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23 天才女官(二十二)

正文 1023 天才女官(二十二)

    而辉特虽然步入五级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可是,以他之力想要对付一只六级强攻击力的雷怪兽,取胜的机率有几何?

    传送阵启动时,梅杰眼见只有她和辉特登上了传送阵,心中立刻就纠结起来。但她心里只矛盾了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在自己的性命和还没有真正建立的爱情之间,她当然知道该怎样选择。

    所以,她仍旧按照自己先前所计划的那样,在传送阵停下、六级雷怪兽从洞府里冲出来的刹那,就狠狠推了一下站在身旁的人。

    她原计划,是趁着传送阵刚停,大家脚下都立足未稳之际,猛推“海仑”一下的;可是没想到“海仑”没有和他们共乘传送阵。

    如今能够当炮灰,替她抵挡那只六级雷怪兽的,就只有辉特了。

    辉特还在为“海仑”弃他而去的事郁闷着,根本就没留神自己的处境。不过,脚下传送阵还未停稳,那扑鼻而来的魔兽特有的臭味就立刻让他产生了几分警惕。

    只是他光警惕着魔兽了,却没想到他紧紧拉着的女人竟会突然狠推他了一下。

    辉特本来就因为传送阵未稳而脚下有些虚浮,此时更是一个趔趄,整个身体向前倒去。

    下一瞬,更加严重的恶臭扑鼻而来的时候,辉特就看到一只庞然大兽挡住了他所有的视线

    “啊”惨叫声响起的时候,梅杰已经象丧家之犬仓皇而逃了。

    不过,让梅杰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那个原本与他们“分道扬镳”的“海仑”却是无巧不巧地被传送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所以,发现辉特有危险的“海仑”立刻大义凛然、不顾一切地往这边冲了过来,中途还动用了一张六级风系魔法卷轴以增加自己的速度。

    她破费了另一张六级魔法卷轴,险险地救下了被吃掉一只胳膊和一条腿的辉特,眼见辉特重伤晕死过去;而那六级雷怪兽虽被六级魔法卷轴伤了,却仍对他们虎视眈眈,而她已经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六级魔法卷轴,她只得动用进魔法宫时守门的那些十级魔法师发下来的令牌。

    这令牌一经启动,无论你在哪里,都会被传送出去。所以,魔法师在遭遇生命危险时,有机会启动这个令牌,就不会丧命。

    可惜的是,辉特是猝不及防被人暗算,而且,六级雷怪兽的速度也确实快过辉特不少,所以辉特根本就没来得及启动这枚令牌。

    这也可以说是梅杰算无遗露吧。梅杰就是算准了,只要她暗算及时,到时候“海仑”肯定连令牌都来不及启动,就会被雷怪兽给吃了。

    而有“海仑”当炮灰,辉特和她正好可以顺利脱险。

    梅杰对辉特了解得还算比较彻底,估计她也清楚辉特在她和“海仑”之间选择了“海仑”是为了什么。而象辉特这种人,在自己的生命和爱人之间,他肯定会选择自己活命。

    林听雨已经靠着令牌拉着辉特离开了魔法宫,下一瞬已经闪身出现在魔法宫外。

    此时,还有许多魔法师正在排队交纳进入魔法宫所需的那些东西,看到一个年轻艳丽的女郎带着一个浑身是血、且已经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男子突兀地出现,全都惊呼出声,唏嘘非常。

    “快,来人,救救辉特”林听雨急道。

    拜特家族已经有人认出了辉特和“海仑”,看到这一幕,不免脸上变色。辉特刚一进魔法宫就伤成这样,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在场的拜特家族成员,估计除了那个阿尔克之外,没有人知道是怎么事。

    阿尔克脸色有些难看。虽然他是大长老那边的人,但是皇帝陛下实力已入亚圣,虽然比不上大长老,但手中掌握的势力并不亚于大长老。

    辉特是皇帝的儿子,却被大长老的徒弟算计成了这样,不知道这两个拜特家族的中流砥柱又会闹出什么大的风波出来。

    他已经偷偷给大长老传信了。

    林听雨想到辉特在大长老扶持登基后杀掉了皇帝所有的子嗣,在无限妙音捕捉到阿尔克给大长老传达的消息后,立刻也给图腾卡特传递了消息:“图腾卡特长老,辉特被雷怪兽吞了半个身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活,求您快来,想办法救救他吧,呜呜”

    她所用的是图腾卡特给她的专用传讯令,和阿尔克用的传讯令一样,都是用魔法传音的。

    不消瞬息,大长老辛特尔加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图腾卡特其实也到了,就是没有现身,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捕捉到他强大的灵魂波动,心中稍安。

    “到底怎么事?”辛特尔加厉声问。他是一个看起来年近中年的男子,一脸严肃,他和拜特家族的许多子嗣一样,继承了这个家族的俊美样貌。

    阿尔克已经开始暗中利用魔法传音将事情的大致情况讲了一遍,令辛特尔加眸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

    而林听雨就好象根本不知道阿尔克正和辛特尔加秘密交谈一样,开始哭诉她所“知道”的事情始末:“都怪我不好,我见梅杰和辉特很是要好,梅杰明显很是辉特,而辉特对她也一直相亲相爱,这次梅杰又主动找上辉特,要和他结伴参加特比尔魔法宫的考核。

    我就想着,既然他们有意在一起,我又何必那么不知趣?不如就成全了他们吧。

    虽然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看到辉特和梅杰在一起,终究还是没办法象没事人一样忍受辉特的劈腿以及他和梅杰的暧昧。

    所以,我就临时决定不和他们搭伴走了。

    在临登上传送阵之前,我就甩开了辉特拉着我的手,任由他和梅杰一起传送到魔法宫里面去。

    我是乘坐下一班传送阵进入的魔法宫。可是,传送阵刚一停,我就远远地听到了辉特的惨呼。

    我当时想,这魔法宫里危机重重,辉特又叫得这么惨烈,怕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所以就动用了一张六级风系魔法卷轴,朝辉特惨叫声发起的地方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