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74 战俘(十七)

正文 1074 战俘(十七)

    林听雨心想这事她说,还真比在场的其他人说更合适一些,所以就鼓起勇气将大安荣国已经另立新帝的事告诉了安易飞。,

    让林听雨和众亲兵都很震惊的是,安易飞听说了这件事居然一点也不惊讶,而是淡淡地道:“这事,朕已经知道了。”

    连小眼都不能不愕然。

    林听雨惊道:“怎么会?”

    安易飞道:“朕的功体恢复以后,实力自然而然也恢复了”

    所以,他的魔识强大到可以探查到血都内的一切,自然也能探到许多血都人的谈话。

    大安荣国另立新君一事虽然已经发生了四年之久,可是因为罗刹国里还圈着一个大安荣国皇帝,罗刹人还想借这个皇帝狠敲大安荣国一笔,所以这事对于罗刹人来说还是一个热门话题。

    安易飞有天晚上听说这件事,当时心里确实很不好受,但是仔细想了想,觉得朝中众臣会这样做也实在是无奈之举,所以也就释然了。

    他和他的亲兵们一样的想法,他这个原来的皇帝去后,安一然肯定会让出帝位的。

    这也不怪安易飞和他的亲卫们会这么想。

    安一然在众人面前一直表现得甚为恭谨,对瑞帝安易飞更是兄弟情深,在安易飞还只是太子的时候,他就曾经为了救安易飞不顾性命,由此勃得了安易飞的极大好感和信任。

    安易飞登基之后,安一然更是恭顺勤勉,事事都为他的皇兄安易飞考虑;就算是他在监国的时候,也在众臣面前表现得谦卑有度,胆大心细,而且对亲征的瑞帝一直是一副高山仰止、崇拜不已的样子。

    别说是远在罗刹国战俘营的安易飞和众亲兵了,就连现在朝堂上的诸臣,恐怕都没想过,如果瑞帝真的归,祥帝安一然会仍旧霸着帝位不放。

    安一然这些年来都没放弃“努力”与罗刹国人周旋,始终想尽办法要迎瑞帝国,瑞帝若真的归,他哪里不会赶紧让出帝位?

    实际上,他与罗刹国人周旋,表面上要迎瑞帝国,实际上却在暗地道与罗刹国中的一些反瑞帝派联系,想让他们寻机作掉瑞帝,让瑞帝彻底死在罗刹国。

    只是罗刹国的皇帝本人,仍旧想借瑞帝来跟大安荣国换取最大利益,这才让瑞帝活到现在。

    林听雨熟知内情,所以并不象安易飞和他的亲兵们表现得这么乐观,只是如果她说安一然不会还帝位,恐怕安易飞也不会相,说不定还会对她心生芥蒂。所以她缄口不言。

    她发现安易飞对她欲言有止,心有所动,淡笑说道:“皇上,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臣女说?”

    安易飞嘴巴努了努。

    林听雨道:“您是想说,其实您在实力恢复后,在血都之中探查到的消息不仅仅是陵王已经登基为帝这件事,还有他已经立我的妹妹荣萧为后的事吧。”

    安易飞怔忡了一下,道:“原来你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林听雨道:“臣女早就说过,您那个弟弟所爱者从来都不是我,而是我那庶出的妹妹荣萧。不过,荣萧那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安分呢,我想,她如今既然贵为皇后,我的母亲,她昔日的嫡母,日子恐怕不好过。”

    如今要到大安荣国了,她和瑞帝之间会恢复臣与帝的关系,所以说话时就自然而然就比为战俘时谦卑一些。

    说到这里,可能是原主本身的血源亲情有所感,她竟不自觉地感觉到鼻子发酸,眼前也变得模糊了。

    事实上,她穿越过来的时间段,荣慧的母亲罗氏已经死了近两年时间。估计是荣慧的能力有限,没办法让林听雨穿越到她母亲罗氏死之前,好扭转罗氏之死的命运。

    所以荣慧现在只能希望安一然和荣萧都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了。

    大概是发现了她的感伤,安易飞显得有些茫然无措,想了想,便开口安慰道:“你放心吧,皇弟一然是个知书达理之人,不会让那个荣萧胡来。”

    林听雨听到这里险些嘲讽冷笑出声,但碍于这个世界对于皇权的崇拜,她将冷笑强压下来。

    不然真要笑出来,且不说安易飞会怎么样,他的那些亲兵肯定会恨她对皇帝不恭,到时候她的话对这些人更没有可信度了。

    她只是一脸忧色地道:“皇上,其实臣女觉得”

    见她欲言又止,安易飞奇道:“觉得什么?咱们一起在战俘营中风雨共担、生死与共许多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林听雨假装沉吟了一会儿,才道:“皇上,臣女下面说的话,只是臣女昔日在被俘初期在女俘营中偶然听到的,也不知是真是假,皇上听了之后一定要小心定夺。”

    见她一脸的严肃郑重,安易飞越发奇怪,道:“在被俘初期?你那时听到了什么?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

    “臣女也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直到后来听说陵王登基为帝”说到这里她又是一顿,才道:“那时候,有个罗刹国黄金血脉的公主,好象是叫什么”

    她故意想了一想才接着说道:“叫什么杜杜缨缨”

    “是不是杜缨络?”安易飞接口道。

    林听雨立刻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杜缨络。”

    安易飞道:“她是罗刹黄金血脉杜氏一族的正统公主,身上的血液是纯金色,血脉极为纯正,在罗刹贵族中地位很高。在你被俘初期,居然还在女俘营见过她?”

    林听雨点头说道:“嗯。当时她是来挑女俘的,想要拿去做”说到这里她脸色微变,“做宴会请其他的罗刹贵族公子”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她这么说,谁都明白,那个杜缨络肯定是去挑女俘去做菜的啊!

    安易飞却是莫名地感觉后背发凉,长出一口气地道:“还好她没有挑中你。”

    林听雨无奈笑道:“皇上,看您说的,当时我只有二级的修为,别说是黄金血脉了,就算是罗刹最普通的兵卫,恐怕也没那想法要将我煮了吃了。”