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49 草仙(十六)

正文 1049 草仙(十六)

    其实她并不是张扬的人,不过这事她要不极度张扬地办出来,天庭哪里会知道她离开天庭之后就来到狐歧山叫阵胡云?

    若没有公开叫阵这一节,谁知道她到底攻没攻打万狐洞?

    外面来了叫阵的,而且还是个女妖,胡云就猜测八成是那个已经收服十万大山半壁江山的“林一草”。,

    而且,数千年前他就听说这个“林一草”跟着太白金星去了天庭,还答应天庭,要替天庭将他们整个狐族收服。

    话说这个林一草,胡云在十万大山中修炼达万年之久,却从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谁知道在数千年前竟是横空出世,一经出现就横扫大半个十万大山,将半个十万大山中的妖怪尽收麾下,着实让人闻风丧胆。

    按理说这样的人物,该有些桀骜不驯,谁知道太白金星几句话就把她诳去了天庭,而且,据狐族在天庭中的暗桩汇报,这个林一草和王母娘娘走得极近,很得王母的喜爱。

    只是,虽一早得知这个女妖迟早要来讨伐狐族,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单枪匹马过来公开叫阵。

    狐族许多年轻小将听得外面那个女妖骂骂咧咧的,说什么狐族无人、狐王无能、被她一个女人吓得屁滚尿流等等羞辱之辞,早就按捺不住,想要出去一斗,结果都被胡云拦住。

    这个林一草连虎王郝老虎都轻易收服了,胡云深知其厉害了得,不敢让手下狐将应战,干脆就携了狐族秘宝现身在万狐洞外。

    出来便见虚空中立着一个女子,样貌和她昔日的名声一样名不见经传,实在无法让人将她与美艳的妖女和出尘的仙女联系到一起。

    只是胡云一见她就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警惕,因为根本就探不出此女之深浅。

    林听雨还担心自己骂得口都干了胡云也不出现,见从下方窜出来一个白色媚影,起初还以为是个女子,谁知仔细一打量正是那个帅到掉渣的狐王胡云。

    要说这狐族的媚术实在了得。林听雨有宁欣这只妖狐做灵兽,当然深知其中厉害。

    胡云身为狐王,这媚术早就根深蒂固,已经深入骨髓,就算是最平常的一举一动也透着媚劲儿,让人防不胜防。

    林听雨冷笑道:“狐王,你们狐族的媚术对我没用,你尽可以收起来了。”

    胡云微愣。他倒不是特意施展了媚术,只是这媚术修炼到高深就会自然而然地从言行举止中透出。

    他清凉凉地道:“出身十万大山的妖物,象你这样甘心为天庭走狗的还真是不多见。”

    妖和仙,向来道不同不相为谋。

    林听雨则一本正经地道:“我不是狗妖。”

    胡云又是一愣,这女人是白痴么,不知道走狗是什么意思?

    林听雨那里已经举起一掌朝胡云当头拍去,掌锋中蕴含强大的木系法力,极为强劲。

    “哼!”胡云见她连声招呼都不打,趁着自己愣神之际就攻了过来,心中对此女越发不耻,举掌迎上林听雨拍过来的一掌。

    只是他这一掌,内含狐家法力,竟是香风扑鼻,熏人欲醉。

    这掌锋之中赫然夹杂了狐媚之术。

    林听雨心中骇然,不愧是狐王,狐族的诸多法术都已经被他运于无形之中。

    不过,她苦修这么多年,早非昔日可比,木系一掌与狐王的掌锋相交,顿时轰隆隆巨响,乱石崩云,天地震动,万丈高法力流凝成的蘑菇云冲天而起。

    天庭之中,玉帝和王母正让千里眼和顺风耳时刻关注着下界的情况,此刻这二将就来灵霄宝殿禀报,说是林一草已经与狐王开战。

    王母心急结果,怂恿玉帝拿出他的三界宝境一照,殿上众人便借着这个宝境亲眼目睹着下界的战事。

    “王母,你方才说那林一草炼就了一块宝石,可吸人魂灵,可克万宝之能,怎么不见那林一草动用啊?”玉帝见境中的林听雨和胡云只是在单纯比较掌力,因此好奇问道。

    王母道:“这二人才刚开始交战,想来都想试探一下对方虚实,所以还不曾动用任何法宝。”说到这里,她恍惚了一下,喃喃道:“好象那林一草从臣妾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我怎么一时想不起,她拿走了什么?”

    玉帝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道:“前些日子你还说她从这里要走了一缕头发,就是炼那块宝石所用。你怎么忘记了?”

    王母遂展颜笑道:“是啊,她确实从臣妾这里要走了一缕头发,说是我这头发蕴含了无上法力,可助她炼制出极厉害的法宝。”

    玉帝点了点头,继续盯着三界宝境看了起来。

    谁知,让这两位大神险些跌下宝座的是,那境中显示的一男一女二人战了约莫二十合,便见那胡云掌中突然加力,一股强横的法力暴射而出。

    那“林一草”却是前一招使得太老了,明显战斗经验不足的模样,此时偏偏有些后力不继,竟是被胡云一掌轰在胸口,向后滚了好几圈才重重地摔到地上,口中鲜血狂喷。

    那胡云一见得势,竟是连对方喘息之机都不给,唰的一下亮出一个破布袋来。

    “不好,是狐族至宝千机袋。”王母脸色陡地一变,轻喝出声。

    可是那林一草见识短浅,见到这个布袋子不但不惧,反倒嘲笑起来,捂着胸口爬起来就咯咯地笑得直不起腰来,指着那个破布袋子道:“胡大王,这是不是你家装面的口袋,拿到这里来抖落什么?”

    胡云笑道:“你管它是装什么的口袋,反正今天本王就用它来装你了。”言罢直接将那法宝口袋往空中一抛,口中咒语嗡嗡而出。

    此袋见在他法力和咒语的催动之下见风就涨,瞬息间就涨得小山大小,一股劲风狂卷而出。

    王母急得呼道:“快躲!”

    可惜林听雨根本就听不到她的提醒,就算听到了也来不及躲了。

    她已经被那个面口袋给收了。

    胡云提着这口袋不由得失笑,施施然地了万狐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