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11 天才女官(十)

正文 1011 天才女官(十)

    切尔夫的这顿牢骚,实际上是受了林听雨的冥识干扰。他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林听雨干扰起来容易得很。

    听了菲丝的话,林听雨觉得切尔夫的牢骚已经恰到好处,就立刻恢复了兴奋与好奇,道:“辉特,走,带我去看看你到底带了什么好东西给我?”

    此话正合辉特之意,他忙笑得一脸灿烂,道:“跟我来。”说着就与林听雨、菲丝一起进入了海仑休息所居的内室。

    见菲丝知趣地只跟到门外,并且还贴心地替他们把门关上,辉特趁林听雨“不注意”的时候,朝菲丝抛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菲丝会心一笑,便乖巧地守在门外。

    林听雨在椅上坐定,就脸现好奇地仰头看向辉特。

    实际上在海仑的记忆中,林听雨已经知道他将要拿出的是什么,是一枚来自四级魔兽蓝睛虎兽身上的魔晶。

    其实,四级魔兽的魔晶并不稀奇,但稀奇的是这蓝睛虎。蓝睛虎号称虎中之王,所擅长者为极为稀少的木隐系魔法。

    整个大陆,能够拥有木隐系魔法的魔兽,现今发现的也就只有蓝睛虎一种。而且,它的魔晶,亦可助木系魔法师开启木隐魔法的能力。

    辉特带来的这枚魔晶确实是稀罕物。林听雨坦然接受了辉特的礼物,并且学着十六七岁小姑娘应该有的兴奋与欣喜,表现得非常活泼和开心。

    她这样欢喜的表现,令辉特比较满意。此时的他虽然对梅杰霍恩产生了好感和兴趣,但还不至于对海仑这样的美人和天才完全忘情。

    所以,他此次来是真心想讨好海仑的。

    林听雨故意拉着他,叽叽咯咯地让他再讲讲他前不久在魔兽山脉中的奇遇。辉特便即侃侃而谈,居然与他先前就与海仑讲过的遭遇没有重复的,可见他是个极擅言谈之人。

    送走了辉特,林听雨就立刻关紧房门,拿出那枚蓝睛虎魔晶直接炼化了。

    她可不会象海仑那样,把这枚珍贵的魔晶看成是她和辉特爱情的见证,要一直保存着不舍得炼化,以至于贝尔特家族被灭后,这东西又到了辉特手里。

    海仑这样做,说好听点儿是天真浪漫,说得不好听就是傻。

    靠着这枚魔晶,林听雨发现体内的魔法能量迅速有所突破。她终于突破四级魔法的修为,并且靠着魔晶脑海里居然还有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这就是蓝睛虎魔晶的特殊作用,可以帮助木系魔法师开启木隐之能,实际上就是得到了这种类似于魔兽传承的记忆。

    当然,光有记忆是不行的,人类魔法师想要真正运用这种能力,还必须得到蓝睛虎魔晶改善的体质。

    所以,在魔法史上,虽然有人记载了木隐术的修炼和使用方法,但除了那些有机缘炼化蓝睛虎魔晶的木系魔法师之外,其他的魔法师始终无法修炼此法。

    当是深夜,林听雨正在房间里苦修木隐之术,洪波拉突然从阎王洞府里飞窜出来,化成一串闪影消失不见了。

    林听雨现在的无限妙音颇有成就,很快就捕捉到他的灵魂波动,已经如入无人之境般进入了皇宫,并且在皇宫极深之处,连海仑都从未涉足地的一片白色殿宇前停下来。

    林听雨最初感觉到那些强大如大乘修士的圣域强者的灵魂波动,就是在这个方位,猜想这里很可能是皇室那几位长老们的居所皇宫里极为出名、却少有人真正进入过的长老宫。

    洪波拉乍遇可与他匹敌的强者,估计是手痒了,想打架。

    他们那个境界的事,林听雨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和资格参与,所以,她继续修炼她的。

    不一会儿,她就听到皇宫深处传来轰隆隆巨响,还有冲天的各色魔法不停闪现,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可是这种情况持续了不过十几秒,林听雨就发现又是一串闪影窜进了自己的房间,闪进了阎王洞府。

    虽然以她现在的肉身强度,肉眼根本就没办法捕捉到洪波拉的情况。可是因着两人间靠阎王洞府建立起的灵魂联系,林听雨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些。

    貌似洪波拉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呢。林听雨心道。

    其实,靠着她的无限妙音,她已经知道,在皇宫里,和洪波拉比拼魔法的只有一个。

    而且,应该就是那个图腾卡特。

    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洪波拉败退,那个图腾卡特也太强了吧。明明他们都是圣域的魔法师。

    可惜,她现在的无限妙音,只能发现这些都是圣域的强者,但到底哪个更强,强到什么程度,她却是无法分辨得清楚。

    不过,她发现那个蓝丘比今天晚上可真够忙活的。为了能够进一步讨得图腾卡特的欢心,她本来是亲往长老宫去送千行茶的。

    谁想刚到长老宫门口,还没来得及请示呢,洪波拉就突然出现,并且与图腾卡特说上没几句就开打了。

    她虽然是个五级后期的魔法师,并且还拥有结丹修为的灵力,可是两个圣域强者之战所产生的战斗余波,也根本不是她能承受。

    好在长老宫非同小可,大概里面居住的都是圣域强者的缘故,建筑得异常坚固,可以抵抗圣域强者最强力的攻击。她躲在一个半开的大门后面,并没受什么伤。

    不过,两大圣域魔法师的比拼带起的战斗余波,还是令她的头发散乱、满身灰尘。

    因此,当洪波拉退走,图腾卡特出现在这道门前时,蓝丘比是前所未有过的狼狈。

    “参参见长老。”蓝丘比有些尴尬,却仍旧保持着应有的礼节,恭敬地行礼说道。

    “到长老宫来有什么事?”图腾卡特淡淡地问。

    蓝丘比拿着自己小心捂在怀里、半点尘埃都没沾染上的两盒千行茶,递了过去,低声道:“白天见长老颇为喜欢这千行茶,所以,我就将刚才刚刚晾制好的包了两盒,给长老送来。”

    说到后来,她的俏脸已经红到了脖颈。少女春心之意,表现得分外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