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1 王的逆袭(四)

正文 121 王的逆袭(四)

    丘依然道:“太妃诞下象陛下这样的明君,于我楚国来说当是莫大功勋,以功立其灵位,天下谁敢诟病?”

    “哦?如此使得?”林听雨问,“这可是令母妃的地位与诸位先王的地位并论了。”

    丘依然道:“当然使得。”

    林听雨露出一脸喜意,道:“丘宰相不愧是朕股肱之臣,深得朕意。朕这就拟旨,按丘宰相之荐言,立母妃灵位于左偏殿淳于殿内。”

    这淳于殿就是楚国王宫供奉先祖灵位之地,在位的楚王隔一段时间就会往淳于殿内祭祀,以缅怀先王。按例,除了王后的牌位可以立在先王牌位之侧外,其余的妃嫔灵位皆不可立于淳于殿内。

    林听雨将圣旨匆匆拟就,忽地又道:“只是,若是天下女子皆以母妃为例,欲要与你我男儿一般,该当如何?”

    丘依然笑道:“天下女子,有几个能有太妃之功勋?别说建立起太妃的功勋,就算是让她们上战场打仗,怕是能够拿得动刀枪的也没有几个。若非如此,女子又岂会被男子压制这么多年?”

    林听雨皱眉,好不担忧地道:“若是女人们不安份,怕是也要引起国中骚乱。”

    丘依然道:“陛下若还是担心,不妨再拟一旨,准天下女子以功绩论身份高低,亦可以功绩来定死后是否可进祖庙,也免得女人们觉得陛下处事不公。”

    林听雨险些笑出声来,这个丘依然,给你个套你就往里钻啊!

    当然,这种想法她可不会表现出来,却是一本正经地道:“丘爱卿,此旨颁下去,朝中大臣不会非议?毕竟这一诏令一,有可能让他们的地位受到女子的威胁。”

    若是真有女子建立大功勋,岂不是要将朝中诸多男性大臣压制了?

    其实丘依然会提出这个建议,为的就是让朝中大臣都对当今的楚王罗一君产生不满。而且,他可是顺着楚王的话说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楚王,与他丘依然可没有关系。

    听对方如此一问,丘依然道:“陛下何必担忧,朝中群臣莫不以陛下马是瞻,哪个会站出来非议陛下的决定?况且,朝中大臣又非个个都是无能之辈,岂会因为这种诏令就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

    林听雨听罢点头说道:“既然丘宰相这么说了,料想朝中诸位爱卿也与丘宰相一并想法。朕这就拟旨。”

    林听雨拿起朱批,却现砚中已无墨,便唤了一句:“萧萧,磨墨。”

    “是。”一个温婉娇柔的声音响起,便见一道弱柳拂风一般的妖娆柔弱身影,袅娜而来,在楚王书桌前立定,雪白的柔荑抬到桌上,轻轻磨起墨来。

    林听雨表面上虽然没有看丘依然,暗中却用精神力一直关注着丘依然的动静。

    刚才她唤“裴萧萧”的时候,丘依然就微有震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一心只想将王位抢到手的他,就算此时早就对裴萧萧动情,但也不可能为了美人而拱手让江山的。

    所以,楚王将裴萧萧纳入后宫,丘依然估计也会按兵不动,只不过会在自己的家仇国恨上再记下一笔就是了。

    林听雨的精神力除了关注丘依然之外,还注意着裴萧萧。此女却是没有任何异样,只是林听雨那诡异到神奇的听力却听到了裴萧萧的心跳变得极为快。

    裴萧萧的心跳加,多半就是因为丘依然在侧的缘故。

    “看来,这两个人早有意勾搭在一起了。”林听雨心道,不过就是碍于形势,所以并没有明目张胆地走到一起。

    “原来这对渣男贱女这个时候就已经搞到了一块儿,可是丘依然还对王妹”罗一君愤怒。

    林听雨忙安慰道:“不必动怒。丘依然之所以会去讨好一菲公主,无非是觊觎驸马之位。”

    罗一君道:“一定要让丘依然这个混蛋生不如死。”

    她的灵魂震颤万分,林听雨很担心她再如此动怒,会连这最后的一点残魂也散去,当下劝慰说道:“你又不是才知道丘依然的恶心面目,何苦还要为他动气?”

    微一沉吟,她又说道:“不如我们就利用这一点,好好作篇文章吧。”

    罗一君道:“你待怎样?”

    林听雨道:“这个裴萧萧虽然在你的记忆中,与丘依然是所谓的‘真爱’。可是,她被调进大王的宫中,却没有丝毫不愿哦。”

    言罢,她眼露温柔,对裴萧萧投过去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在笔上蘸满了墨,开始拟旨。

    片刻后,林听雨书就,将拟好的两道旨意交给丘依然,道:“丘爱卿,今日朕所颁的两道旨意,皆是你所建议,就由你来颁旨吧。”

    “是。”丘依然恭敬领命,退了出去,他打开圣旨一看,顿时气得肺险些炸掉。

    原来,他们的王拟出的这两道旨意,都特别强调是听从了宰相丘依然的建议。

    丘依然再一联想,这旨意还是由他颁布,这这这这分明是让朝中众臣误以为是他一力提出的这些建议,而非是楚王本身就有这方面的意愿。

    众朝臣要是提出这两道旨意有误,不适宜推行,那么大王就可以将责任往他身上一推,让他去堵大臣们的嘴。

    “这个罗一君,玩儿得好手段。”丘依然心中暗咒,拳头紧握了一下,但表面上神色如常,合上那两道旨意,往朝堂前去颁旨了。

    此时,裴萧萧正从宫殿内走出,在宫中长长的石板路上与丘依然“不期而遇”。

    裴萧萧恭敬地朝丘依然行了一礼,唤了一声:“丘宰相。”然后就沿着石板路往西宫方向走去。

    丘依然往宫门口走了片刻,突兀地转弯,也往西走去,不一会儿,就走到西宫外一处无人的假山前。他打量周围无人,就钻进了假山后面。

    两刻过后,宫中无人,暗卫闪现在林听雨身旁,行了一礼,道:“启禀陛下,臣按陛下所说,暗中跟着裴萧萧那丘宰相让裴萧萧多注意大王平时的言行,头跟他详报细节。”

    对于这个结果,林听雨早有所料,丘依然对于自己的美貌还真是自信啊!

    她冷笑一声,道:“裴萧萧怎么说?”

    “她已经答应了。”暗卫道。

    林听雨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出轻微的响起,沉吟片刻后,她道:“咱们就来看看裴萧萧对丘依然的爱有多深吧。要知道朕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哦。”

    暗卫抿嘴淡笑不语。

    林听雨又道:“樱敏和凤玉,她们两人已经完成任务归,明日就将她二人调到我宫中。那个裴萧萧,有些事终究不能让她知道。”

    暗卫应道:“是。”

    樱敏和凤玉也是罗一君亲自教导出来的暗卫,乃是两个女子,但是她们在武道上的天赋惊人,可以说,与罗一君本人相比都丝毫不逊色。

    而且,这两个女暗卫可是一路跟着罗一君到最后的亲信,林听雨觉得,绝对信得过。

    至于罗一君说的试探什么的,其实,罗一君前世的经历本身就是一个见证谁是忠谁是奸的最大试探。

    不过,林听雨倒也不介意稍微试探一下这两个女暗卫。她决定,没人的时候就由她们来服侍,这样可以不必带着那个束胸了啊。

    所以,当她沐浴时吩咐两个女官伺候在侧,然后当着这两个女暗卫的面宽衣解带,整个人清凉凉站在她们面前时,樱敏和凤玉两人惊得下巴险些掉地上。

    林听雨将楚国先王只有两女的实情跟这两人坦诚说出,又讲到罗一君这许多年来的隐忍与牺牲。樱敏和凤玉听了都很为她们的王感到难过,同时也很佩服罗一君能够为国家大义做出这样的牺牲。

    “如何?现在,你们已经知道我也是个在楚国人眼中非常卑贱的女子,你们还愿意忠诚于我么?”林听雨问,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辉。

    樱敏和凤玉纷纷跪倒,齐声说道:“臣愿誓死效忠王。”

    虽然早就想到这两个女暗卫的态度,林听雨还是对她现在的表现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起来吧。以后,你们就留在宫中,贴身跟在我身边。”

    “是。”两女齐声领命。

    樱敏和凤玉虽然也被调到了王的宫中,但是,为了好好利用裴萧萧这张牌,林听雨还是表现出非常喜爱她的样子,不时地赏赐她锦衣布匹及诸多手饰。

    不但如此,在她的暗示之下,宫女太监们也都对裴萧萧颇多恭敬,与以前大不相同了。

    裴萧萧开始有些享受王的宠爱了。试想一下,她现在还只是被王喜爱的宫女,他日若是能够选在君王侧,为王妃,甚至有朝一日登上王后宝座,又该如何?

    丘依然虽然很喜爱这个比西子还要胜三分的纤弱裴萧萧,但还没到把自己欲夺帝位这种紧密要事告诉她。在她看来,她跟着丘依然,最多也就是个宰相夫人。

    所以,她本来是想跟定丘依然的,可是现在,要选谁却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