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65 战俘(八)

正文 1065 战俘(八)

    林听雨奇道:“可是我看它就是一个空间而已。”

    小眼道:“连我都没看出它的与众不同,你没看出它的异样,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林听雨无语了一下下,小眼,就算是嫌弃我太弱,你也不用非得这么明白地表达出来吧。

    此扇乃是怨灵凝成,这事林听雨一早就知道,可是那个扇中的怨灵林听雨接触过,怨念虽然很强,可也不至于惊动那个传说中的战神阿修罗吧。

    这事,实在让林听雨想不明白。

    可能是感觉到了林听雨心中的疑惑,小眼说道:“依我猜测,其实在那个深宫怨妇的怨灵进入这把扇子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它脱离了阿修罗,重新又成为一把怨念极重的扇子,所以才将那个怨妇的怨灵吸纳进来,令那个怨灵成为扇子的新主人。”

    林听雨道:“可是这扇子骨什么的,可以确定都是唐朝之物。它出现的最早年代,也不大可能早过唐朝吧。”

    小眼再次狠狠地鄙夷了她一下,道:“这扇子就算是制造于唐朝,可是如果穿越了诸多不同的时空,谁会知道它在这些时空里遭遇了怎样的变故?”

    林听雨一想也是,既然称为时空异宝,就可以在各个时空中穿越,估计就跟她在其他的时空中魂穿一样,就算在异时空穿越了好几百个年头,可是到自己的时空,仍旧是她离开前的年代和时间。

    林听雨希望能够找到可以令安易飞伤体恢复的方法,让小眼和木精灵出去的时候帮助往这方面探查一下消息。

    可是,又过了十来天,林听雨穿越过来都快一个月了,仍旧没有什么发现。现在的情况,除了她没有象荣慧那样死掉之外,与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几乎没有半点改善。

    安易飞虽然靠着毅力硬挺着,可是,还是能够看出他的身体也正在渐渐变得衰弱。毕竟命门受重创,他没死已经是万幸,可是每天还要挨饮受累,身体状况能好才怪。

    林听雨的任务就是要让安易飞平安到大安荣国,夺原本属于他的一切,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个人死掉。可惜木精灵现在的能力有限,以它的能力,根本就无法修复安易飞被金铎造成的命门重创。

    正在林听雨一筹莫展的时候,她通过和小眼、木精灵的灵魂联系发现了一件怪事。

    木精灵在外面的蛮荒古林中大量吸收木能量的时候,老是闭开一处林木极为繁盛的地带,这让她好不惊奇。

    按理说,这处林木极为繁盛的地方,木能可说是比其他地方都要精纯雄厚得多,木精灵应该最喜欢吸收这里的木能才对,可是它为什么要避开呢?

    而木精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它本能地想要避开那里。

    林听雨暗中给小眼传音,希望它能帮忙探查一下那个地方。

    小眼,它可不是孩子王,没兴趣带着小精灵一起玩儿,所以,靠着它自己的屏蔽能力将木精灵带出淘沙河后,就会将木精灵放离,让它自己去寻找适合它吸收木能的地方。

    而它,则往它感兴趣的地方去探索、游荡。

    所以,每天两个小家伙虽是一同出去一起来,可是它们中途却并不在一起。

    此时远在另一片荒林中正在暗中观察两只蛮荒异兽打架的小眼接到林听雨的传音,就急匆匆地赶到了木精灵所在的那片古林。

    小眼到底是穿越了诸多时空的血眼,一到那片古林的附近就发现了问题。

    “这块地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是,我却感觉到它似乎”小眼说着又仔细探索了一番,“好象血能尤其强呢,强到让许多强者根本就感觉不到血能的存在。”

    林听雨微愣,所谓的“大音稀声”“大巧若拙”是不是和这个道理一样呢?

    可惜她虽然知道世界之大,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却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血能会强大到令诸多罗刹贵族强者都无法发现的情况。

    这里离血都并不是特别远,罗刹国的黄金血脉如果发现这里血能强大如斯,肯定一早就将这地方霸占为他们的修行之地了。

    而今这里仍旧是一片自由的蛮荒之地,可见罗刹国强者竟是一直没发现此地有异。

    林听雨奇道:“小眼,你不是说你现在只能屏蔽十级强者的探查能力么?居然可以发现那些罗刹顶峰强者都发现不了的事?”

    小眼无比得意地嘿嘿笑了一声,道:“我现在能发挥出的能力,只是受你肉身的强度所限。而我真正的能力,可是要远较现在所能发挥出的能力强得多。我的五感,自然不是那些罗刹人能比的。

    我现在的仙识虽然还发挥不出太强,可是这眼睛”它说着还故意朝林听雨所在的战俘营方向瞟了一下它那独眼的眼珠。

    “还有这鼻子”然后它又用力地嗅了一下,“你把他们罗刹国的皇帝抓来和我一比,恐怕都比我差得远哪。”

    看把这家伙给能的!林听雨心道,便道:“那你是看出这地方有异,还是闻出这地方有异?”

    小眼道:“当然是闻出来的。不过血能异味只维持在这周围方圆几百平米内,我猜可能是这地方的土有问题。啧,要是有什么方法能够迅速挖开这些土,看看地下的情况就好啦!”

    它这里话音未落,却见小小的木精灵那里翅膀一扇,周围的树木竟是突兀地动了起来,它们好似活物一般,庞大的根系原本深埋在地下,此时却是轰隆隆的从地下钻了出来,令这片地界许多地方都出现深达数百米的大坑。

    小眼尴尬了一下,没想到被这只一直被它鄙视的小东西给反鄙视了。它心底里暗哼了一声,圆滚滚的下巴抬得多老高,无比傲骄地道:“我已经闻到了更浓的血能异味,猜想更深的地方就应该能够看出端倪了。”

    木精灵当即又再控制着这些盘根错节的古木,往更深处扎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