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0 王的逆袭(三)

正文 120 王的逆袭(三)

    下朝后,林听雨先要做的,就是清除“将来”的异己,也就是那些将来会与丘依然产生密切关系的官员及宫中侍卫、宫女太监。当然,清除这些人,都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就象昭翠那样打翻茶杯烫伤王的手,这种罪责王惩罚下来,谁都不能说罚得不对。

    数日后,宫中传出了一则传闻,说是王最近非常喜爱一个宫女,乃是王特意从公主宫中调过去的。据说,王前往公主宫中探视公主,偶然见到这个宫女,竟似是一见倾心,宫后不久,就将之调到自己身边。

    这个宫女,名叫裴萧萧。

    自打那日下朝,惊闻打翻茶杯、被配军中为妓的人是昭翠之后,丘依然就已经开始颤颤兢兢了。他觉得,王很可能已经现了他的企图。

    所以,这些天来,他都非常的安份,躲在自己府中,不曾出门。

    其实,在林听雨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丘依然往后宫来的次数还比较有限,目前勾搭上的宫中宫女也还只有昭翠一个。

    但是林听雨任务在身,自然先要借着现在王位还比较稳固的时候,将未来会倒戈,站到丘依然那一队的人清除掉。

    她觉得,应该培养一些类似死士的人在自己身边做暗卫;宫女也要绝对忠心自己,最好是对美男有非常强大的免疫力的女子,而不能要那些见到丘依然就会春心萌动的人。

    其实,作为一代明主,罗一君怎么可能没有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呢?只不过,后来这些人都因为丘依然的暗桩挑拨离间,尤其是他还曾借罗一菲之力,让罗一君逐渐对他们离心。

    而这些人,现在就是林听雨要启用的人。其中有一些人赫然是赵国旧时的遗民。

    这些遗民多是赵国流浪的孤儿,他们的父母多是被赵王生前所杀,因为曾经体验过赵王的残忍,所以对赵国王室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

    相反,楚国现在的王罗一君,从小就将他们收在门下,抚养长大,教导成人。他们对罗一君是绝对忠诚的。

    丘依然可能就是现这些赵国人竟然向楚王投诚,所以心中对他们的怨恨极深,这才让自己的势力一步一步瓦解他们在楚王罗一君心中的地位,更借公主罗一菲对王的影响力打消罗一君再启用他们的心思。

    罗一君对自己昔日辜负这些人的忠心很有悔意。但是,事到如今,只剩下一缕残魂的她却有些“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觉得林听雨是不是要考验一下这些人再行启用?

    “你远离了这些自己培养起来的暗卫,之后他们的结果如何?”林听雨问。

    罗一君道:“之后他们有许多都不知所踪。那时候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觉出我在怀疑他们,所以潜离了。可是现在仔细想想,他们很可能已经被丘依然的人暗杀了。”

    林听雨道:“丘依然安插在这些暗卫中的暗桩,以你之能,是否已经知道是谁了?”

    罗一君道:“这些人走散大半,最后只剩下一小半的人还留在我身边”

    她当下将在她被围杀时,还在她身边的人一一说来。其中,有几个是与她共生死的,陪她走到最后一刻。但是,剩下的几个,就是临阵倒戈,与丘依然的人马站到一处,将她围杀至死的人。

    “丘依然安插在暗卫中的暗桩,怕是早就是他的人。”林听雨道,言外之意,别看宫中的一些宫女太监还没来得及倒戈丘依然,但这些暗卫中的暗桩,很可能早就是丘依然的人了。

    罗一君道:“你说的有道理。你要现在除去他们吗?”

    林听雨道:“咱们先前除了那个昭翠,后来又有一系列动作,剪除在未来会投奔丘依然的人。不过,丘依然不会知道未来的事,所以咱们后来剪除的这些人,他不会知道这些人将来都会为他所用。

    昭翠被充军妓,他可能会怀疑王会不会是想要对付他;但是,咱们接下来的这几天将十数个宫中太监和侍卫配军中,他的怀疑恐怕就散了大半,觉得昭翠的事应该与他无关。”

    罗一君道:“是啊,大概现在大臣们都觉得,他们的王进入暴躁期,动不动就伙,拿人开刀呢。”

    林听雨又道:“但,如果暗卫中的暗桩一动,丘依然就会知道咱们在对付他了。”

    罗一君道:“所以呢?”

    林听雨道:“我觉得,这些暗桩暂时留着,借他们之力向丘依然传达一些咱们想让他知道的消息,并无不可。”

    罗一君沉吟说道:“这些暗桩咱们可以防,可是王妹”

    从小就被她保护得很好的罗一菲,性情单纯善良,不谙世事,她现在又爱上了丘依然,恐怕丘依然对罗一菲会有很深的影响力,这让罗一君很是担心。

    就算是愤恨至极想要报仇,但她也无法完全不顾及这唯一妹妹的感受。

    林听雨道:“依我看,给她另觅一个良人,或许能够让她心转意。”

    罗一君道:“希望能有这样一个人,能让王妹改变心意吧。”

    林听雨仔细整理了一下罗一君旧时的记忆,并没现有其他比较适合罗一菲的良人。

    一来,罗一菲身为楚国公主,一直都生长在深宫之中,接触的男子实在有限;二来,罗一君生前忙于国事,对于这个小妹虽多有照顾,但在一些事情上多少也会有些疏忽。

    因为罗一菲自己选定了丘依然这个“佳婿”,罗一君也就没在这方面给她多留意。

    石油工人说得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林听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创造条件,给罗一菲弄出这么一个良人出来?

    “那个裴萧萧,你打算怎么办?”罗一君说道。

    此时的裴萧萧,估计只与丘依然有过几面之缘,两人间到底有没有迸射出爱情的火花,连罗一君都不清楚。

    林听雨道:“这个裴萧萧,生得温婉可人,娇袭一身之病的样子我见犹怜,难怪她会成为丘依然后来的‘真爱’。”

    罗一君道:“你还没有答我的问题。”

    林听雨默。她已经看出来了。

    这个罗一君,因为过去是个非常厉害的王者,难免会有些目空一切;她的能力又那么强,结果还是被丘依然此子成功奸害,所以,觉得丘依然的手段很是非同一般。她对林听雨能否完成自己的心愿恐怕颇多怀疑。

    不过,在林听雨看来,罗一君只是当局者谜罢了。

    丘依然作为罗渊遗留下来的朝廷重臣,罗一君因为对其父王的信任与爱戴,对丘依然也给予了百分百的信任。这就是她的最大错误。

    其实,罗一君的这个错误,还是源于她对亲情的看重与执著。为了亲情,她不惜一切都苦苦守着父王的遗愿,结果林听雨觉得被束的胸器好痛啊,而罗一君可是常年忍受着这种痛楚的。

    也是因为亲情,她几次都听从妹妹罗一菲的建议,对丘依然委以重任,并且还听信罗一菲的话,逐渐远离、驱除暗卫中那些忠心自己的赵国遗民。

    如果摒弃对丘依然的信任,罗一君当初未必会被丘依然这种恶心的人拿下。

    见林听雨沉默,罗一君忍不住追问:“为什么不答?”

    林听雨道:“这要我怎么形容呢?其实,我将她留在身边,只是想看一下丘依然的反应。”

    罗一君道:“貌似,裴萧萧被调入王的宫中后,丘依然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林听雨笑道:“等一下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反应。”然后就下令,急召宰相入宫,王有要事相商。

    罗一君沉默了。就算是那丘依然已经与裴萧萧有一腿,也不可能听说裴萧萧调到王的宫中就跑来闯宫,林听雨这番试探还是颇有必要地。

    陛下急召,丘依然自然以最快的度赶进宫中。

    后宫楚王平时休息、处理政事的偏殿内,林听雨一脸忧伤地侧卧在王的宝座之上,不停地唉声叹气。

    丘依然火进到宫中,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悲伤不已的王。

    他忙问道:“陛下,因何事是如此伤心?”

    林听雨长长叹息一声,道:“爱卿有所不知,昨日梦到亡母,梦到她在朕幼时对朕百般疼爱,醒来后,不免思念。

    如今想她在世时,朕身为人子,却没能好好地孝敬一下这个生我身躯、给我生命的母亲,实在是心中大恸。

    子欲养而亲不在,悔不当初未曾好好孝敬母妃,思虑及此,难免心伤。”

    丘依然道:“陛下不必伤心,不如在宫中一处偏殿内立下太妃灵位,陛下思念太妃时就往殿内,与太妃请安,当可解思念之情。”

    林听雨又是一声叹息,道:“母妃终是女子,又是身体孱弱、于武道没有任何建树的女子,地位难与先王、母后并论,如何能在宫中立其灵位?恐怕群臣不能答应。”

    丘依然不愧是足智多谋,沉默片刻,便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