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61 战俘(四)

正文 1061 战俘(四)

    瑞帝曾经不止一次地跟她和其他的战俘许诺,绝对不会放弃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一定会想尽办法带着他们一起活着到大安荣国。,

    这样的安易飞,虽处于人生极度困境之中,却在保护荣慧的同时让荣慧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了他的人格魅力。

    这种感受深入骨髓,让荣慧为这种人格魅力而倾倒不已。

    只是她因为功力太弱,身体也远较其他战俘弱得多,常年的饥饿劳累,令她身心俱疲,早就不堪生命的重负。

    今天她终于因为饥饿而晕死过去,手上的活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其实此时的荣慧已经离她被饿死、累死不远了,在数日之后,就是她的大限。数日之后的辛苦劳作之中,她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当时的她游魂离体,远遁而去,灵魂竟是穿越数万里的海洋到了故土。

    此时的她,已经离随军出征过去了五年之久。

    她已经从十六岁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二十一岁的成年女子。

    她的心性得到了锻炼,但是身体却因为过度劳累和常年饥饿而彻底垮掉,死在了异地。

    她的灵魂到了大安荣国,想要最后再看一眼她的家人,同时也想要以她能做到的方式来提醒朝中的人们,让他们赶紧想办法救瑞帝国。

    此时已经离她被俘过了近五年之久,安一然被立为新君也快四年了,战俘们已经知道上京为了稳固朝局、免得被罗刹过于牵制而另立安一然为帝。

    大家都是皇帝亲兵,是学府中的精英人才,对于朝中政事也是多有了解。虽然忠心于皇帝,但对于朝臣们会另立新帝也表示理解。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

    而且,大安荣国的皇帝被罗刹活捉了,国中没有皇帝坐镇,百姓们也会因此而对罗刹更加恐惧,说不定时间一长就会造成恐慌。

    当然,亲兵们都对于另立新帝一事,他们理智上虽清楚这事势在必行,不过在感情上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只是他们对此事也是无可奈何,他们也不敢将上京另立新帝一事告诉安易飞,怕他伤心难过。而且,在许多亲兵看来,他们的瑞帝才是正统的帝君,而那安一然只是瑞帝暂时不在朝中的替代品。

    瑞帝若是成功国,安一然就得将帝位还来,不然那些忠心于瑞帝的臣子是不可能答应的。

    朝中众臣当初在另立安一然为帝时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他们并不知道是安一然与罗刹主将暗通款曲,才导致的瑞帝被俘。

    荣慧的灵魂之所以不远万里也要返上京,为的就是想找到安一然,让他赶紧想办法救瑞帝去。

    可是到了上京,她的灵魂潜入皇宫,偷听到安一然与他的亲信密谋,才知道原来这个安一然根本就是狼子野心,他正谋划着如何借罗刹之手将安易飞给除去,以坐稳他皇帝的位子。

    不但如此,安一然虽为荣慧的未婚夫,却一早就对荣慧软弱的性子不喜,与荣慧庶出的妹妹、大将军府中的天才小姐荣萧暗中私订终身。

    荣慧被俘之后,没和其他的女战俘一样关在一起,而是被送到淘沙河去干淘沙这种男战俘才会干的粗活,就是安一然暗中使了手段,最后令荣慧又累又饿死在战俘营当中。

    而且,荣慧的母亲嫡夫人罗氏,也在她被俘之后两年,被荣萧的生母取而代之。此时的安一然已经登基为帝,并且曾暗示荣父,他想娶为皇后的女子乃是荣萧,希望荣父将荣萧和她的母亲立为嫡,这样他立荣萧为后的阻碍就会大减。

    荣父觉得荣慧也确实太不争气,身为嫡女,却从来不象庶出的那几个女儿们努力。而且罗氏也一直没有诞下嫡子,便寻个理由将她嫡夫人之位给废掉了,抬升荣萧的母亲柳氏为嫡夫人。

    不出一年,罗氏就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荣慧得知自己被俘之后母亲居然也跟着自己遭受了不幸,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安一然和荣萧所赐,而她在战俘营中还因为与安一然的婚约一直谨守自持,不敢对瑞帝表露出半点爱意,想想荣慧就觉得怨气难解,替自己和瑞帝感到不值。

    她怨气滔天之下就和花花世界取得了联系。

    她的愿望就是能够助瑞帝逃大安荣国,并且夺原本属于他的一切,让安一然和荣萧为他们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而且,她因为心中早就仰慕瑞帝,可是却也清楚,瑞帝对她只有带着他们被俘的愧疚与责任,以及对弱女子的可怜而已,丝毫没有半分爱意,所以,她最大的愿望,其实是希望安易飞能够深深地爱上自己。

    还有一点,荣慧过去一直沉浸于自己的生活,对于外界的事少有关心。可在参军之后,她看到了民不聊生的惨况,被俘之后更是亲身体会到了大安荣国百姓被送到罗刹国后的惨状,心中感触极深。

    她很希望大安荣国从此以后不再受罗刹国的侵扰,让她故国的百姓不要再受罗刹国那些野兽一样的人的迫害与欺压。

    林听雨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荣慧的身体已经很虚弱,接近于虚脱、休克,随时死亡的状态。

    而刚才替她挡下那一鞭子的人正是瑞帝安易飞。

    这个男子身材高大,样貌俊毅。

    十五岁登基的他,只安安稳稳地做了三年的皇帝,之后就率兵亲征打了五六年的仗,到现在又做了五年的罗刹国俘虏,在劳累与羞辱中度日,使得他原本年轻俊毅的脸上多了几分二十几岁年轻人脸上不常见的沧桑。

    林听雨这里刚刚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脑海中就响起小眼的灵魂传音:“哇塞,这里是地道的二级时空了,那个罗刹国的小兵,居然就有仙人的实力。这要是到了凡人界,恐怕就是盖代强者。”

    “仙人?”林听雨灵魂中询问。她可真没想到,一个罗刹国的小兵而已,居然就有仙人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