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9 王的逆袭(二)

正文 119 王的逆袭(二)

    要知道,丘依然后宫里的那些男子,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绝色哦。

    整理完脑中的记忆以及这副身体当前所处的形势,林听雨从床上爬了起来。

    呃,这个束胸的东西着实让她感觉不舒服。

    为免被人现自己是个女子,罗一君的两大成年胸器一直都被这样紧紧勒着,就连睡觉时也不敢放开让它们自由一下,真是难受得要命啊!

    林听雨很纳闷,罗一君是怎么这样被紧束着胸器过了数百年的?

    “陛下,要更衣么?”有宫女听到床帐内响动,立刻走到床侧,恭敬行礼询问。

    林听雨道:“什么时辰了?”

    宫女答道:“寅时。”

    离上朝还有少许时间。林听雨道:“朕要先沐浴,再去上朝。”重要的是,先要让两大胸器放松一下啊,真是要勒死了。

    顿了一下,她又道:“且叫公主一菲前来寢宫,朕有话问她。”

    “是。”宫女赶紧领命离去。

    这个宫女,林听雨借着罗一君的记忆,知道她名唤昭翠,是罗一君贴身宫女中最早倒戈丘依然的一位。

    “没想到今日是她当值。”林听雨心道,看着她领命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沐浴过后,林听雨觉得舒服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因为还要把胸器重新束起来,这日子可真有得她受。

    这个罗一君为了完成父王罗渊的遗愿付出的到底是怎样的代价?

    “一菲参见王兄!”罗一菲早就在浴室外面等着接见,见林听雨穿着一身宽松的黄袍走了出来,立刻行礼,说道。

    “平身吧。”林听雨说着挥手示意,让她起身。

    罗一菲道:“王兄,上朝前将臣妹召来,可是有什么事嘱咐,要在上朝时朝议?”

    林听雨道:“王妹,你我兄妹情深,不必如此客气,坐下再说。”说着指了下一旁的椅子,让她坐下,一边吩咐道:“上茶!”

    先前服侍她起居的宫女,也就是昭翠立刻领命。

    林听雨便与罗一菲谈起宰相丘依然的事。

    “王妹,你觉得那宰相丘依然如何?”林听雨直入话题,问道。

    此时的罗一菲已经对丘依然情根深重,虽然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罗一菲已经按捺不住,数次召丘依然进宫了。

    林听雨清楚,此时生硬地将他们分开,罗一菲肯定会伤心难过。罗一菲与罗一君始终血亲情深,所以,罗一君并不想看到她因为丘依然那个人渣而痛苦。

    林听雨想要处理掉丘依然,还得先让罗一菲对他的情淡下来。

    罗一菲与丘依然的恋情现在终究还没公开,听王兄问起,她立刻娇羞满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答。

    这片刻功夫,那昭翠已经端上茶盏。

    “王妹且大胆直说无妨。”林听雨说道,随意地伸出手来放到桌上。

    偏偏这个时候,昭翠将装满刚刚沏好热茶的茶杯从手中茶盘上端起,放在林听雨一边的桌前。

    林听雨这一伸手放到桌上就将那杯热茶恰巧碰翻,滚烫的茶水就洒在她的手上,烫起了好几个大泡。

    “大胆!”林听雨怒喝一声,甩手就给了昭翠一个巴掌。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昭翠捂着被煽疼的脸赶紧下跪求饶,泪流如下。

    烫伤了王,那可是了不得罪过,就算是王命人将她推出去杀头或者杖毙也不为过。

    “王兄,您烫伤了手,还是先传御医看一下吧。”罗一菲关切地看着林听雨手上烫起的好几个大泡,开口说道。

    罗一君便冲外面唤了一句:“快传御医。”随即转头冷冷瞪视昭翠:“笨手笨脚,如何服侍君王?来人,把此女拉出去杖责二十,配军中,充作军妓。”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昭翠哭着连连叩头求饶。虽然今日她可免于一死,但是,充作军妓,她这辈子就等于毁了。

    要知道她心仪的人还在等着她呢。

    现在的昭翠,就已经和那个丘依然勾搭上了。概因公主罗一菲曾经数次召见丘依然,这才让丘依然和昭翠有机会见面。

    可是,不论昭翠怎样求饶,王的意志都没有任何改变,已经有两个大兵上来,将她给拉了下去。

    “王妹,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你且先说说,你对那丘宰相的印象。”林听雨一副关爱妹妹的好兄长形象,说道,“宫中可是传闻,你已经数次召见丘宰相了。”

    说到后来,她的眸中还现出几分暧昧神色,让罗一菲脸上刚刚退下去的红晕又浮起了一些。

    罗一菲道:“王兄,臣妹觉得,那丘宰相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是个谦谦君子。”

    王兄都点出她曾召见过丘依然了,料想再隐瞒也是隐瞒不住,所以,她就坦承说了出来。以王兄对她的宠爱,肯定会成全她的。

    林听雨笑道:“哦?看来王妹对丘宰相的印象颇佳。可有将之纳为驸马的意象?”说到后来,她的语气带着几分调侃。

    罗一菲羞红了脸,埋下头去不语。

    “王妹不答,看来是并无此意了。”林听雨故意逗弄说道。

    罗一菲急道:“不是的”

    林听雨道:“呃,怎么,王妹还真是爱上我们的丘宰相了?”

    罗一菲默了片刻,才羞答答地道:“丘宰相品性高洁,怕他会担心有人说他攀龙附凤,不肯答应做驸马呢。”

    林听雨心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那个丘依然不知道有多愿意攀龙驸凤呢。”

    但她嘴上却道:“原来王妹是有此担心。你不必心急,待朕去试探一下他的心意。再说,王妹的驸马,至少要是个品性端正的男子,断不能有什么不良习性在他身上,所以,为兄会暗中调查一下他的品行,王妹,此事为兄是在为你考量,你可不要等不急把为兄的心思透露给丘宰相。”

    罗一菲笑道:“就按王兄说的办好了。”

    当初,罗一君此时召见罗一菲,已是敲定了丘依然为驸马的事。

    林听雨会在这个时候穿越过来,估计是罗一君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大错特错,不但害了自己,就连妹妹也一并害了,所以对这个时刻执念较深吧。

    她忽然想起丘依然那个极品性格,又调侃说道:“王妹,为兄这么说,可以说算是已经答应你和丘宰相的婚事了,你可不要心急,先‘生米煮成熟饭’哦。”

    这可是那个丘依然惯常使用的手段。

    罗一菲一听顿时脸又再涨红起来,嗔怒道:“王兄说什么呢,难道臣妹是那么随便的女子么?”

    林听雨哈哈一笑,道:“确实是,王妹定是能把持住的。若是王妹真的做下那不苟之事,到时可不要怪王兄恼火,杀掉丘宰相、以雪王族之辱。”说到后来,她变得郑重起来。

    罗一菲见她说得分外严肃,猜想王兄怕是真在担心她做出什么有辱王族的事来,心中虽然有些怨怪王兄居然会在这方面不信任自己,但还是急忙说道:“王兄放心,臣妹分得清轻重,不会干出有辱国体之事。”

    林听雨点头说道:“你能这么说,朕就放心了。”

    因为上朝前宫中紧急召唤了御医,大家都猜测陛下有恙,所以王在上朝时晚了一小会儿,众臣并没什么怨言。不过,看到陛下的手居然包了厚厚的纱布,心下都有些惊讶。

    左第一人,就是当今宰相丘依然,其样貌,林听雨一见当真暗中好好赞叹了一番。此人说他貌赛潘安也不为过,端的是俊美非常。

    公主罗一菲说他仪表堂堂一点也不夸张,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男男女女都拜服在他的衣襟之下。

    眼见众人心中敬爱的王居然伤了手,丘依然身为宰相当然要表示一下关心。他赶紧上前一步,恭敬地问道:“陛下,您的手”

    林听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只纱布层层包裹的手,冷哼说道:“一个蠢笨的宫女上茶时不小心将茶杯打翻,烫伤了朕的手。这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宰相不用担心。”

    丘依然奇道:“宫中侍女皆是精挑细选,又经过严密的训练,怎会蠢笨如斯?”

    林听雨道:“她确实是不小心打翻茶杯,依朕看并非是有意暗杀或者其他什么,此女朕已经命人仗责二十,配军中为妓了。”

    丘依然默。刚才他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其实是真心纳闷,这些宫女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断不会出现上茶时打翻茶杯这种差池,除非她本人是故意,或者是王暗中做手脚。

    不过,王那么说,似乎是“误解”了他的意思。当然这个“误解”,丘依然深以为,王是故意曲解还是真的误解,恐怕就只有王自己知道了。

    丘依然却是适时地闭了口,不敢再过问此事。王的事,他探究得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王那么答,也分明是不希望他再多问。

    一番君臣间无比关切地问答,林听雨和丘依然心中各有算盘,但在众臣眼中看来,却是君臣相处得分外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