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53 草仙(二十)

正文 1053 草仙(二十)

    子钰恍然笑道:“原来,你就是当年的那棵小草啊,都长得这么大,变得这般厉害啦!”说着他伸出大掌揉了揉林听雨的脑袋。,

    结果,他看到林听雨的眼泪掉了下来,呵呵笑道:“行啦,都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动不动就掉眼泪,不怕人家笑话么?以你现在的道行,恐怕就算是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了。你现在可是一代大妖,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

    如今子钰仙灵已复,往日的记忆也都想起来了。他过去的法力可并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之下,而这次因为得了王母的半个仙灵,竟让他拥有了更高的修为,已经堪比王母了。

    以子钰现在的仙力,本来是探不到林听雨的修为的。只是他这数百年来都跟林听雨在一起,并且被林听雨施法修复灵魂,是以已经深切感觉到此女修为之强,足以到了令他咂舌的地步。

    天庭。

    王母娘娘遣退了宫中服侍的众人,独自一人在寢殿内,闭目打座,内视灵魂,终于发现自己的仙灵确实少了一半。

    而因为深处灵魂之中,气息不曾外泄半分,那割去她仙灵之人的法力波动及气息仍旧在她灵魂剩下的一半仙灵之上有残留。

    她探查过后惊讶非常。一是为居然有人在她无所觉的情况下拿走了她的一半仙灵,而且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觉;二是为那取走她仙灵之力的法力波动竟和她的大皇子子贤一般无二。

    这怎么可能呢?子贤一向是站在她这边的,为玉帝竟然和其他女子诞下私生子一事耿耿于怀,可以说是恨透了那个子钰,这次怎么可能会出手帮助子钰呢?

    她立刻命人召来子贤询问详情。

    结果子贤坦承说他不忍心看到三弟变成个傻子流落民间,虽然他父皇在外搞女人确实可恶,他也不喜欢子钰,可是血浓于水,他见子钰做了数千年的痴儿,还一直被人欺负,所以才决定做这件事。

    他还说他对此事已经计划了许久,从林一草那里偷来了母后的头发炼制成血亲至宝,这次能在王母不知觉的情况下盗走了她半个仙灵。

    这件血亲至宝是子母体的,如今掌握主控权的母体在子钰的仙灵中,被控制的子体在王母的仙灵之中,所以,直到子钰仙灵恢复,王母才有所发觉。

    王母听罢险些气得吐血,千算万算,没想到竟是她这个最疼爱的亲生儿子背叛了自己。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林听雨早就对子贤进行了心理干扰。

    子贤虽然一直不愿意接受子钰这个兄弟,但是诚如他自己所说,血浓于水,何况子钰于他和他二弟一向谦让,不愿意与他们产生任何争端。

    所以,后来看到子钰痴傻入了轮,还总是被人欺负,他和二弟都有些不忍心。

    他本人本来就有这方面的想法,所以林听雨干扰起来特别省力,只是稍微动用了一下无限妙音的声控能力,子贤的心里就被“血浓于水”这四个字彻底征服了。

    连他自己都不疑有他,信誓旦旦地说出来,王母当然不会再有任何怀疑。

    “子钰现在人在哪里?”王母冷着脸问。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儿子了。

    子贤道:“我哪儿知道啊?他也许正在凡间哪个旮旯里吧。”

    王母气苦道:“你为了他不惜背叛自己的母后,如今他在哪儿你都不知道?”

    子贤道:“我让林一草带他远走高飞了。至于他会不会天庭,我也不知道。”

    他确实对“林一草”说过这番话,不过是在“林一草”的干扰之下。只是他只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并不知道自己被干扰过意念。

    王母道:“那个林一草什么时候跟你打得这么火热了?”

    子贤却是理所当然地道:“我只是给了她些宝物,收买了她而已。”

    “出去!滚!”王母气得仪态全无,随手拿了一个杯子就朝子贤砸了过去。

    对于母后被气成这样,子贤心中有愧,却也无可奈何,迅速退了出去。

    可恶的林一草,敢情是谁有奶就是娘!王母心中恶狠狠地咒了一句。

    凡间十万大山之中,林听雨发现子钰的脸色变得分外古怪起来。

    林听雨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第一次替人接合仙灵,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

    子钰道:“没什么。”顿了一下,又道:“我只是得了王母的一半仙灵,为什么会看到她发生的事?是那个子母体的血亲至宝的缘故吗?还有,大皇兄一向不喜欢我,就算是知道我入轮后过得不好而心有不忍,也不大可能背叛他的母后来帮我吧。”

    林听雨轻咳了一声,脸现尴尬地道:“可能他是真觉得‘血浓于水’吧。”

    这事,让她怎么解释呢?她觉得自己这一招确实有点对不起子贤。虽说子贤平时不待见子钰,可是人家也没害过子钰啊,这次让人家背黑锅,林听雨心里也是很愧疚的。

    听了她的话,子钰呵呵一笑,道:“你用王母的一半仙灵修复了我的仙灵,这样王母以后再也不会害我了。只是你恐怕就要面对王母的追杀,不死不休。

    如今王母知道这事是大皇兄出手的,而你只是奉大皇兄之命行事,那王母再狠也不会去害自己的亲子,她就算迁怒于你,也没理由惩罚你太过。

    这样的结局,皆大欢喜,再好不过。”

    林听雨松了一口气。子钰心知肚明,但他这么说,显然是不想去追究大皇子为什么会担下这个事。

    她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想天庭吗?”

    子钰望向虚空,脸上现出淡淡的微笑,目光充满神往,道:“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脱离天庭的桎梏,不想再去了。我想要在这凡间游历,遍览名山大川,畅游天下。”

    林听雨微微一笑,脸上不自觉发热,却仍旧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想要畅游天下,可否愿意我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