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35 草仙(三)月票一百加更

正文 1035 草仙(三)月票一百加更

    到了河边,青布男子就倒了一杯酒递给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伸手接过,却并不喝下,只是盯着青布男子眼睛一眨不眨。

    林听雨有些火大。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可是林听雨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个白衣狐妖看着青衣男子的眼神里竟然带了几分情愫。

    天啦,这让她情何以堪。青衣男子一身豪迈,不会是个哥哥吧。

    好在仔细观察了一番过后,林听雨确定,青衣男子对那个白衣狐妖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因为不管那个白衣狐妖怎么媚,青衣男子看他的眼神都非常纯净,摆明了与白衣狐妖只是单纯的朋友有关系。

    林听雨已经许久没有遇到展拓的转世了,没想到常无忆随手把她扔到的这个世界,竟然有展拓转世的存在,而且还让不能移动的她遇到。

    就算再难,她也要引起那个人的注意。自打看到他之后,林听雨就没有停止过摇摆她那副支出来的唯一的小草叶,可时半天过去了,那个男子根本就没往这里瞟上一眼。

    青衣男子已经一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一双漆黑的眸随之就亮了起来,赞叹道:“好酒。难怪八仙他们每次都不会缺席,就冲着这御酿的千年醉,对着一王母那副嘴脸也值了。”

    “三皇子,你已经许久没有下凡来了。”便听那个白衣男子开口说道,声音中带了几分情动。

    “是啊,这次王母举行蟠桃会,非得拉上我去给她做监工,所以没时间。”青衣男子大方地说道,完全没听出白衣狐妖的语气中带了几分情人间才应该的抱怨。“胡云,我听说这次王母也邀请了你,你怎么没去呢?”

    胡云眸中一黯,道:“她让你做监工,实际上是想在众人面前点出,你只是一个庶出的皇子,跟天庭里的仆役没什么区别。”

    青衣男子哈哈大笑,道:“仆役又如何?仆役和王母,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胡云也跟着咧嘴笑了起来,道:“说得是,仆役也好,王母也罢,又能怎样?”

    他看向青衣男子的目光在此时更是毫不掩饰地带上了赞赏与钦佩,可以看出,胡云最欣赏的应该就是青衣男子的这种豁达了。

    青衣男子仰面一倒就躺在了河边的草坪上,喃喃说道:“虽然这凡间不比仙界的仙气灵动,可是,这凡间的泥土与河流气息,闻在鼻中却是让人异常的踏实啊。”

    胡云用手撑着头侧卧着,眸光仍旧直勾勾地落在青衣男子俊美且充满阳刚之美的脸上,道:“三皇子”

    青衣男子道:“别一口一个三皇子的叫了。我不是说过吗,在凡间就唤我子钰。”

    胡云便道:“子钰,既然你觉得凡间好,干脆就留在凡间得了,何苦再去天庭去过那主子不象主子仆役不象仆役的日子?”

    子钰道:“我倒是想啊,可是,王母是不会放我离开的。”

    胡云道:“我真搞不懂她。既然看你那么不顺眼,干嘛还非要把你留在天庭?”

    子钰呵呵一笑,没有做答。

    胡云自顾道:“她其实是怕你搞什么事,所以想一直把你留在眼皮底下看着你吧,顺便以她王母之势,寻机将你折磨死。”

    子钰这次沉默着望着天上的流云,一声不吭。

    林听雨看出来了,这个子钰虽是天庭的皇子,可是身份比较尴尬,虽然挂着皇子的名份,可是在天庭的日子怕是不怎么好过呢。

    她又开始努力地摇摆着她那条小草叶,希望能够引起子钰的注意。

    终于,子钰象是若有所感,将目光从天上的流云转向了他们身后,也就是林听雨所在的方位。

    林听雨觉得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虽然她现在没有心,可是真的很激动,表现就是那棵小草叶摆得越发卖力。

    “你在看什么?”胡云奇道。

    子钰盯着这边看了半晌,遂又看向天空,道:“奇怪,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呢。”

    胡云立刻紧张地改成了传音:“会不会是王母的斥候?”言罢,他立刻警惕地往周围看了看。

    子钰哧笑一声,道:“王母想要监视我,用得着斥候么?你也太小看王母了。”

    胡云道:“既然没有斥候暗中跟踪监视,那,你怎么会感觉有人在看你呢?”

    子钰强调道:“我说的是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而不是一个人。”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有所觉,干脆就坐了起来,整个魁伟的上半身都转了过来,看向林听雨所在的方向。

    胡云也起身看过来,道:“没人啊,我也没看到什么‘眼睛’。”

    子钰道:“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没错,没错,你没感觉错”林听雨在心中疾呼,可惜,她现在这副肉身只是一介草身。

    若是换成一般的修士或者妖物,进入炼气期,产生了灵识或妖识,应该就可以利用灵识或妖识传音了。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如果不是一棵普通的草,而是一只小狐妖、花妖、甚至是虫妖等等,就算不能开口讲人话,但也可以利用妖识与那个子钰交流。

    可偏偏她现在只是一棵最普通的草,因着草本身的灵智太弱,基本上还处于没有什么灵智的阶段,她就算将这副草身修炼入了炼气期,可是仍旧无法进行传音。

    如此,她只能靠着这株小草那可怜兮兮的小草叶,不停地朝子钰招摇,希望他能有所觉了。

    “子钰,是不是你感觉错了?还是那个盯着咱们的妖物太强?”胡云猜测说道。如果是王母派来的,势必不简单。

    子钰道:“就算是再强的妖物,又怎么可能逃过你这个狐王的探查?”

    胡云道:“如果是天上来的”

    子钰象是发现了什么,突地冲他一摆手,示意他暂时不要出声。

    胡云立刻噤声,却见子钰侧着耳朵,象是在努力倾听什么。

    终于,子钰扬唇笑了起来,一双眸亮得恍如天上的明星。他起身,端着酒壶走了过来,笑道:“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