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7 女鬼(完)

正文 117 女鬼(完)

    当然,王志是临时辞退,这赔偿金,会计没有特意去银行将钱打在他卡里,而是为省事直接给了现金,这点情有可缘。没有人会对此产生什么怀疑。

    王志失去家庭、失去双亲、失去财产、失去工作,现在连仅有的辞退赔偿金都被抢了,端的是凄凉非常。

    鬼使神差地,王志突然抬头看向宏通商务大厦的楼顶,可是在那里,他却什么都没有现。他低头的时候,却不期看到一间办公室的大落地窗。

    透明的玻璃映出窗后站着的人。那个人在冲他微笑。

    “洪霞!洪霞,果然是你!”那个大落地窗后,王志赫然看到了本来应该早就死掉的洪霞,他心中愤恨至极,这个死鬼居然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王志朝宏通商务大厦的门口疾奔过去,打算找到那间办公室,找洪霞算账。

    不得不说,人的怒气和怨气是赶走恐慌的最有效武器。他今天看到大落地窗后面的洪霞,不但没有惊惧,反倒是满腔的怒火恨意。

    他不顾一切地冲向宏通商务大厦门口,不期一辆汽车飞驰而过,于是,嘣的一声,那汽车将王志整个人撞飞。

    王志飞出两丈多高,在车顶上重重地落了一下,然后从疾驰的汽车车顶滚落下去,已是浑身浴血,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死了。

    “可恶!我恨,我恨啊!”王志心有不甘,死后也成功化成了怨鬼。

    “他终于体会到我当初的心情了。”洪霞冷冷地说道。

    纵使是怨念极深的厉鬼,王志仍旧无法直面阳光,所以在现自己已经身死车轮下,并且化成了一道孤魂野鬼,阳光照到身上,好不焦灼难受之后,他立刻就闪身进了宏通大厦,然后不顾一切地上了楼,在各个办公室寻找起来。

    接下来的数日内,宏通大厦的办公室门总是无人自开,窗帘也是没人动就会自己拉上,免得阳光照进室内。而且,许多人还在喝水的时候,会在水中看到类似王志的鬼影。

    他在寻找那个栖身在不知什么人身上的洪霞。同是鬼,他已经知道鬼上身后会不再惧怕阳光。所以,那日白天里他看到的站在落地窗前的洪霞,绝对是上了某人的身。

    对于公司里近一段时间生的怪事,总裁6倾多有耳闻,据说就连他自己,也曾经在水杯里看到过一张人脸。

    某日,叶紫从b市到x市开会,会后,总裁6倾就很有风度地邀请她一起吃饭。叶紫当然欣然答应。

    席间,健谈的6倾跟叶紫聊了不少总公司里的趣事,逗得叶紫咯咯地笑。

    “会议已经结束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明天你就赶紧b市吧。”6倾语气突地一变,脸色也跟着变得阴沉。

    叶紫心头一凛,难道她有什么话惹总裁不高兴了?忙问:“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6总您突然就不想见到我了?”

    6倾摇了摇头,道:“最近咱们总公司这里不太平,有许多职员都说公司里在闹鬼”

    叶紫笑道:“怎么,6总也信这种邪异之说?”

    6倾无奈道:“不由得我不信,前些日子我在喝水的时候,突然看到水杯里有一张人脸,好象是王志的脸。”说到这里,他脸上还闪过一丝惊悚。

    叶紫听得脸色一白。会不会这厮死后阴魂不散,要报复他们呢?6倾可是她一直信赖和尊敬的总裁,不可能骗她的;再说,以6倾这样的身份和学识,若非是亲眼所见,绝不可能相信鬼怪之说。

    叶紫觉得,这事恐怕得好好琢磨琢磨。如果真的是王志化成了厉鬼在公司里捣乱,那么,就算她躲去b市,王志也一样会找上她。

    叶紫想到了王志生前一直推崇的那个老天师上官鱼。

    本来两年前,她还是无鬼论者,因为这鬼找上门的事没生自己身上嘛。但如今,就连她一向信服的6总裁都有这方面的怀疑,而且,出现的那只鬼貌似还是生前与她有纠葛的王志,她心中不害怕才怪。

    她立刻翻找自己的电话薄,终于在一张旧电话本上找到了上官鱼的联系方式。

    此时的林听雨,已经以精神力包裹着洪霞的鬼体远离了6倾,并且利用精神力干扰了6倾,让他觉得,这两年里的决断与作为都是他自己做的。

    所以,当上官鱼被叶紫带着来到宏通商务大厦时,并没现6倾的异常。

    这一次,他果然现这里有厉鬼,而且就是两年前那个曾经找自己来这间大楼捉鬼的王志化的。

    遇到上官鱼这个出色的捉鬼天师,王志这只厉鬼的结局可想而知,没出两天,他就被上官鱼捉到。

    “上官鱼,你不能只抓我啊,这里还有一只厉鬼,就是那个洪霞化的。我变成这样,也都是她害的,你凭什么只抓我一个。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王志化成一只鬼,身形较过去为人是虚淡了许多,但是说话不成问题,冲着上官鱼一顿大呼小叫。

    他现在正被上官鱼手中的一条锁链锁着,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自由。本来他心中的怨怒之气就无处可,现在更是几近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闭嘴!厉鬼就是厉鬼,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悔改。这里要是有那洪霞的鬼魂,因何我的拘鬼索只拘来你一只厉鬼?”上官鱼怒声质问。

    身为天师,上官鱼一向嫉鬼如仇,尤其是对那些打扰人类安宁的鬼,更是下手从不手软。

    本来他念着昔日与王志父母有几分交情的份上,不打算严惩王志的,可是现在看来,此鬼心中怨怒极深,若是放纵下去,他日怕是要祸害更多的人。

    上官鱼沉吟片刻,终究是施法,将王志的鬼魂打得魂飞魄散。

    宏通商务大厦的闹鬼事件终于平息。

    半年后,宏通集团在b市分公司的财务出现了严重问题,叶紫被停职调查,不久后被免职开除。

    叶紫哪里甘心,她可是一直被6总裁器重的。因此她迅返x市,找上6倾解释,声称自己完全不清楚b市分公司的财务问题。

    6倾听后不禁一声冷笑,道:“叶紫,你开什么玩笑?你是b市分公司的总经理,你居然完全不清楚b市分公司的财务问题?”

    叶紫听得一愣。

    “这只有两个可能。”6倾已经接着说道,“一种可能是你根本就在撒谎。第二种可能就是你根本就没尽到总经理的职责。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账上出现这么大的漏洞,给公司造成这么巨大的损失,我都不可能再继续用你。

    亏我当初对你抱有那么大的希望,还以为你会好好干,没想到你竟然亏空我在分公司账上的钱”

    叶紫心头一凉,忙道:“6总,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6倾已经按下电话,联系外面的秘书:“叫两个保安上来,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

    两个保安很快就上来,一边一个驾起了叶紫的胳膊,将她带了出去。

    “6总,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挪用公司的钱,你相信我”她的声音消失在公司走廊里。

    叶紫终于还是以盗用公司财务为名被宏通集团开除,因为职业生涯中有这个污点,她无法再在x市和b市的职场上找到工作,因为没人敢用她啊。

    她只得前往其他的陌生城市,从此流落他乡,不知所踪。

    林听雨重新到花花世界,土地婆道:“洪霞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不过,她有一个祖上所传的链子。除此之外,就只会做饭和打扫。你是选这个祖传链子,还是在做饭或打扫中任选一个?”

    对于洪霞拥有的东西,林听雨虽然颇感无奈,但并没有什么怨言。因为洪霞的生平让她觉得心塞,她完成这项任务,是禀着良心来的。

    “那条链子吧,”林听雨说道,做饭和打扫她都会啊,没必要从任务奖励中选,“那个,这是实物,是否可以带入现世?”

    土地婆道:“可以。它,可是洪霞祖上传下来的。”后面一句,她颇有强调之意。

    林听雨道:“这么说,是个古董了?”顿了一下,又带着几分幻想地说道:“它会不会是件拥有什么特别能力的宝物?”

    毕竟都穿越这么多世界了,光怪6离的,会有件什么厉害的宝物落在她手里,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没有。”土地婆一句话就打破了她的美梦。

    林听雨醒过来时,就现自己手里握着一枚类假银质的链子。不过她对珠宝、古董之类完全不懂行,所以也不清楚此物到底是什么质地,亦无法估算出它产生的大概年代。

    “今天是周末。”林听雨想起今天不上班,畅快地伸了个懒腰,打算继续捂头大睡。

    忽地就听门口响起门铃声,林听雨好不郁闷,大声问了一句:“谁呀?”好不容易赶上一个星期天,可以让她睡个懒觉,谁这么不知趣,偏在这个时候来串门?

    “喂,林听雨,快开门。”

    林听雨听到门口传来拓展的声音。现在这小区里装的都是防盗门,拓展的声音响得这么大,足有好几分贝,林听雨一听赶紧就爬了起来,担心是拓展有什么要紧事。

    她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下,那件古董链子就顺手扔在床头柜上,拖拉着拖鞋就跑去给拓展开了门。

    “快,江湖救急。”拓展一见她开门,就冲了进来。

    林听雨忙问:“出了什么事?”

    拓展道:“我的电脑又出问题了,真是要命,正打到要紧关头。”

    林听雨登时满脑门黑线,险些飙,有些阴森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周末,应该让人家睡个好觉?”

    拓展道:“你睡你的,我只是借一下电脑,又不是借你的脑。”

    我靠!林听雨有一种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放心,你把门关好,我不会打搅到你。”拓展说着就往卧室看了一眼。

    卧室的门敞开着,林听雨刚才着急开门,也没来得及关,此时,拓展就顺着那敞开的门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那个链子。

    “咦,这是什么?”拓展问道,不请自入,进了卧室。

    林听雨见他盯上的是自己刚刚到手的链子,赶紧跑去床头,将这链子拿在手里,宝贝似的藏在身后,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拓展道:“那个链子,貌似是一件古物呢。你拿来给我看看。”

    林听雨有些狐疑地道:“怎么,你会辨别古董?”

    拓展道:“我可是这方面的行家。”

    林听雨撇了下嘴,表示怀疑。这个拓展就是个满脑子都是游戏的社会小青年,他这样的人也认得古董?

    拓展道:“你到底给不给我看?告诉你,我的估价一向跟拍卖会上的估价差不多哦。”

    “能不能别把自己说得跟古董专家似的?”林听雨嘀咕道,终是将那个链子拿出来递给了拓展。

    其实,林听雨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个链子呢。此时拓展将它拿在手里仔细地观看,她才细心打量起它来。

    这条类似银质的链子约有小指粗细,上面雕刻着古仆的兰花花纹。在兰花的花蕊处居然还镶有小米粒大小的晶莹玉石。

    “哇塞,这条链子,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拓展仔细看了一会儿,问道。

    林听雨扯谎道:“是祖上传下来的。”她当然不能说是穿越其他世界得来的。

    拓展脸上呈现出少有的郑重神色,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链子应该是来自宋代,已经足有千年的历史了。”

    林听雨惊讶万分,没想到洪霞居然会有这样值钱的东西在手里。

    拓展接着说道:“那个时代有很多船只来往中东,中国的瓷器、丝锦等物大量销往那里,而那里的珠宝手饰也会销到中国。所以,中东的珠宝制作工艺也跟着一起传来了中国,在大宋风行一时。”

    林听雨见他说得很是在行,对他辨别古董的能力多少信了几分,便问道:“那你能看出它值多少钱么?”

    拓展道:“私下交易的话,可能会价格偏低,大约一百来万吧。如果是到拍卖会上,可以能拍卖到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万。”

    林听雨双眼放光,这条链子居然这么值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