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2 王的逆袭(五)

正文 122 王的逆袭(五)

    她觉得,王对她的宠爱似乎更让她享受呢。

    毕竟,丘依然虽然对她表达过爱意,可是,始终是偷偷摸摸的,而且,丘依然还在与公主勾勾搭搭,根本就不象王这般,公然对她一个人好。

    林听雨一直有派暗卫暗中注意着裴萧萧,现裴萧萧并没有按丘依然所说,将自己的事传递给丘依然,而是慢慢疏远了丘依然,心中冷笑不已。

    果然,这个柔弱小白兔一样的裴萧萧,其实心中算计多多,对丘依然不过是想攀权驸势而已。

    另一方面,王的两道圣旨颁布下去,简直就象是在朝廷上扔了两颗重磅炸弹一般,引来朝臣热议。

    可是,上朝时,林听雨会直接将这两道旨意的拟定委婉地推到丘依然身上,就差没说这是宰相提议,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去找宰相啊,不要来烦朕了。

    而在下朝时,众臣找到丘依然,询问王颁布这两道圣旨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要鼓动女子翻天吗?

    丘依然虽然早就知道这些朝臣会不满,但没想到一向敢打敢拼、敢于面对诸多困难问题的王罗一君,这一次竟然会彻底将他推出去当挡箭牌。

    这可不是罗一君的作风,而且,昔日某小国的王这样做时,还被罗一君在朝堂上讥讽了一番。楚王明显是不屑这么做的,可是这一次却这么做了。

    丘依然没想到王突然改变了施政时的惯常手段,这下可把他给害苦了。他的相府三天两头都有朝臣找上门来,而且都是成帮搭伙,好几张嘴堵着他一个,让他根本就应接不暇。

    某日,丘依然终于忍无可忍,正当五个大臣找上门来与他理论之时,他很光棍地道:“各位大人,在下也是按陛下心意,才提出这样的建议。几位大人要是实在不赞同这两项决议,就与在下一同进宫,面见陛下,将政见直陈陛下。在下也会站在诸位大臣一方。”

    有人道:“丘宰相,你现在说得好听,到时候怕不是又因畏惧大王之威,站到陛下那一边去吧。”

    “是啊是啊。”剩下的几人纷纷附和。

    又有人道:“丘宰相,你也真是,怎么能给大王提这样的建议呢?有女子就算是将武道修到高深,但是,最多也就是象史上的未央公主那般,只会给楚国惹来祸事。”

    “可不是,丘宰相你当时就应该多提一下未央公主。”

    这未央公主,乃是楚国数代前的一位公主,天生就拥有强大的武道天赋,三十岁时就已经打败朝中诸多大将,堪称无敌手,后来还率领大军,攻至敌国国内数千里,砍下敌国一个大将的头颅,在当时可谓是名震整个四宇大6。

    可是后来,这个未央公主爱上了一个敌国的小将,与那小将私奔,从此不知所踪。可是,敌国却以那小将乃是一王子、被未央劫走为名,大举进犯楚国。

    那时候,楚国边境动荡了许久,战事持续了百年方才熄灭,着实让楚国劳民伤财,百姓苦不堪言。

    此事一直为诸代楚王所警醒,就算是女子武道天赋奇高,但也不敢赋予重位,以免再出未央之祸。

    丘依然到底是拉着几个大臣一起进了宫,共同劝说王去收旨意。

    当林听雨听到这几个大臣的劝荐,便问道:“丘爱卿,你意下如何?”

    几个大臣立刻看向丘依然,目光霍霍的,让林听雨看了都有点替丘依然担心。担心他要是说错了话,这几位大臣会变成丧尸扑上去,把丘依然活吞了。

    丘依然默了一下,道:“陛下,臣以为,女子卑贱,乃是祖上传下来的祖训,到了咱们这一代,若是轻易改动,怕要引来朝堂动荡,所以,还是请陛下酌情而为。”

    林听雨道:“丘爱卿,你说这‘酌情而为’让朕颇为不解呀。这几位爱卿都觉得你前些日的提议不合时宜,让朕收旨意。可是‘君无戏言’乃是历代诸多国家的帝王所禀承,朕岂可朝令夕改,这岂不是犯了君王的大忌?”

    丘依然正欲开口说道。

    林听雨却又说道:“再说,当初是你说朝中大臣多是能臣,并无什么无能之辈,不会在乎那些女人们,因为那些女人多是连刀枪都拿不起的无用之人,断不可能在朝中与诸臣有一争之力,所以诸臣不会反对这两项旨意。朕这才听信爱卿的话,拟定旨意颁布下去。

    现如今,这朝中诸臣皆不喜这两道旨意,你现在反倒又说‘女子卑贱,乃是祖上传下来的祖训’,来劝朕要‘酌情而为’,丘爱卿,朕看你,该不会是做了墙头草吧。如今旨意引来大臣反对,你就倒戈,将朕卖出去了。”

    “臣不敢。”丘依然赶紧跪地行礼,吓得冷汗都流了一额头。

    林听雨冷笑两声,道:“丘相,朕的旨意已,所谓‘君无戏言’,开展政令,更不能朝令夕改。至于这旨意其他爱卿是否有想法”她说着沉吟了一下,“几位爱卿就在下面想好了应变之法,再来禀报朕吧。朕会酌情考虑,看是否能够采纳众爱卿的建议。”

    那丘依然正待开口说话,不想王似是盛怒,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便又再说道:“好了,几位爱卿先行退下,此项决策先试行着,他日无事时再议吧。”

    他日无事再议?这一国之事多如牛毛,大王日理万机都不一定能处理得过来,什么时候会有“无事”的时候?

    王,已经甩袖走了。此殿内只余下几个大臣,长长地嘘了口气。

    “丘宰相,你到底也没说出个有用的建议出来呀!”有大臣无奈地道。

    丘依然无奈道:“李大人,你也看到了,陛下对此事极为恼怒,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是王不喜你的墙头草性情。”第二个大臣说道。

    几位大臣叹息着离开了,剩下丘依然独自愣在殿内。

    “丘宰相!”他突然听到一个娇巧清脆的声音,正是他所熟悉的。

    这些天,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时时传递讯息给他,不想裴萧萧根本就没再与他联系过。这女人分明是被王宠爱之后,就将他给忘了。

    本来被王摆了一道,被大臣磨了数日,他心情就已经够糟糕的了,现在,听到此女的声音,丘依然心中不免怒意攀升,但他努力压下自己的怒火,转过头面向那女子时,就变成了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萧萧姑娘,有何吩咐?”丘依然有礼地问道。

    毕竟是宫中大王宠爱的宫女,就算是打狗也要看主人呢,总要给王留点面子,所以丘依然表现得略带恭谨。

    裴萧萧冷声问道:“丘宰相是不是也觉得女子卑贱,就该永远被男子奴役?”

    丘依然怔愣。

    裴萧萧见他不答,便即冷笑道:“原来丘宰相与其他男子皆是一般无二,并无什么出挑之处。唯有我们的王,才是真正的君子。王者,果然与臣子是不同的。”

    最后一句话,成功激起了丘依然心中的滔天恨意。

    本来他心中确实对裴萧萧是有几分真情的,但是得知裴萧萧被王宠爱且暗暗疏远自己以后,他对裴萧萧的这几分真情就消散殆尽了,但,对裴萧萧他只有不屑,并无恨意。

    可是现在,这恨意成功被裴萧萧激起。

    不得不说,裴萧萧这只小白兔真是有拉仇恨值的能力。

    那句“王者,果然与臣子是不同的。”直直地戳进了丘依然的心窝子。他最无法接受的,就是他曾是赵国的王储,本来也应该是一代王者,可是现在,却沦为臣子,仰人鼻息。

    就算这个“人”是王,但,他仰人鼻息,就是不舒服。

    “萧萧姑娘,在下该告辞了。”丘依然居然成功压下了心头的恨意,表现得神色如常,离开了大殿。

    此殿离林听雨现在所在的偏殿比较近,所以,她的精神力和那奇妙的听力,将二人的情况,以及详细对话都探了去,不由得暗暗佩服这丘依然喜怒不形于色的深厚功底。

    “丘依然,他手中握有的地下势力非同小可,如何能够先将这股地下势力拔去呢?”林听雨思忖。

    若非如此,就算是给丘依然定罪下狱,丘依然多半也会利用他掌控的地下势力搞出一拨又一拨的内乱。

    “萧萧!”林听雨听到了脚步声,温声唤道。

    “王!”裴萧萧进入这间偏殿,深情款款地看着林听雨,行礼,自内心恭敬地唤了一句。

    林听雨斥道:“你方才对丘相的话,有些过了。”

    裴萧萧最近得了王的不少恩宠,胆子渐大,此时便壮着胆子说道:“那是奴婢的心里话,不吐不快。”

    林听雨摇头无奈叹息道:“唉,需知丘相劳苦功高,乃是先王遗留下的重臣,是朕之股肱,连朕都要让他三分呢。”

    但,他也是要看王的脸色,不是吗?裴萧萧心道,淡笑说道:“天下,唯有我王有如此容人的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