雨无奈地摇头叹息了一声,道:“菲丝,别怪他,他不是冲你,肯定还在为刚才路上的事恼火呢。其实这事不至于,不就是让一个女人讹了一枚银币吗?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刚刚走过去的切尔夫听了她的话,道:“小姐,那是您心善。可是,您想想,那个女人不但自己有手有脚,而且还会魔法,明明可以自己去赚钱生活,却偏偏干这种勾当,真是不知廉耻。要是我的话,就直接给她一脚,把她踢路边去。”

    林听雨咯咯笑道:“切尔夫,你也就是嘴巴硬,当时怎么没见你把她踢开呢?”

    切尔夫憨厚地笑了笑,红着脸道:“我那不是看她还是个小姑娘,不好意思动粗么?”

    辉特连朝菲丝使了好向个眼色。

    菲丝会意,拉起林听雨的手,笑道:“好啦,就别提路上遇到的糟心事了,免得小姐你心情不好。咱们还是赶紧去看看辉特皇子拿来什么宝物吧,我可是早就好奇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